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11章 一线

第211章 一线

        京都。

        箫誉面色凝重的坐在书案后,外面站了一院的死士暗卫。

        压抑至极的气氛忽然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平安一头冲了进来,“王爷,就在刚刚,镇宁伯府的人从宫中接了徐太医去他们在丰台的庄子。”

        箫誉无从判断第二次将苏落劫走的人是谁。

        只能从现有的目标里搜寻。

        最大的嫌疑,就是陈珩

        陈珩对苏落一直不死心,并且陈珩怕是也想要利用苏落从他这里捞到一些好处,在没有任何方向和目标的前提下,箫誉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让平安带人去盯着陈珩那边的动静。

        闻言,箫誉腾的从椅子上起身,绕出桌案,大步流星就朝外走。

        “徐太医擅长的是千金内科,整个镇宁伯府,现在唯一的女眷就是顾瑶,顾瑶本人尚在京都,他请了徐太医去丰台的庄子?

        平安,带人,走!”

        “是!”

        平安应声,转头点人。

        箫誉一马当先,带着人就往外走,刚走几步,刑部尚书一路大一步小一步的冲了进来。

        “有眉目了!”

        箫誉扬眉。

        刑部尚书道:“那庄子上有个叫王二牛的,这个王二牛只有一个瞎眼的老娘平时在庄子上住,王二牛并不在,但是我们清点王家庄尸体的时候,并没有找到一个瞎眼老太太。

        同时,这个王二牛,在镇宁伯府做马夫。”

        这就对上了!

        箫誉道:“我带人去丰台庄子,陈珩在丰台,你回去清点你刑部的衙役,找个靠得住的,拟写折子,请命捉拿陈珩,折子写好先不要送进宫,等我那边消息发过来,让你的人进宫递折子。”

        箫誉走的快,刑部尚书几乎一路小跑跟在旁边,“我呢?我也去丰台庄子?”

        “你回去点你刑部的衙役,能带的都带上,直奔丰台来和我汇合。”

        刑部尚书立刻道:“明白,王爷先走,我后一步就到。”

        夜色微浓。

        徐太医一进门便被陈珩请到床榻边。

        大晚上的跑到庄子上,徐太医还以为是要给什么人瞧病呢,结果一眼看到躺在床榻上的苏落,顿时惊得差点将手里的药箱扔了地上。

        陈珩道:“劳烦徐太医给瞧瞧,她头晕。”

        徐太医压着心头惊涛骇浪的震撼,面上端着在宫中什么阿猫阿狗都见过而历练出来的冷静,道:“世子爷稍等,下官先拿一下脉枕。”

        苏落靠在靠枕上,一言不发的将自己的手腕支过去。

        徐太医两指搭脉,切了片刻,“是觉得如何不舒服?”

        苏落道:“我今儿撞了头,现在觉得头晕,而且看东西眼睛模糊,心口也有点发慌。”

        徐太医点头,“就是受惊过度导致的,从脉象来看,问题不大,喝几幅安神的汤药就好,至于撞到了头,这个还需要检查一下头部。”

        苏落抬手指了一下自己右侧脑袋,“这里,撞了一下,感觉鼓了个包。”

        “还鼓了个包?刚刚怎么也没说?”陈珩顿时紧张。

        苏落笑道:“怕世子爷担心,没事,有大夫呢。”

        徐太医笑了一下,伸手去苏落右侧脑袋她自己指的位置摸了一下,看向苏落。

        苏落与他四目相对,“这个包挺大是吗?”

        徐太医捻着手指。

        那里摸起来是有一个包,但这个包其实不能称作是包,就是胎儿出生之后,睡觉导致脑袋难免不够圆润,稍微有一点鼓起来而已,其实是正常的头盖骨弧度。

        但苏落坚持说她脑袋上有个包,说自己眼睛模糊,这明显就是想要将眼睛模糊和脑袋有个包联系在一起。

        苏落以前是陈珩的未婚妻。

        现在是南淮王的王妃。

        此刻却又在陈珩家的庄子上。

        这尼玛......错综复杂的高门大户。

        徐太医不想招惹是非,便收手笑道:“是有一个包,不过应该不碍事,先喝汤药观察两天吧。如果两天之后眼睛看东西还模糊,那就要再检查这个包。”

        等这边检查完,陈珩将徐太医送出屋。

        在屋里一脸关切的陈珩,从屋里出来,眼神面色便阴冷了下来,“她有病吗?”

        陈珩问的直截了当。

        明显,陈珩是在怀疑。

        当时镇宁伯府还是镇宁侯府的时候,还是八大家之首的时候,徐太医的确是镇宁侯府的人。

        可现在,镇宁侯府已经成了镇宁伯府,并且也不再是八大世家之首,还被南淮王处处压制了......

        俗话说得好。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徐太医就道:“苏姑娘没有什么大问题,就是遭受过激烈的刺激,导致有些心律不齐,所以才会心慌,至于头晕和眼睛模糊,现在还不确定是因为受惊刺激还是因为头上的包,这个得观察一下。”

        陈珩扬眉,有些意外,又有隐隐的激动,“你是说她真的有病?”

        徐太医不明白,人家有病你高兴什么。

        但还是秉着给自己留一条后路的原则,道:“是,但也算不上是病,调理一下就没事了。”

        这话说的圆滑,徐太医不怕陈珩在找其他人来诊治。

        “好,辛苦太医大晚上的走这一趟了,今夜当值吗?若是不当值,不妨就在这边住一宿,这里有上好的温泉汤池。”陈珩笑道。

        徐太医摇头,“多谢世子爷,今夜是不当值,但是太后娘娘这几日总是不舒服,还是得在太医院守着。”

        陈珩便不多挽留,让金宝封了一个大大的红包。

        这封口费足有一千两,徐太医拿的心满意足。

        等到徐太医一走,陈珩折返回屋,朝苏落道:“一会儿让丫鬟们去抓药,吃了药好好睡上一觉就好了。”

        苏落不安的问,“世子爷要走?”

        苏落的紧张让陈珩愉快,他道:“不走,我在这里陪你,今儿晚上守着你。”

        苏落笑道:“那就好,我害怕药苦,可以有蜜饯吗?”

        苏落撒娇。

        “我想吃广云杏子蜜饯,可以吗?”

        陈珩道:“我让人去买。”

        苏落哪是想吃什么蜜饯,她就是想要找机会让人出去,只要这里有人去京都,箫誉总能摸到风吹草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