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85章 恩义

第185章 恩义

        苏落顿足,回头看箫誉。

        清冷的眼底全是疏离。

        “世子爷要说恩情?世子爷说的养育之恩,便是在我十岁那年第一次来镇宁侯府,寒冬腊月鹅毛大雪间,夫人令我卯初去请安,足足在大雪里站了一个多时辰吗?

        还是说,在我第一次来葵水的时候,被灌下一大壶的红花?

        亦或者是说,在我弟弟高烧不退的情况下给他用夺命的药?

        世子爷说的是哪一桩恩情?

        难道你说的是,这五年来,镇宁侯府赏了我和我弟弟一口饭吃,让我们像狗一样摇尾乞怜的长大?

        可镇宁侯府为什么要恩赐我们一日三餐,是因为我们自己没有父母吗?

        我们的父母去哪了?为什么没了?

        我和世子爷已经一刀两断,我不去纠缠世子,世子难道就觉得镇宁侯府一丁点错都没有?

        你拿什么让我原谅?

        你难道不知道今天你母亲做下的这些事全都是冲着我?”

        陈珩震惊的看着苏落。

        以前苏落从来不会用这样的神情这样的语气这样的态度和他说话!

        心口像是被人用刀子狠狠的割过,陈珩几乎哀求,“可你,也没有出事。”

        苏落几乎让这话气笑了,一句不想再和他多说。

        陈珩眼见苏落要走,急道:“你难道就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放她一条活路?她那个年纪,进了刑部大牢,就没命了!

        从牢里出来,我保证,直接将她送到乡下庄子里去,从此不再回京都,算是对她的惩罚,让你消气。

        这都不可以吗?

        你还想如何?真的就想要了她的命才罢休?

        这算什么,你这算是在为你的爹娘报仇......”

        不等陈珩说完,苏落忽然折返回来,扬手,啪的一巴掌甩到陈珩脸上。

        清脆的响声立刻惹得四下的官员看过来。

        苏落扬着下颚看着他,“你让我觉得恶心!”

        一巴掌打完,苏落道:“滚!以后别让我看见你,不然看见一次,南淮王府的护卫就揍你一次!”

        一巴掌像是直接打在了陈珩的心口上。

        直接将他一颗心打了个稀烂。

        他甚至不知道这一刻是该为苏落的绝情而伤心,还是改为苏落这无义的话而愤怒。

        然而苏落落下一巴掌,已经转身离开,上了马车。

        陈珩宛若一个小丑,呆立在那里。

        镇宁侯的马车早就出发直奔皇宫,此时还不知道陈珩被打。

        陈珩立在金水河畔,驻足良久,一颗心麻木的痉挛着,疼的连气都喘不上来。

        苏落以前总是那样用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眼底的欢喜和殷切是那么浓烈,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真正的失去苏落。

        仿佛这一巴掌就像一个开关。

        让陈珩彻底清醒的意识到,他是真的失去了苏落,失去的彻彻底底。

        顾瑶冷眼站在旁边,瞧着这一幕闹剧,转身离开。

        多可笑。

        这就是她心心念念想尽办法想要嫁给并且也成功嫁给的男人。

        挨了另外一个女人一巴掌,竟然连眼皮都不眨一下,还满目深情的在这里回味。

        而这个男人,已经打了她不下五次。

        这一刻,顾瑶说不上是伤心更多还是绝望更多,亦或者,可笑最多。

        可笑的人生,是自己费尽心思不择手段谋划来的。

        不知是不是太难过了,顾瑶走了两步,忽然身子一弯,捂着嘴巴漾出一连串的干呕。

        宫中。

        御书房里。

        皇上一脸赔笑朝南国的兵部尚书道:“这其中必定是有误会,太后绝不会伤害韫姝公主的,朕也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名义作出对韫姝公主有害的事情,

        如果有人伤害了公主,不管是谁,朕必定严惩不贷!”

        “漂亮话都会说,陛下,该怎么做不用臣等再三强调吧,我们公主自小身体不好,巧云是我们陛下从寺院中带回来的孩子,专门给公主背命的。

        两人自幼一起长大,说是主仆,实则和亲姐妹没有任何区别,我们陛下也曾放出话,将来巧云出嫁,是要赐封郡主身份的。

        现如今,活生生的姑娘却变成了一具尸体?

        她招谁惹谁了!”

        皇上气的嘴里长满火泡!

        好好一个朝花节,怎么就闹成这样!

        说话间,外面小内侍回禀,南淮王,刑部尚书,镇宁侯已经抵达。

        一同陪着南国使臣的其他朝臣也来了,但是皇上不可能把所有人都传至御书房。

        留了那些人在外面候着,以备不时之需,皇上只让箫誉,镇宁侯和刑部尚书进去。

        进门的时候,镇宁侯回头看了一眼,人群里没有瞧见陈珩,心头闪过狐疑,镇宁侯一时间没想明白陈珩去哪了。

        他们三个一进去,南国的兵部尚书立刻皱眉,“怎么不见南淮王妃?”

        箫誉朝皇上行礼问安,然后转头朝南国兵部尚书道:“实在对不住,王妃戴罪之身,来不了。”

        南国兵部尚书一愣,“戴罪之身?”

        箫誉道:“太后娘娘亲自下的懿旨,本王王妃谋害韫姝公主......”

        不等箫誉说完,南国兵部尚书刷的脸色一沉,“胡言乱语!胡言乱语!一派胡言!真正的凶手不去捉拿,却偏偏抓了要为我们酿酒的南淮王妃做凶手?这是什么意思?

        陛下若是不想与我们南国达成贸易往来,大可直说,没必要用这样不光彩的手段!

        谁也不是傻子!”

        皇上让这毫不留情面的话怼的脸上挂不住。

        责备的瞪了箫誉一眼。

        这也太不懂事了!

        这话也是能说的?

        “朕亲自下令让苏落来,她来便是,朕的口谕难道太后还要拦着?”

        箫誉笑道:“陛下,臣的王妃来没问题,但是以什么身份来呢?杀人凶手?杀人嫌疑人?下堂妃?还是什么?

        不是臣不让她来,实在是没法来。”

        皇上何尝看不出箫誉是故意的。

        箫誉如此,不就是想要逼着太后认错,逼着太后给苏落认错?

        太后可是他的亲外祖母!

        从小到大,太后对他的疼爱可不比对那些皇子们的少!

        竟是疼爱出来这样一个忘恩负义没心没肝的东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