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14章 还你

第214章 还你

        箫誉偏头看了一眼那火弩,转而和平安对视。

        平安跟了箫誉这么多年,一个眼神就知道箫誉肚子里冒的什么坏水儿。

        扬了一下眉梢,平安会意笑了一下。

        不愧是你。

        箫誉转头朝黑漆漆的对面道:“想要陈珩啊~”

        他拖着懒洋洋的调子,地痞流氓都没有他混不吝。

        身子一歪,斜靠在门板上,“也不是不行,只不过呢,你这样连脸都不露,我就把人交给你,未免也显得我南淮王太跌份儿了。

        交易不是这么个做法。

        想要人可以,拿出点诚意来,出来个人。”

        “你不配!放人!”对面立刻厉声呵斥一句。

        随着这一句发出,嗖的一声,一道火弩利箭又射出,只是这次射来,却被平安用地上捡起的石子嗖的给它击中,原本朝着箫誉射来的火弩利箭半路改了方向,直接定在地面上,照着地面那一圈一片亮。

        “你们敢还手!”

        对面仿佛被刺激的发怒,顿时十来支火弩齐齐从四面八方射来。

        这是被包围了。

        箫誉面上纹丝不动,甚至嘴角带着一抹笑,冷眼看着他前面的护卫和平安一起,将那射来的火弩在半空中击中拦截,然后火弩利箭改变方向,如数全都订到地上。

        霎时间,整个院子,亮如白昼。

        隐隐约约的暗处,人影憧憧也能看到了。

        平安回头看了箫誉一眼,箫誉点头,平安从身上摸出飞镖。

        箫誉则道:“有意思吗?就算是你们所有的火弩都射过来,就不怕射出个火刺猬来?干嘛浪费彼此的时间呢,你们想要人,我们想要从你们的包围圈里出来,咱们一拍即合多好。”

        “那你就放人!”那女声带着极其狂躁的怒火。

        这人脾气不咋地啊!

        箫誉耸了下肩,“那就出来个人来接他,你们不出来人,我不会放人。”

        “你着实可恶,等死吧你!”对方一下狂怒。

        伴着这声音落下,对方又射火弩。

        他们的火弩做工奇特,上箭弩的时候并无火星,是火弩离弦之后,刺破空气而出的时候,才开始燃起来。

        所以平安他们看到火的时候,对方的箭羽早就离开了对方至少一米的距离。

        饶是如此,平安手里一道飞镖也在那箭弩火苗乍现的一瞬,凭着那一点亮光,瞄准火弩后面的人,一道飞镖投掷而出。

        噗。

        飞镖射中,带着剧毒,不论是射中哪个位置,都足够让对方瞬间毙命。

        对面立刻闹出一点骚动。

        那骚动的声音不大,可对常年习武的人来说,足够。

        动静一起,平安带着箫誉这边的人,立刻便朝那边甩出飞镖。

        那边应该是因为倒下一人,其他同伴在帮助或者检查那个倒下的人,以至于让平安他们抓了这个漏洞,摸黑射出的飞镖,命中不知多少,但是让对面的骚动声瞬间增大。

        这样的情形下,能杀一个是一个。

        “你敢对我的人下手!你好大的胆子!”那女声的怒火就像是在胸膛里炸了。

        箫誉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都能感觉到对方的暴躁。

        箫誉不紧不慢,“那还不赶紧派人出来交涉?要不然,就这样下去,说不定我们将你反包围也有可能。”

        话音才落,漆黑的夜空里忽然一枚信号流弹升空,炸响,发出绿色的光芒。

        这是刑部尚书那边传来的消息。

        他们就要到了。

        箫誉能看到这个信号流弹,对方自然也能看到,那边沉默了一会儿,那女声忽然开口,“好,把陈珩放了,我派人来接。”

        啧~

        这就让步了?

        平安回头就看到他家王爷一脸意犹未尽的表情,顿时:......您还先快怎么滴!

        说话间,一个带着面具的女子从黑暗里现身,手持长剑,朝他们靠近过来,走到距离他们约莫五米远的位置,停住。

        “放人!”

        说话的却不是这个女子,而是那个掩藏在黑暗里的声音。

        箫誉和平安一个对视,平安走到陈珩跟前。

        箫誉笑的放浪,“放人啊~好说,平安啊。”

        “在。”

        “放人。”

        “好嘞~”

        平安欢快的一声应完,陈珩正要窃喜一笑,还想再讥讽箫誉两句,忽然瞳孔震颤,满目惊恐。

        他头顶,平安手起刀落。

        咔嚓!

        陈珩一条胳膊被平安活生生砍了下来。

        “啊!”

        暗夜里,陈珩顿时一声惨叫拔地而起,叫的人鸡皮疙瘩都要起来。

        平安一脸笑容可掬,朝着对面来的那个姑娘将陈珩的胳膊扔过去,“还给你!”

        “你敢耍我!”暗中,女声再起,明显的愤怒已经克制不住。

        箫誉吊儿郎当的笑:“耍你?我可不敢,你直说要人,我也说了给人,你没说怎么要,我自然按照我理解的给,有问题吗?”

        平安:......逻辑满分!

        “给我烧死他们!”暗中的女声狂躁咆哮。

        箫誉冷声回应,“你们想清楚了,现在要,还能要个缺胳膊的陈珩,要是真放火烧了,你连个缺胳膊的喘气的陈珩都没有了,烧吗?烧就放火!”

        “你竟然敢威胁我,还敢挑衅我,真是不知所谓!臭小子,今天我就替你爹娘教训教训你!给我烧!”

        嗖~

        嗖~

        嗖~

        这女人彻底被激怒,可能连陈珩也不想救了,直接让人放火弩。

        陈珩没了一条胳膊,瘫在地上,鬼哭狼嚎,伤口处,血汩汩的流。

        他怕是真的要死了。

        陈珩风风光光了二十几年,从未像今天这样狼狈过。

        他这一生,呼风唤雨,要什么有什么。

        今天就要死在这里吗?

        就算是死了,也不会有人知道他是以这样的方式死了。

        凭什么!

        凭什么老天对他这样不公平。

        他做什么都不顺。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似乎,从苏落离开镇宁侯府之后,他就开始事事不如意,镇宁侯府就开始走下坡。

        直到今日,他母亲被当众斩首,他父亲撞了脑袋昏迷不醒,他就这样在火弩满天飞的暗夜里,死掉?

        只剩下一只手,陈珩猛地捏拳。

        他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