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99章 恃宠

第199章 恃宠

        人群里,箫誉牵了苏落的手,“我办完事去酒厂接你,本来打算带你去吃好吃的,结果他们说你来了真定。”

        箫誉一边说话,一边手指不老实的剐蹭自己小王妃的手心。

        苏落让他剐蹭的只觉得身上麻麻的,痴怨的瞪他一眼,“别闹。”

        箫誉笑的发坏,“我闹什么了?”

        苏落不理他。

        箫誉偏头就在人耳垂上咬了一下。

        大庭广众!

        苏落顿时让他这大胆的动作吓得汗毛都站起来了。

        箫誉笑着把人拉出人群,“我想你了。”

        苏落简直无语,咬牙切齿在箫誉跟前低低的道:“昨天折腾到快天亮,行行好,我快让你拆了,今天不行。”

        箫誉笑的像个痞子。

        “我说什么了,你就说不行,你小脑袋瓜里想什么呢,我说想你了,是想带你去吃好吃的了,你想的是什么,和我说说?什么今儿不行了昨儿散架了的,我怎么不明白呢?”

        你不明白个鬼!

        苏落抬手在箫誉胳膊上拧了一把,“闭嘴!”

        “遵命。”

        箫誉朝着苏落作揖,“娘子,带你去吃好吃的。”

        “什么好吃的?让你心心念念的从京都追到真定来,不好吃我可不干。”苏落拿乔撒娇。

        箫誉受用的很,把人往怀里一带,“包你满意。”

        车夫牵着马车在后面慢慢的走,箫誉牵着苏落在前面缓缓的行,两人一路直奔丰宁酒楼。

        丰宁酒楼的赵老板远远就瞧见这俩人,只觉得像,还没敢认,等人走到跟前的时候,立刻迎上去,箫誉穿着便衣,苏落更是一身粗布衣袍,他没问王爷王妃,只是作揖将人往酒楼里迎,“苏老板是住宿还是吃饭?”

        箫誉替苏老板开口,“吃饭,平安那里有点食材,您看着让人加工一下给我们送上来就行。”

        赵老板立刻应好,亲自把人送上二楼最好的包间。

        好家伙!

        谁能想到,几个月前,在这酒楼的包间里陪他们喝酒给苏落拉生意的小伙子竟然是南淮王呢!

        南淮王当时还给他们酒楼送过下水呢,还是他指挥着让南淮王把下水从马车上提下来送进后厨......

        这位王爷在苏落面前,真是一点点架子都没有啊。

        赵老板把人安顿进去之后便从平安那里接了箫誉说的食材,又吩咐小伙计将酒楼卖的好的几道凉盘送进去,其中一道便是苏落的卤味。

        包间里。

        等人都走了,箫誉先把人抱了腿上里里外外亲了个够本,才恩赦一样把人放在旁边椅子上,指腹抹掉苏落嘴角的痕迹,箫誉问她,“不是说昨天快要散架了吗?刚刚谁哼哼的那么好听?”

        苏落这辈子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刚刚被亲的眼底带着一层雾气蒙蒙,情态尚未褪去,此时含嗔带怪瞪箫誉一眼,眼角眉梢全是春情,看得人心猿意马。

        在这里是不可能真的做什么,箫誉不想给自己找罪受,岔开话题,“那设备,你看的如何?”

        苏落道:“我只能说,八成可能是有问题的,这世上就不存在投机取巧的东西,就算是存在,也一定是最终会败露。

        他这设备,号称三天能出三个月口味的酒水,这种程度的揠苗助长,不符合常理。

        但是不少人都喝过那设备酿出来的酒,大家都是味道的证人,而且我也看了那设备,没有什么做猫腻的机关,搞不明白。”

        箫誉道:“没事,先吃点饭,吃饱了喝足了,没准儿一会儿就想到了。”

        箫誉给苏落带来的,是黄鳝。

        底下的人孝敬他的,特别新鲜肥美的两大条,还是最为出名的血鳝。

        厨房给做了鼎鼎出名的响油黄鳝。

        鳝鱼切成小段后,放入佐料,大火爆炒,颜色偏深红,油润而不腻,新鲜可口。

        鳝丝上桌后盘中油还在辟叭作响。

        苏落别说吃了,见都是头一次见这么神奇的菜,当菜端上来的时候,她眼睛都看直了。

        箫誉觉得她可爱的不行,亲自夹了一筷子,吹凉了给她送到嘴边喂她吃,“尝尝,我特意带来的。”

        苏落就着箫誉的筷子咬了。

        鳝肉鲜美,香味浓郁,裹着酱汁,满口爆香。

        苏落吃的满嘴香,含混不清的道:“真好吃。”

        箫誉嗯了一声,“你相公专门给你带来的。”

        苏落知道这人要什么,撅着油乎乎的嘴,啪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恶不恶心,擦嘴了吗就往我脸上亲。”话说的嫌弃,但丝毫不影响箫誉给苏落盛汤夹菜的速度,“多吃点,母亲昨天还说你太瘦。”

        “这鳝鱼你都带来了?这么好吃,也该留府里点让母亲也尝尝。”

        苏落头一次吃响油鳝丝,只觉得美味的不行,半天只吃这一个菜。

        箫誉笑道:“一共得了四条,原本都提回去准备晚上一起吃的,哪知道你跑的这么快,都来真定了,我留了两条在府里给母亲吃,带了两条过来给你解馋,不过,就母亲那么疼你,知道这血鳝难得又是极好的补身体的东西,必定是舍不得吃要给你留着。”

        苏落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不论是长公主还是箫誉,对她,对苏子慕,甚至对小竹子,都太好了。

        “等我回去给母亲做点心吃,我上次做的点心母亲就喜欢吃。”

        “也不见你给我做。”箫誉佯装生气,“人家刑部尚书,每天在衙门都能吃上家里送去的饭菜,都是他夫人亲自下厨做的,我可怜兮兮没人给我送,有时候蹭吃蹭喝,有时候被人问起来了,我好面子,还要把平安从酒楼买来的饭菜说成是你做的,你说说我,多不容易,小白眼狼,不知道给夫君送点饭。”

        箫誉虽然是开玩笑。

        可苏落听得心中一涩。

        以前在镇宁侯府的时候,她为了讨好府里的人,为了讨好陈珩,总是挖空心思的做各种各样的吃食。

        箫誉对她这么好。

        她反倒是没给箫誉做多少次。

        她是恃宠而骄了吗?

        是挺没良心的,等回京之后,也要给箫誉送饭。

        而且......

        等等!

        苏落忽然吃饭的动作一顿,转头瞪圆了眼睛看向箫誉,“我好像知道那设备问题在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