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13章 活埋

第213章 活埋

        砰!

        箫誉几乎是一脚踹开大门,耳边听到苏落绝望的挣扎,箫誉连自己是怎么到了床榻的都不知道,只知道入目就是让他恨不得生吞了陈珩的画面。

        苏落的衣裳被撕的七零八落,散在地上,陈珩压着苏落,骑跨着。

        眼睛一瞬间发红,箫誉朝着手里的佩剑,冲着陈珩一剑刺过去。

        在箫誉踹门那一瞬,陈珩就反应过来了。

        只是箫誉来的太快。

        不且他从苏落身上下来,箫誉已经提了剑直扑他跟前,他甚至来不及起身。

        噗呲~

        锋锐的利剑刺破皮肉,穿过血液,将陈珩刺了个对穿。

        平安原本想要阻止箫誉,陈珩到底是和皇上合作的人,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若是就这么死在这里,箫誉怕是难逃责罚。

        可一看到苏落惨烈的样子,平安全部的劝阻都变成鼻子根发酸,眼睛发胀,一手扯了床榻上的锦被罩在苏落身上,转手给陈珩补了一刀。

        去死吧!

        人渣!

        陈珩被箫誉一剑从床榻上挑翻在地,又被平安补了一刀,血流不止,眼见无人从外面来营救,知道自己的人马怕是在外面就被箫誉清理干净了,怨毒的看着箫誉,“你的王妃,终究是让我骑在胯下了,怎么?这人你还睡得下去?”

        苏落心里不是惦记箫誉吗?

        好啊!

        让你惦记!

        看看箫誉还会不会要你!

        嫌不嫌你脏!

        苏落整个人蒙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抖得整张被子都在颤,偏偏听不到一丁点她的声音,箫誉一颗心让捏碎了,跟着疼。

        他大马金刀坐在床榻上,紧紧挨着苏落,一手将苏落隔着被子抱住,一手转了一下自己手里的剑,吩咐平安,“带下去,就地埋了!”

        平安连一声劝都没有,上前就执行。

        陈珩身负重伤,宛若一条死狗,瘫在地上,冲着箫誉虚弱却又怨毒的笑,“杀了我?现在你杀了我,你就永远不可能知道苏落的亲生父亲是谁!”

        一句话,砸向苏落,箫誉,平安。

        平安抬脚朝陈珩一脚踹过去,“死到临头还耍什么花招!”

        陈珩阴鸷的冷笑,“花招?你们抓了陈五,难道陈五没有告诉你们,当年我爹从乾州离开的时候,是带走了一只匣子的?”

        箫誉心下一颤,几乎不用犹豫就知道,陈珩说的应该是真的。

        他在用这个作为保命的条件。

        然而箫誉没有犹豫的余地!

        “匣子呢?”箫誉道。

        陈珩笑起来,“我是傻的吗?我都死到临头了,为什么要给你,你若是放了我,并且愿意将漕运的一半路线给我,我可以考虑......”

        不等陈珩说完,苏落忽然一掀被子,半露肩膀,从被子里出来,红肿着眼朝箫誉道:“我不想知道我亲生父亲是谁!”

        陈珩立刻狞笑,“说的好像你想知道,箫誉就会帮你一样,你已经不干净了,他还会像以前一样对你?你求他啊,看他是不是要帮你。”

        苏落咬唇,没有接陈珩这话。

        她刚刚撕咬陈珩的手,被陈珩掌掴,此时脸上带着巴掌印字,下巴上让捏的血管一片紫红,嘴角破裂,整张脸不堪入目。

        但眼神灼灼而坚定,“我不想知道。”

        她根本就不愿意用什么所谓的亲生父亲这种东西来让箫誉损失。

        她的爹爹,是顾家药堂的药郎,这个人养育了她,者就是她爹。

        至于素未谋面的,甚至今天才第一次出现在她耳边的这个所谓的亲爹,不论当年因为什么原因让她成了别人的女儿,此时都不具备和箫誉去比较的资格。

        她不可能用不了解的未知,来作堵手里已经有的。

        箫誉看着苏落,恨不得活剐了陈珩,他也的确这样做。

        箫誉做人,向来维持一个准则:人不犯我,我尚且要去犯人,人都欺辱到我头上了,管你天王老子......

        “你知道的事情,你爹一样知道,我留着你没有多大必要,平安,带下去,活埋!”

        “是!”

        箫誉都发话了,平安岂会拖沓。

        弯腰一把提了陈珩的衣领,犹如拖死狗一样往外拖人。

        陈珩自以为自己手里掌握着一张王牌,可以用来和箫誉做交换,最不济,可以用来保命,却想不到箫誉根本不接招!

        他这一刻才真正的感受到害怕和惊恐。

        “你如果杀了我,我爹肯定不会告诉你的,箫誉,你为了一个女人要让皇上处置你吗?我镇宁侯府如今虽然败落,但是皇上一样是站在我们这边的,你想清楚......”

        眼见箫誉不为所动,陈珩又朝苏落嘶吼。

        “你看清楚了吧,他已经不在乎你了,不爱你了,你脏了不干净了,他不会愿意为你做任何事,你亲爹是谁,他根本就不在乎,根本不会管你的,更不会管你亲爹的死活”

        平安直接朝他踹了一脚。

        就在平安要将陈珩拖出门槛准备活埋他的时候,忽然一支火弩直射过来。

        砰!

        火弩直接定在平安脚尖儿前。

        平安一个激灵,抬头去看,

        却四处都看不到异常之处。

        院子里,箫誉带来的人将陈珩的随从清理的一干二净,正在院子里歇息,猛地被这火弩惊得全都一跃而起,并排站在房檐下,将箫誉所在的屋子挡在身后。

        一道脆亮的女声在暗夜里响起。

        “把陈珩放过来,我就给你们一条活路,不然,今儿你们就葬身火海。”

        平安顺着声音看过去,却什么都看不到,“你是谁?”

        外面的动静惊动了屋里,箫誉在苏落不堪的眼皮上亲了一下,“别怕,我来了,等我,我出去看一下外面什么情况。”

        苏落闭了眼,没去看箫誉,但身上还在细微的抖着。

        箫誉心痛如割,摸了摸她的脸,起身出门。

        他一出来,平安立刻走到他旁边,压着声音道:“左前方那颗老槐树那里。”

        箫誉眯了眼睛看过去。

        刹那间,又一支火弩射来

        这次火弩的方向却是从右边来的,

        砰!

        那火弩直直定在房檐上,漆黑的夜里,火苗舔着房檐梁柱,若是烧下去,必定起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