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94章 小命

第194章 小命

        苏落一脚朝黄宗和小腹以下的位置踹了过去。

        她力气没有多大,但是架不住那个位置敏感,黄宗和让她踹的身子一弓,嗷的一声惨叫,下意识就要往下抱住自己、

        但是被平安死死拽着两条胳膊,身子只稍稍往下一点便又被拽直回去。

        小腹以下的疼扯得人撕心裂肺的,冷汗瞬间爬满全身,额头的汗珠子顺着脸颊淌落。

        苏落站在他对面,当年让吓得瑟瑟发抖的小姑娘,如今是气势十足的王妃,朝他怒吼,“说,想要威胁我什么?”

        黄宗和眼见当下这个情形他不是硬抗就能扛过去的,秉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麻溜的招了,“我想要你手里的酒方子。”

        苏落就道:“当年你利用我,强取豪夺我娘手里的方子,怎么还想一口饭吃二十年啊,如今又要利用我,再想强取豪夺这方子,就没那么容易了。”

        黄宗和立刻点头,“对,对,王妃说得对,是我有眼不识泰山,猪油闷了心......”

        平安狠狠一拧黄宗和的胳膊,让他这油嘴滑舌的声音停下。

        箫誉坐在椅子上,朝黄宗和道:“谁让你来京都开酒厂的?”

        黄宗和眼珠一转,“这不是我想要在......”

        没等黄宗和说完,平安一手扯了他的胳膊,一手拽了他的头发,直接他脑袋往床架上撞过去。

        力道之大,震得整张实木床榻都在抖。

        箫誉淡淡的笑:“别和本王玩花样,本王撒过得谎比你尿过得尿都多,老实点交待,你自己也少吃些苦头,当然,你要是想要试一试是本王的花样多还是你自己的骨头硬,本王也愿意奉陪。”

        箫誉说话的时候,苏落身子侧开,让箫誉好完完全全看着黄宗和。

        她则看着箫誉。

        箫誉这种时候,带着一股特殊的帅气,又痞又帅。

        等箫誉说完,苏落给自己报仇,甩手一巴掌打了黄宗和脸上,“说吧。”

        苏落一巴掌打的没有多疼,但是平安扯着他脑袋将他撞到床架上那一下,差点把他撞得送上西天。

        现在还有点眼花耳鸣,心有余悸。

        “是,是镇宁侯府的世子爷让我开的酒厂。”

        箫誉立刻冷笑,“陈珩?”

        黄宗和点头。

        箫誉道:“他和你说,他是镇宁侯府的世子爷?”

        黄宗和:......

        这还用得着他和我说吗?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箫誉扬了一下眉毛,“他可能没脸告诉你,现在没有镇宁侯府了。只有镇宁伯府,连她母亲都在几天前被午门问斩了,尸体都被送到南国给人家驮棺去了。你和他合作?真有眼光。”

        黄宗和:......

        您堂堂王爷,有必要和我这样阴阳怪气吗?

        箫誉:......我乐意。

        “陈珩知道你以前做的那些丧尽天良的事?”箫誉问道、

        黄宗和摇头,“不,不知道,我没告诉他。”

        “那他为什么找你?”箫誉道。

        黄宗和道:“他只是让人去江南请我,让我在京都开一个酒厂,至于别的他没说,这开酒厂用的本钱,全部都是他出,将来酒厂盈利,我和他三七分,我三,他七。

        这等于是空手套白狼,还能和镇宁侯府,不是,镇宁伯府搭上关系,我当然愿意。

        至于开酒厂要做什么,他还没说。”

        箫誉道:“现在呢,摆在你面前的路有两条,第一条,你和我合作,他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但是他和你说完,你立刻就要告知我。

        第二条,我现在就闹出去,让所有人都知道,你今儿夜里被我找过,你说,陈珩还会相信你吗?”

        黄宗和:......

        你管这叫两条路?

        我有的选吗?

        选了有什么区别吗?

        “王爷就不怕我嚷出去王妃的事?”好死不死,黄宗和壮着最后一点胆子道。

        箫誉笑道:“怕啊,所以,你若是嚷出去,我只能让你和你的全家尝一尝后果了,西天最近可能三缺一,我送你去好不好?”

        说完,箫誉起身,“平安。”

        平安正要松手,箫誉又道:“哦,对了,有件正事忘了,我问你,几年前,你绑架本王的王妃,向她母亲勒索酿酒的方子,究竟是谁告诉你,本王的岳母手里有酿酒的方子的呢?人家开的明明是药堂。”

        黄宗和道:“是,是当时的乾州知府。”

        “当时的乾州知府?谁?”

        “胡力越。”

        箫誉一扬眉梢。

        胡力越?

        当今皇后的亲弟弟?

        是了,胡力越的确是在乾州做过一年的知府。

        就任职一年,没想到这一年的任职就能和他结下这么大的梁子。

        箫誉捻着指腹,道:“他是如何知道我岳母手里有酿酒方子的?”

        黄宗和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啊,我真的不知道,就是他和我说,说乾州苏家药堂的娘子手里有一张绝世好方子,我若是能得了来,必定能把酒水做到江南第一。

        那个方子是真的好,我们春酌堂的生意,就是靠着那张方子不断扩张做大的。”

        “胡力越得到的好处呢?”

        “他五五分成。”黄宗和道。

        难怪。

        这几年陈珩父子俩和皇帝狼狈为奸,垄断全国医药,使得镇宁伯府的地位在八大家中遥遥领先。

        在镇宁伯府的打压下,其他世家日子过得都一般,唯有皇后,始终能保持一个游刃有余。

        他之前只当是皇后娘家早些年的积蓄丰厚。

        没想到,竟然有这样一桩受益。

        春酌堂的酒水在江南那是销量最好的,基本上垄断了长江以南的全部酒水生意,这份收入,可不比镇宁伯府逊色、

        难怪皇后那么稳得住。

        “你们是如何分账?你直接给他现银?还是将利润转存到票行他的名下?”箫誉问道。

        黄宗和就道:“每个月初一,我们当面清算。”

        箫誉顿时笑起来。

        巧了不是。明儿就是初一。

        “好。明儿你们定了在哪清算,提前告知本王一声,本王过去凑个热闹,你这条小狗命呢,本王先留着,且看你表现,若是表现得好,本王就晚几天送你去西天,若是表现的不好,本王就早几天送你,连带你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