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79章 不信

第179章 不信

        男人舔了嘴皮,气息急促,“你,你用银钱收买的我。”

        “我没有抓了你家人?”

        “没有。”

        “我用现银收买的你还是用的银票?”

        “银票。”

        “我给了你多少钱让你愿意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

        “一千两。”男人飞快的答,说完,转头朝太后道:“我真的没有撒谎,我害人是不对,我知道我错了,可真的是她指使的我。”

        不等太后开口,苏落飞快的又问,“我抓了你的孩子之后,当着孩子的面威胁的你?”

        “没有,你没让我见孩子,我......”男人这话一出,顿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立刻道:“你没抓我孩子,只用钱买通你!”

        然而这改口改的太过生硬,全场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太后皱了一下眉,旁边低低的嘈嘈切切的议论声已经在人群里蔓延开来。

        这嘈杂的议论让男人顿时更加慌乱紧张,不断的舔着嘴皮。

        苏落冷笑一下,跟着又问,“那我买通你的钱,是整银还是碎银?”

        “整银!”

        轰!

        议论声一瞬间变大。

        男人瞳仁猛地一颤,“不是,是银票,是银票,你用银票买通我,没有绑架我的家人。”

        他急促的解释。

        苏落连一眼都没再看他,转头朝太后道:“很明显,他在撒谎,到底是谁指使了他,只怕还要再审。”

        太后厌恶的看着那个男人。

        她根本不在乎到底是谁指使了他,她现在只想要个结果,有个结果能给赵韫姝交待就行。

        偏偏这男人竟然连苏落几句问话都招架不住。

        这就露馅了!

        蠢货!

        “够了!”太后烦躁呵斥,朝苏落道:“不过用一些迷魂技的把戏把人脑子绕晕了让他自己否定了自己的说法,难道这就能证明你的清白?

        南国公主带着丰厚的嫁妆过来,她爱慕誉儿,为了两国和睦而联姻。

        你明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她的对手,明知道只要她坚持,她一定能嫁给誉儿,到时候你自己的身份就不保,所以你才动手要害人!

        哀家真是没想到你竟然是这般狠毒的毒妇!

        就算他的供词颠三倒四,可你能证明你是清白的吗?这里面,只有你的作案动机最大!你还想狡辩什么,来人,把苏落给哀家拿下!”

        顾瑶险些以为今天就要白忙乎一场,却没料到太后竟然厌恶苏落到这般地步,这男人都口供颠三倒四了,太后都还能强行将苏落拿下。

        和珍妃相视一眼,顾瑶眼底眉梢带着得意的笑。

        太后一声令下,当即便有两个五大三粗的婆子上前,要把苏落羁押。

        苏落难以置信的看着太后,“娘娘就这样恨我?他撒谎撒的这样明显,娘娘都权当不见充耳不闻,一定要认定我有罪是吗?

        可以!

        我身份低微,没有后台,能给我撑腰的长公主殿下都被软禁在宫里了,我算什么东西!

        娘娘要抓便抓,我只能自认倒霉。”

        说完,苏落朝赵韫姝道:“恭喜你,为了你的婚事,整个朝廷都在保驾护航,但你晚上真能睡得安心?真正害你的凶手是谁你知道吗?你落水的时候被四皇子相救,肌肤相亲,你还能嫁给南淮王?你不仅不能,还搭上了自己婢女的一条命!现在,我就要被认定为凶手了,你笑得出来吗?”

        赵韫姝不得不承认。

        苏落这话,攻心到位。

        她几乎是一个瞬间,皱眉看向四皇子。

        珍妃立刻朝苏落怒喝,“苏落你什么意思,难道四殿下救人还错了?难道不该救?若是四殿下没有及时赶过去,现在躺在这里的,怕就不知是巧云!”

        苏落被两个婆子摁住,她微笑,“你们高兴就好,不过,我提醒韫姝公主,现在你如果让我被抓了,那我敢保证,你们南国想要的那批酒水,绝不会那么轻易到手!”

        “死到临头还要危言惑众?带下去!”太后怒不可遏的呵斥。

        皇上想要和南国定下酒水贸易往来,偏偏长公主和箫誉像是疯了一样,不肯把方子交出来,好不容易软硬兼施交出了一份方子,可酿造出来的东西根本和南国使臣要的不是一回事!

        为此皇上焦灼不堪。

        太后也跟着着急。

        现在苏落却在这里口出狂言?

        太后对她的厌恶瞬间达到顶峰,摆手,“带走,不要在哀家面前碍眼!”

        两个婆子立刻将苏落拖走。

        太后朝赵韫姝道:“让公主受惊了,发生今日的事情,哀家也很难过,巧云的家人,哀家必定全力弥补她的家人,可人死不能复活。”

        赵韫姝脸色不是太好看。

        她不傻。

        明摆着今儿是有人那她当刀,对苏落下手,端的一箭双雕的好计谋。

        苏落被除掉了,她失去一个婢女的同时......和四皇子有了肌肤之亲,别人不知道,但是她知道的清清楚楚,在水底的时候,四皇子借着给她渡气的理由,问了她,吻了很久。

        赵韫姝朝太后道:“我要知道,当时在人群里,是谁喊出那句话,说苏落推了本宫下水。”

        太后皱了皱眉。

        赵韫姝态度坚定,“我要知道。”

        皇后立刻道:“当时是谁看到了苏落推了韫姝公主?”

        人群里,大家你看我我看你。

        赵韫姝冷笑,“最好自己站出来承认,不然,谁也别上岸了,就在这船上待着吧,找不到人,本宫就一个一个把你们都丢进水里喂鱼。”

        “是她。”人群里,立刻有人指认。

        “对,就是她,当时我就站在她旁边。”

        “是她,没错。”

        户部尚书家的一位庶出的小姐被众人推搡出了人群。

        她惴惴不安看向太后,“臣女当真看到,是南淮王妃推了韫姝公主。”

        不等太后开口,赵韫姝朝她走过去,“你真是亲眼看到?”

        迎上赵韫姝不善的表情,那庶女瑟瑟发抖,点头,“是。”

        话音才落,她猛地一声惊叫。

        赵韫姝一把将她拖到围栏旁,弯腰把人腿一掀。

        扑通!

        那姑娘直接落入水中。

        赵韫姝拍拍手,转头看目瞪口呆的人群,“因为她说的,本宫一个字都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