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07章 阿咪

第207章 阿咪

        刚走到门口,迎面遇上刑部一个小衙役。

        “王爷,大人让小的来通禀您一声,我们大人和平安哥离京朝真定方向去了。”

        这个方向和口供给出的方向一样,箫誉应了一句“知道了”翻身上马。

        玉珠留下照顾长公主,处理府里其他问题,箫誉带着自己的暗卫飞驰直奔真定。

        “诶,啥情况,这狗不灵了?”平安火急火燎的朝狗屁股推了好几把,可狗子就是不肯走了,平安再推,狗子干脆一屁股坐地上了,一脸摆烂。

        平安:......

        难以置信的看向刑部尚书,“它什么意思?”

        刑部尚书又把抱枕送到狗子跟前,让它闻一闻,可惜,狗子闻了也无动于衷,就一屁股坐地上不动了。

        刑部尚书愁眉苦脸撸了一把靠后的发际线,“它闻不到王妃的气味了,应该是这路段太过空旷,对方马车疾驰太过迅速,留下的味道不够多,风一吹就散了,根本什么都闻不到了。”

        平安道惆怅的叹了口气,“这条路一直通下去就是真定县城,但是在去真定县城的路上,有两个拐弯路,一条通往王家庄,一条通往赵家庄,另外还有一条路能绕过真定县城直接到春溪镇,这,咱们怎么选。”

        刑部尚书揉了几把狗子的脖子,安抚狗子的情绪,朝平安道:“只能先走,走到路口的时候让它再选择选择。”

        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只能这样了。

        马车疾驰,向前飞奔。

        第一个路口,拐弯便是通往赵家庄。

        马车停在路口处,刑部尚书带了特训犬去辨认方向,可特训犬闻了保证,却又一屁股坐下了。

        根本认不出方向。

        平安急的差点给它屁股一脚,“这是认不出来?这是不想干活吧,它是不是饿了?”

        原本摆烂的狗子忽然转头看向平安。

        平安:......

        他甚至在狗子脸上看到了一个挑眉的动作?

        哈?

        舔了一下嘴皮,平安凑到狗子跟前,“你好好干,晚上给你加鸡腿!”

        狗子不为所动,但是和平安对视。

        平安福至心灵的就脑子里冒出俩字:画饼?

        靠!

        “不是画饼,真的给你吃鸡腿,你想啊,那可是南淮王妃,你把王妃找着了,别说鸡腿了,羊腿牛腿乳猪腿,你想吃什么没有,赶明儿王爷一高兴,直接给你请封,封你做一品大将军,统领整个狗群。”

        刑部尚书;......

        你这是埋汰大将军呢还是埋汰请封呢!

        “你和它说这个有什么用,它又听不懂,它是真的找不到路了,我们这狗都是优良品种的,只要它能辨认出路......”

        不等刑部尚书说完,狗子从地上一抬屁股起来,抖了抖狗毛,照直向前跑了、

        刑部尚书:......

        平安嘿的乐出来,“这狗你比都精!”

        立刻上车,追赶狗子。

        刑部尚书:......

        这话我怎么听得这么别扭?

        这夸我呢还是夸狗呢!

        狗子一路飞驰,马车一路紧追,眨眼到了第二个路口。

        车夫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狗子忽然一刹脚,扑通,又一屁股坐下了。

        车夫没来得及刹车,冲出一大截子,才勒停马车。

        车里平安和刑部尚书让撞得眼冒金星。

        平安从车里跳下来,捂着撞青的额头,朝狗子道:“你怎么又刹车了?你这次是找不到路还是......”

        说着话,狗子朝平安对视过来。

        湿漉漉的眼底带着狗子特有的狡黠,然后......缓慢的朝平安露出一个柴狗般的微笑。

        平安;......

        娘呀!

        这狗成精了!

        “他和我笑?”平安转头,难以置信的朝刑部尚书道。

        刑部尚书人已经让雷傻了,“你问我,我问谁,问狗吗?”

        狗:汪!

        平安:......

        刑部尚书:......

        平安抽着眼角上前,朝着狗脑袋揉了一把,“之前答应你的,肯定给你兑现,吃肉,吃骨头,加官进爵,我说的话,你放心,肯定算数,我这点愿望还是能许诺你的。”

        狗子嗷的叫了一嗓子,转头朝王家庄方向走。

        刑部尚书一脸让羊驼踩了脑浆的表情,浑浑噩噩看着那条成精的狗。

        “阿咪是我见过最神奇的狗。”

        平安一脚迈出去,差点左脚绊了右脚,“他叫什么?”

        刑部尚书,“阿咪呀。”

        平安:......“一条狗,叫阿咪?”

        刑部尚书:“有什么问题吗?”

        平安:......“那猫叫什么?”

        刑部尚书难以置信的看着平安,“你怎么会觉得我们刑部会养猫呢?养来做什么?铲屎吗?”

        平安:......

        前面跑出去几步的狗子顿足回头,嗷的朝后面两个愚蠢的人类叫了一嗓子:到底急不急!

        一嗓子叫完,巨大的马蹄声传近。

        狗子嗖的转头。

        平安和刑部尚书也跟着转头。

        “王爷!”一眼看到箫誉,平安立刻挥手。

        “怎么停在这里?”箫誉策马靠近,问道。

        平安一言难尽的看了那边狗子阿咪一眼,正要解释,阿咪忽然急速冲到箫誉面前,然后冲着箫誉摇头摆尾叫了几嗓子,嗷的转头就朝王家庄奔。

        一时间,姿态十分狗腿!

        平安:......

        刑部尚书:......

        还什么都不知道的箫誉低呵一声,“这狗真能带路,通人性,不错!”

        说着,策马去追狗子。

        徒留刑部尚书和平安凌乱在风中。

        箫誉来了,这狗子一脸狗腿,箫誉没来,这狗子就动不动一屁股坐在那里摆烂?干活还得讲条件?

        “汪,汪!”

        一紧王家庄,狗子忽然疯狂的叫起来。

        整个王家庄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让人猛地疑问,胃里翻滚作呕。

        平安从马车里钻下来,走到箫誉跟前,“王爷,怎么这么浓的血腥味。”

        “汪,汪!”

        狗子从前面一个院子里拖出一条腿。

        将那腿往路上一扔,冲着箫誉狂叫。

        箫誉脸色凝重至极,翻身下马,直奔狗子所在的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