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91章 惊慌

第191章 惊慌

        原本不远万里来这边,为的就是嫁给箫誉。

        现在箫誉没有嫁成,反倒是将自己的贴身婢女折了一条命。

        韫姝公主从朝花节之后便再也没有露面。

        直到三日后陈珩的母亲被午门问斩,南国使臣一口薄棺将其入殓,与巧云的尸体一起扶灵回国。

        赵韫姝没了再谈情说爱的闲情逸致,自然也不愿意再多待,带着南国使臣离开。

        他们一走,苏落开始了订单酒水的酿造。

        “王妃,对面也要开一家酒厂。”

        这一日,苏落刚从酿酒间出来,正抹了额头的汗准备坐下吃一点甜蜜瓜,春杏抱着一篮子刚刚摘的花从外面进来。

        脸上挂着汗珠子,春杏一脸稀奇凑到苏落跟前,“王妃,对面那边,奴婢刚刚打听了一下,他们也要开酒水厂。”

        苏落一愣,“也做酒水?”

        对面不远处,早在几日前就一直有人开始施工干活,也不知道是要做什么,干活的也都是外地来的,谁也不知道这些人从哪来。

        没想到,竟然是要做酒水生意。

        “估计是见咱们在这里做酒水,他们也想沾咱们的风呗,奴婢听说,做生意的,有时候也喜欢一种生意扎堆儿坐在一起,叫形成规模,成势。”

        苏落抬手点春杏汗津津的鼻尖儿,“知道不少。”

        春杏得意道:“那是当然,奴婢还打听到,他们是江南那边一家酒厂的,来京都这里是想要开分店。”

        苏落扬眉,“江南的酒厂?叫什么?”

        春杏想了想,“好像是叫春酌堂。”

        苏落瞬间眼睛瞪圆。

        春宝瞧着不对劲,立刻问道:“小姐,怎么了?”

        苏落都嫁给箫誉这么久了,春宝还是一着急就容易叫她小姐。

        苏落抿唇,摇了摇头,“王爷呢?王爷在哪?”

        春宝也摇头,“这个奴婢不知啊。”

        苏落脸上带着一股慌张,嗖的从石凳上起身,“今儿酒水就这样了,先回吧,我找王爷有事。”

        说着,苏落抬脚就朝外走。

        春杏让苏落这一脸如临大敌的样子吓得小脸发白,抱着一篮子花赶紧跟上。

        正走出去,迎面遇上玉珠过来,“王妃,怎么了?脸色这样难看?”

        “你怎么来了?”

        苏落今儿出来,是春宝跟着的。

        原因无他。

        苏子慕缠着箫誉给他开武馆,那武馆已经正式开启,苏子慕将春溪镇的那些小伙伴全都接了过来。

        男男女女都有。

        男娃习武跟着男师傅,女娃习武跟着女师傅。

        箫誉手里暂时没有合适的女师傅教习这几个女娃子,就只能让玉珠每天过去一个时辰。

        玉珠刚刚结束了武馆那边的事,“奴婢闲着也是无事,王妃在这边,奴婢自然也就过来了。”

        说着,玉珠看了春杏一眼。

        见春杏也是一脸的如临大敌,又问,“到底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苏落张了张嘴,顿了一下,道:“先回去吧,我找王爷有事商量。”

        玉珠也就没有多问。

        “草民拜见南淮王妃!”

        苏落上了马车,马车刚刚驶出酒厂大门,忽然一个身材中等高矮,略有些发福的男人上前,朝着苏落的马车就是作揖一拜。

        玉珠和春杏眼睁睁看到苏落脸上的紧张和敌视徒然加剧。

        玉珠一下捏拳,做出一个出击的姿势,然后又防备一样将苏落护住。

        苏落抬手,拦住玉珠,朝她摇头笑了笑示意不必,她将车帘轻轻掀起一条小缝隙,足够她看清外面的人。

        时隔这么多年,她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人。

        压着怦怦乱跳的心,苏落咽了口口水,竭力平静,道:“谁啊。”

        外面的汉子道:“草民是对面酒厂的老板,草民贱姓黄,是祖辈做酒水生意的,听闻这边的酒厂是南淮王妃在打理,草民特意来拜见。”

        苏落笑道:“客气了,不巧我今儿有事要回去,改天请你进去喝杯酒。”

        那人便跟着笑道:“多谢王妃,就不叨扰王妃了。”

        说着,身子一侧,让开了前面的路。

        马车开拔,逐渐加速,马儿在官道上飞驰前行。

        直到奔出好大一届,苏落发麻的头皮才渐渐缓过劲儿来,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害怕的出了一身的冷汗。

        玉珠和春宝谁也没有多问。

        赵韫姝走了,南国使臣走了,箫誉带着苏落自然就搬回了长公主府住。

        苏落回去,长公主和箫誉谁都不在,玉珠差遣了府中箫誉书房那边伺候的一个小厮,“去寻王爷,就说王妃有事找他,若是方便,快快些会来、”

        那小厮不敢耽误,赶紧去找人。

        玉珠折返苏落那边的时候,进去就见苏落一脸愣神的表情,手里倒着一盏茶,那茶盏早就倒满,她人还提着茶壶不断往里蓄水,水溢出茶盏,顺着桌沿流了一地,苏落的绣花鞋都打湿了,她还浑然不觉。

        这到底是出了多大的事,能把苏落这样心性的人逼得这样六神无主。

        当时巧云和韫姝公主掉了水里,苏落都没有这样慌乱过。

        玉珠想要上前提醒苏落,可又觉得苏落既然不愿意说那件事,想必她现在进去提醒,也是一种打扰。

        犹豫一下,悄无声息退出。

        她才出来,春杏从后面正好过来,手里端了一碗鸡丝粥和几碟清爽小菜。

        “王妃睡了?”

        见玉珠要给苏落关门,春杏疑惑问道:“我刚离开的时候,她还在桌子那里坐着呢。”

        玉珠摇头,压着声音道:“不要打扰王妃,让她自己安静一会吧。”

        春杏皱眉,“可王妃从中午到现在,一直没吃饭呢,原想着忙完了在那边吃,可又突然回来了,这总不能饿着肚子啊。”

        玉珠道:“王妃刚刚那样子你也见着了,你就是现在端进去,她也未必吃得下,还是让她自己待一会儿,咱们就守在门口,有个什么立刻照应着点就行。”

        春杏想了想,点点头,“行,听你的。”

        转手将托盘交给旁边的小丫鬟,她和玉珠并肩坐在廊下。

        箫誉是半个时辰之后回来的,他回来的时候,天都黑透了,苏落屋里没点灯,他进去一眼看到坐在黑暗里的苏落,结结实实吓了一跳。

        “落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