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82章 普通

第182章 普通

        太后的画舫游船上。

        本朝的朝臣和南国的使臣前后脚抵达。

        看见甲板上的尸体以及守在尸体旁的赵韫姝,再看太后竟然端坐船舱之后,兵部尚书的火气腾的冒了出来。

        “带着巧云,我们走!”

        原本来之前,兵部尚书碍着两国颜面,还想问清楚事情缘由,现在,眼睁睁看着他们的公主守着婢女的尸体留在外面,而太后却心安理得在船舱里休息,兵部尚书连问清楚缘由都懒得问,一声令下,转身朝赵韫姝走过去。

        “公主放心,臣必定给巧云姑娘讨一个公道!”

        赵韫姝看了一眼人群里的箫誉,“你的王妃被关,与我半分关系没有。”

        说完,赵韫姝转头就走。

        镇宁侯立刻上前阻拦,“公主留步,留步,这件事我们必定给公主一个满意的解决方案,现在公主若是走了,两朝还如何......”

        镇宁侯急不择途,一下拽住赵韫姝衣裙的袖子。

        那袖子还是湿哒哒的。

        兵部尚书一脸怒火上前朝着镇宁侯的膝盖直接一脚踹过去,“放肆!我们公主也是你能碰的?松手!”

        镇宁侯让他猛地一踹,一时不防,没躲开,让踹了个结结实实。

        朝后一个趔趄的空当,松开了赵韫姝。

        兵部尚书带了赵韫姝就走。

        镇宁侯眼睁睁看着南国使臣上下全都乘坐小船靠岸离开,气的转头进了船舱。

        太后脸色很是难看的坐在高处,从骨子里透着一股虚弱,镇宁侯一进船舱,怒火之下,连基本礼仪也丢掷一旁,“太后娘娘到底做了什么?怎么能让南国的公主自己在外面待着,太后娘娘却在船舱里休息!”

        太后早就让赵韫姝折磨的脸面全无,此时被镇宁侯当众指着鼻子指责,怒急攻心,才被安顺下去的气息再次激荡,一张嘴又是一口血喷出来。

        “是哀家不让她进来吗?她自己不进来,哀家能有什么办法,镇宁侯与其在这里指责哀家做的对不对,不如问问你夫人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太后不敢和赵韫姝撒火。

        平时也忌惮镇宁侯。

        可都到这个份上了,她哪还能顾及那么多,心头憋屈的火气几乎一瞬间倾泻而出。

        “哀家想方设法给你收拾烂摊子,你不知感恩也就罢了,还要来指责哀家的不是?”

        镇宁侯让太后一句话砸懵,下意识去人群里找他夫人。

        顾瑶期期艾艾从人群里站出来,朝镇宁侯福了福,“母亲晕倒了。”

        顿了一下,顾瑶指了跪在地上的男人,“他指认,是母亲身边的嬷嬷买通了他,于今日躲藏在水底,将落水的巧云拖入水中旋涡,致使其淹死。”

        镇宁侯惊得瞳仁猛颤。

        旁边陈珩更是惊得瞬间脸色铁青,“胡言乱语什么!”

        顾瑶看着陈珩,压着眼底的讥讽,道:“他起先指认,是苏落买通了他,后来苏落逼问他过程,他自己乱了分寸,被韫姝公主逼问之后,就招供了母亲出来。”

        陈珩只觉得五雷轰顶。

        苏落?

        母亲?

        陈珩转头,一脚朝地上的男人踹过去,“谁指使你诬陷好人的?”

        那男人躲避不及,结结实实挨了一脚,尾椎骨差点被踹断,“你们都是达官贵人,拿我撒什么器气,我孩子被你们绑架了,逼着我来这里做着伤天害理的事,现在事情败露,我孩子生死未卜,你们全都来找我撒气?”

        这男人让磨搓的畏惧减少几分,愤怒增加几分。

        “都是做着下三滥的事,你们不去问当事人,都来问我?问我我已经给了答案了,还不满意?你们想听什么,告诉我,我说行了吧?

        把我孩子放了可以吗?救救我孩子可以吗?

        你们也都是为人父母的,都没有良心吗?

        我孩子才那么小,为了让我帮着你们害人,你们就绑走他,你们就一点点于心不安都没有吗!”

        他歇斯底里冲着陈珩吼,一双眼睛带着赤红,愤怒直接,流下的眼泪都带着丝丝血迹。

        “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知道,不论是那个叫苏落的还是那个叫什么镇宁侯夫人的,你都惹不起,所以你来踹我是吗?

        踹啊,踹死我,踹死我算了,反正我也没有活路。

        事情败露,难道我还有活路?

        踹死我吧!我不活了!”

        陈珩让他发癫的一阵嘶吼镇住,一时间嘴角颤动,却说不出一句话,只眼睁睁看着这个男人在他面前绝望哀嚎。

        陈珩攥拳,朝顾瑶看去。

        顾瑶抿唇,“母亲还昏迷不醒,太医刚刚诊脉,只说心神俱疲需要静养。”

        那男人顿时大笑起来,“害人的需要静养,被害的已经死了,我一个工具人被你们裹挟在这里,真特么的当真这天底下一点公平都没有了吗?都是你们特权的世界是吗?我们普通人,就只有死吗?死还得为你们服务是吗?”

        他笑着哭,哭着笑。

        “我们特么的连病都看不起,药都吃不起,生死都让你们掌控着,还不够,还要直接把人绑了?

        我会浮水,水性好,就是我最大的罪!

        我若是不懂水,我儿子也不至于被你们绑架,我也不会遭此横祸,所以,普通人有个傍身之计都是原罪,是吗?

        普通人活该活不起是吗!”

        他颤抖的嗓音骂着船舱里的每一个人。

        箫誉半垂着眼看他,他脚下,是一张画,画的简易又栩栩如生,可见画工了得。

        “放肆!这里有你大呼小叫的资格?”镇宁侯没好气的道:“杀人你还有理?带下去!”

        船上的护卫正要动手,刑部尚书看了箫誉一眼,两人对视一瞬,刑部尚书道:“带下去也该是我们刑部带下去吧,毕竟闹出人命!侯爷直接让人带下去,谁知道会不会杀人灭口篡改口供呢,下官说句不好听的,既然这件事涉及到尊夫人,侯爷貌似都没有资格插手吧?得避嫌。

        另外......

        他要带下去,镇宁侯夫人作为本案的唯一嫌疑人,也该被带走一同审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