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93章 傻了

第193章 傻了

        箫誉轻轻的捏苏落的脸蛋。

        “这就担心成这般了?怎么一点身份自觉都没有?你不是春溪镇那个求着人家卖卤下水的小商女,也不是那个带着苏子慕逃走谋生的小可怜,你是南淮王妃。

        想要知道他一个行商之人到底想要做什么,很难吗?

        最不济,我们简单粗暴一点,直接把人一抓,关起来审讯一番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傻不傻,为了这么一个人,就吓成这样?有夫君的人了,心里害怕什么,委屈什么,都回来告状,知道不?”

        箫誉这话,让苏落已经落停的泪珠子再次滚了下来,心里胀胀满满的,鼻子根酸酸的,她混着泪珠子主动去亲箫誉,又被箫誉抱着她将主动权揽过来。

        两人在床上厮磨足有半个时辰,直到,箫誉确定,在自己连荤带素的安抚下苏落心里彻底没了那层恐惧了,箫誉才放了人,手摸到苏落肚子上,“饿不饿,让她们备饭好不好。”

        苏落点头,“吃过饭,我想抓了他。”

        箫誉捏苏落的鼻子,“可以,我带你去,让你亲自去抓他,报当年的仇。”

        把人哄好,箫誉让春杏摆饭。

        一样的依照惯例,不留丫鬟在旁边伺候,就他们两个人清清静静的吃饭。

        箫誉给苏落盛汤,问苏落:“他当时要走的方子,是什么方子?哪种酒?”

        苏落摇头,“我不知道,我那时候太小了,又让吓得不轻,回去还高烧了好几天,很多事都不知道。”

        “那你还记得,他为什么会知道你母亲手里有方子吗?”箫誉换个角度问。

        苏落还是摇头,“也不知道。”

        也是。

        那时候苏落才六岁。

        六岁的小姑娘能知道什么呢。

        后来又让吓成那样。

        箫誉干脆也不再多问,反正一会儿把人抓了,言行逼供一审,什么都知道了。

        两人吃过饭,箫誉立刻传了平安去办这件事。

        平安不知道箫誉好端端的要去找人家一个江南小老板的茬做什么,但是隐约也猜到和今天府里的反常有关。

        苏落早早从酒厂回家,玉珠又急急忙忙的着人去喊箫誉回家。

        箫誉回来俩人又在屋里呆了那么久,而远离春杏和玉珠明显的心神不宁。

        没多问,平安领命执行。

        黄宗和的酒厂虽然建在京郊,但他平时住是住在城西铜钱大街一处两进两出的宽绰院子里。

        他是真不亏待自己。

        在京都新置办的院子,院子里小厮随从,丫鬟婆子应有尽有,就连陪睡的姑娘都有七八个。

        平安将这宅子里里外外摸了个透底,朝停在这宅子门口轿辇里的箫誉回禀。

        箫誉温声问苏落,“怎么样,是想要亲自进去抓他?还是在这里等着?”

        苏落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

        更何况,有能报仇的机会,她当然是想要亲自动手,“我想亲自抓他。”

        “平安,安排!”

        平安得令,转身离开。

        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平安将苏落和箫誉迎进了黄宗和的宅子。

        虽然是箫誉抱着苏落,从外面直接飞檐走壁,一路嗖嗖嗖的直奔黄宗和的正房,可因着平安处理的干净,这飞檐走壁硬是走出了一马平川的架势。

        箫誉甚至还有闲情逸致,在人家黄宗和的屋顶摁着苏落亲了一会儿,才松开人,抱着人下地。

        把苏落松开,箫誉抱臂扬着下巴点了一下正房的大门,“去,一脚踹开它。”

        苏落感觉自己活像是仗了人势的狗子,深吸一口气,带着一股雄赳赳气昂昂的劲儿,朝着黄宗和的大门就走过去。

        砰!

        苏落这辈子没用脚这么用力的踹过什么,这一脚踹过去,踹的大拇指都疼。

        不过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黄宗和的大门被他一脚踹开。

        屋里,已经睡下的黄宗和一个激灵惊醒。

        “谁?”

        他一声谁问出,还不且外面有反应,他自己先颤着嗓子发出一声惊叫。

        原因无他。

        今儿晚上伺候他睡觉的三个姑娘,原本应该和他一起睡在床榻上的,现在他人还在床榻上,但是那三个姑娘却齐刷刷一排,并排躺在地上,闭着眼一动不动。

        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这是怎么回事、

        不等黄宗和惊慌下地,苏落从外面进来。

        一眼看到苏落,黄宗和结结实实打了个哆嗦,“你怎么来了!”

        问完,后知后觉顿了一下,又改口,“王妃这是什么意思?王妃是怕草民的酒厂影响了王妃的神医,所以就......”

        平安没让黄宗和把话说完。

        直接上前一步,一把捏住了黄宗和的膀子,把人一拽,一扯,直接两只胳膊朝后拧住。

        苏落上前,啪的一巴掌甩到黄宗和脸上去。

        “你还记得我,是不是?”苏落站在黄宗和面前,居高临下看着他,眼底全是恨意。

        黄宗和结结实实打了个哆嗦,目光闪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知道。”苏落道。

        她伸手捏了黄宗和的下巴,迫使黄宗和抬眼看她。

        “你知道的清清楚楚,你不仅知道,甚至还挑衅一样专门找到我门上去,想要做什么?”

        黄宗和一眼看到苏落背后,从门口晃悠进来的箫誉。

        立刻就道:“南淮王,这个婊子不干净,她早就不干净了,她......”

        平安一把拧了一下黄宗和的胳膊,他声音顿时变成一声惨叫。

        苏落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什么。

        挑了一下眉梢,苏落凶狠的瞪着黄宗和。

        “合着,你是打算来威胁我呢,故意出现在我面前,让我想起以前的事,先要用以前的事当做威胁,逼我配合你做什么事,不然你就要把以前的事告诉王爷,是吗?是这个打算吗?”

        黄宗和让平安拧的两个膀子疼的直抽冷气,也不敢炸刺儿,乖顺点头,“是,是。”

        箫誉扯了一张屋里的椅子,大马金刀的坐下。

        “那你想要威胁本王的王妃为你做什么呢?”

        黄宗和难以置信的看着箫誉。

        这还是个男人吗?

        看样子,箫誉是已经知道了苏落的经历?怎么不仅没有动怒将苏落撵出府,反而带着苏落找到他门上了?

        绿帽子戴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