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78章 男人

第178章 男人

        “真是牙尖嘴利能言善辩,难怪能把誉儿哄得团团转让他和皇上作对,哀家真是看错了你,只当你是个知进退,懂分寸,却没想到你竟是如此粗鄙无礼。

        今日不论你是不是凶手,你这般不知尊卑,这南淮王妃你也做到头了。”

        太后冷声怒斥完,转头朝赵韫姝道:“外面烈日晒着,你又才落了水,不如我们先进船舱,你换了衣裳喝完姜汤,我们回宫再行处理?”

        太后养尊处优这么多年,怎么经得住这烈日当头,她已经有点头晕脑胀,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晒得。

        赵韫姝瞥了苏落一眼,冷哼,“回宫?回什么宫?我的人死在这里,你让我回宫?”

        赵韫姝咄咄逼人看着太后,“我要一个说法,现在就要!”

        太后被顶撞的心口发疼,却发不出火,正要朝苏落怒斥,忽然从水面上飞了个人上来。

        是方才跳下水去救人的护卫。

        他手里提着一个穿着短打的男人,男人浑身滴着水,明显是从水里被捞出来的,那护卫带着人一上来,砰的将人丢到甲板上,转头朝太后抱拳行礼,“启禀娘娘,卑职等在水下搜寻巧云姑娘的时候,发现此人鬼鬼祟祟在船底,卑职立刻去追他,哪知他转头就游走,此人水性很好,卑职追了好一会儿才将人追住。”

        太后蹙眉看着瘫在地上的男人,“好端端的,你跑到船底做什么?”

        那人颤巍巍匍匐在地,“草,草民就是,就是来游水。”

        皇后顿时一声冷笑,“游水游到了皇家游船的船底下?再胡言乱语便大刑伺候!”

        珍妃冷笑,“还等什么,直接大刑伺候,看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们的船周围都有护卫跟着,岸边也有护卫,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水面上有个人游到咱们船底呢。”

        太后满肚子的火,直接一声令下,“杨嬷嬷!”

        杨嬷嬷得令,立刻上前,在外游船不可能带什么审讯的东西,杨嬷嬷直接借了太医的银针。

        一把银针攥在手里,走上前朝那男人的指甲缝里狠狠插进去。

        “啊!”

        十指连心,男人让银针刺的破吼惨叫,“我招,我招,别扎了,我招!”

        才两根银针刺入,他便熬不住这份疼,哭的眼泪鼻涕横流。

        “是,是南淮王妃让我把落水的人摁到水里淹死!”

        他颤着嗓子,一声喊了出来。

        顿时全场哗然。

        赵韫姝直接转头又一巴掌朝着苏落甩过去,“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这次苏落抬手挡住赵韫姝的巴掌。

        赵韫姝是金娇玉贵的公主,苏落是卖过下水干过苦力的小老百姓,手上的力气自然是比赵韫姝大。

        “我自然有的说,不是我做的,就不是我做的,公主难道心里不清楚是不是我把你推下水的?不是我把你推下水,但人群里却有不敢露面的臭虫说是我推得。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现在出来一个攀咬指证我的,也未必就是真的!”

        赵韫姝眼底带着赤红,恶狠狠的瞪着苏落,苏落攥着她的手腕,看着她,一字一顿,“不是我!”

        赵韫姝冷哼一声,将苏落的手甩开,“和本宫说不着,本宫只要结果!”

        赵韫姝这样说,明显是认同了苏落的那番话。

        这让顾瑶有些意外,她抿了抿唇,道:“我也觉得苏落不会做出这种事,以前在镇宁侯府,苏落是有着名正言顺婚约的世子夫人未婚妻,可我去府里的时候,她哪怕再不高兴,也从未对我做过什么。

        对我尚且都能忍耐推让,她怎么可能对南国的公主下手呢?这太不合理了。”

        顾瑶看似是牺牲了自己的颜面给苏落开脱,可字字句句却提醒着别人苏落的过往,和苏落的作案动机。

        瘫在地上的男人手指被银针扎的血流不止,疼的抓心挠肺。

        “我没有撒谎,真的是南淮王妃吩咐我的,他让我提前在金水河等着,就在刚刚的位置,那位置有个旋涡,她说到时候会从船上掉人下来,让我把掉下来的人摁住,推进旋涡里。

        我以为只掉下来一个人,我没想到会掉下来两个。

        第一个人掉下来的时候,我正要上前去拖她,忽然从后面来了个男人,他直接把人救走了,紧跟着上面又掉下来一个,我就把另外一个拖进了旋涡。

        我和这些人无冤无仇的,我怎么会害人!”

        太后一张脸铁青至极。

        恶狠狠的看着苏落,“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苏落道:“我当然有话要说。第一,他说,是我提前买通他,让他在这金水河上等着,等游船到了的时候,从船上掉下人,他负责把人淹死,而刚刚在人群里大家也听到了,有人说是我把韫姝公主推下了船。

        那么,问题来了。

        我是今儿一早才收到消息,宫里传来的消息,说长公主殿下要来金水河陪着韫姝公主过朝花节,让我过去作陪。

        传话的内侍长什么样我记得清清楚楚。

        在收到宫里的消息之前,我是没有准备来这里的,既然是这样临时的上船,我又如何能提前安排人在预定线路等着呢?这整艘船上,难不成有哪家的贵女或者哪位妃嫔或者哪位公主是被我买通了的?

        结果我是按照宫中传召来了这金水河上了这油画坊,长公主殿下人呢?

        是谁传的虚假消息难道不值得一查?

        第二......”

        苏落转头看地上瘫着的男人。

        “你说是我买通了你去淹死掉下船的人,那好,我问你,是我亲自找的你还是谁借了我的名义去找的你?”

        那男人眼珠乱转,慌乱不堪,又一口咬定,“是你亲自去找的我,你找到我家的!”

        苏落一笑,“好,我亲自去找的你,我是自己去的还是带着婢女?”

        男人道:“你自己来的!”

        “我是乘坐马车去的还是走去的?”

        “你走来的,反正你来我家的时候是走来的,至于马车是不是停在巷子口我不知道!”

        “我找到你,是用银钱收买你还是抓了你的家人威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