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200章 砍断

第200章 砍断

        暮色时分。

        吃饱喝足,箫誉带着顾珞再次前往那酿酒设备的展示现场。

        现场已经排起了队,不少人都在交定金准备定下这设备。

        有的是酒坊的,有的是家境殷实的富户人家,想要备着这设备自己酿酒尝尝。

        “别挤,别挤,大家都有份,一个一个来,咱们得把大家的地址名字什么的都登记的清清楚楚才行。”

        负责登基信息的小伙计热情的招呼着大家。

        箫誉一早请了真定知府,就在箫誉和苏落抵达现场的前一瞬,知府带着府衙衙役将现场包围。

        “别登记了别登记了,散了散了!把这几个诈骗钱财的,给本官抓了!”

        知府一到,立刻下达指令。

        被他带来的一众衙役立刻上前,围堵抓捕那设备东家和伙计的麻溜将人摁下,其他人则驱散现场那些还没有登记交钱的。

        “都什么脑子,天底下会有这种好事让你们平白捡了这大便宜?这设备就是造出来骗你们钱的!还没有登记的赶紧回家去,已经登记乐的,一会儿本官根据你们登记册上的身份信息,给你们把钱退回去。”

        “官老爷凭什么抓人,放开我们,放开,我们这设备是当着大家的面让大家看的清清楚楚如何酿酒的,里面没有一点猫腻,你凭什么抓人!”

        被摁在地上的小伙计扯着嗓子愤怒不满的吼。

        摁着他的那衙役将他脖子往下又压了压,“叫唤什么,闭嘴!”

        那小伙计怎么可能闭嘴,他一张脸涨的紫红,“我凭什么闭嘴,我正经做生意,一不偷二不抢,我凭什么就要闭嘴,啊!”

        其他几个伙计也跟着嚷嚷起来。

        “官大一级压死人,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我们买个方便大家酿酒的设备怎么了,挡着谁的财路了!”

        “就是,凭什么不让我们卖,凭什么要抓我们!”

        伙计们叫唤,被驱赶的百姓们也不干了。

        “对啊,为什么不让我们买?”

        “人家这设备我们看的清清楚楚的,绝对没有问题,为什么不让我们买?”

        丰宁酒楼的赵老板便上前道:“大家安静一下,听我说,我,开这丰宁酒楼也有些年头了,这酒楼呢,也是我家祖上传下来的,咱们真定的人,没有不知道我的吧?

        我这个人好酒,平时也喜欢和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酿酒,品酒,对这酒水呢,也有一定的了解。

        据我所知,天底下还没有哪一种东西能这样速成这酒水的。”

        立刻就有百姓喊道:“你当然这么说了,你们酒楼一壶酒多贵呢,如果我们能自己酿酒,谁还买你家的酒啊!”

        “对,官商勾结,你当然这么说了!”

        丰宁酒楼赵老板无语道:“这怎么还跑到官商勾结上了,这是怕你们被人骗了钱,一百两银子算是一笔巨款了,多少人家里这一百两银子能顶一辈子了,别糊涂。”

        “用不着你在这里假惺惺!”

        “对,我们是亲眼看到这设备出酒的。”

        下订单的百姓吵吵嚷嚷不领情,那几个卖设备的小伙计更是嚷着冤枉,嚷着地方垄断,嚷着不公平。

        苏落作为王妃,不好在这个场面出现,只能让春杏过去丰宁酒楼老板跟前提醒。

        “您别和他们说这些,说这些只能激化他们的情绪,直接给他们看这设备里的猫腻。”

        丰宁酒楼的老板就道:“他们展示设备这三天,我仔仔细细的研究了一下这个设备,这设备有问题,你们既然说我心术不正不安好心,那我也不多说什么,我直接给你们看这设备里的问题所在。”

        被摁在地上的那几个伙计立刻脸色大变。

        彼此相视一眼,为首的一个立刻大嚷,“我们的东西都是祖师爷专门设计的,你别乱搞,搞坏了你赔不起!”

        赵老板冷笑一声,没搭理他,只朝那些围观的百姓道:“是不是我胡说,你们等着看就行了,左右我把这设备拆了,查不出问题是我负责,不用你们负责,查出了问题,你们就不用上当受骗!”

        是这么个道理。

        刚刚还在叫嚣的人群,顿时安静下来不少。

        赵老板看了苏落一眼,抬脚朝那设备走过去。

        刚刚在他酒楼的时候,苏落将他叫到包间里,和他分析了一下这设备的情况。

        首先,不可能有天下掉馅饼的事。

        确定了这一点,那就等于确定了这设备一定存在问题。

        而第一步和第二步操作都不涉及酒水出口,而酒水被酿造的时候,是如何下料,如何注水,都是十分透明的。

        能有问题的,就只能是第三部分。

        按照苏落的猜测和分析,丰宁酒楼赵老板走到那第三部分,直接抬手指了设备上的一根用来支撑做龙骨的柱子,“把这个给我砍断!”

        “住手!”

        “不行!”

        “这是我们祖师爷的心血,你凭什么砍断!”

        “强盗,土匪,你明明靠抢已经得了那么大的利,有钱有势,现在为什么还要作践我们祖师爷的心血!”

        被摁在地上的伙计们暴跳入雷的反抗。

        丰宁酒楼赵老板沉着脸朝站在那龙骨旁的衙役道:“砍了!”

        那衙役看了一眼知府,眼见知府默许,抄起手里的大刀便朝那龙骨看了过去。

        砰,砰,砰.....

        一声接一声的动静伴着那些小伙计们歇斯底里的怒吼,最终......

        咔嚓一声。

        龙骨被砍断。

        这龙骨当中,果然是中空的。

        一般被当做龙骨或者梁柱来起决定性支撑作用的柱子,都是实心的,这样更加结实耐用。

        龙骨被砍断,赵老板一步上前,伸手去那断裂面里去摸。

        “这里面果然是湿的!”

        他说着话,将摸过龙骨内侧的手送到鼻尖儿一嗅。

        “带着很浓的酒味,那酒就是这几天他们给大家倒出来品尝的酒,他的出酒口明明是在这里的出口处,现在为什么作为整个设备支撑作用的龙骨里,却有这酒水?你们还能如何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