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74章 难看

第174章 难看

        “你一个卑贱的平民,一无所有,不过就是有几分姿色罢了,你能给箫誉带来什么好处?”

        从马车下来,苏落往花船过去的路上被人挡住了去路。

        赵韫姝带着一脸桀骜不驯,扬着下颚讥诮的看着苏落。

        “我不会善罢甘休的,我这次特意千里迢迢从南国过来,就是为了和箫誉成亲,他的王妃,只能是我,你若是识相,就自己离开,若是不识相,别怪我没有警告过你。”

        苏落看着这位跋扈的公主,“你是从王爷那里得不到回应,所以准备从我下手吗?”

        “放肆!怎么和公主说话呢!贱人!”赵韫姝身侧的婢女立刻朝着苏落一声冷呵,扬手一巴掌就要朝苏落脸上掌掴过来。

        被玉珠抬手将她手腕攥住,又狠狠甩开。

        那婢女跟着赵韫姝,在南国就横行霸道惯了,何曾被人这样下过脸面,顿时面颊涨红,带着恼羞成怒,“好大的胆子,公主面前你也敢放肆!”

        玉珠嗤笑,“你的意思是,你刚刚是奉了你们公主的命令要打我们王妃?”

        说完,玉珠转头朝着旁边高喊一句。

        “有没有吃瓜看八卦的,南国公主指令身边奴婢想要掌掴南淮王妃,原因竟然是因为王爷不肯娶她!”

        玉珠一嗓子喊出去,赵韫姝的脸都绿了。

        满目杀气直射苏落,“你要干什么!”

        苏落笑道:“只是把你婢女刚刚奉命要打我的事告诉告诉别人,我这人有个习惯,喜欢聊天,喜欢分享,公主还有什么要问的,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你!”

        感觉到周围越来越多的目光看过来,赵韫姝一张脸黢黑,咬牙切齿瞪着苏落,“想和我斗是吗?既然你敬酒不吃,那我就只能让你知道知道后果!哼,我们走!”

        宽大的衣袖一甩,赵韫姝带着自己的婢女转头离开,径直朝花船那边而去。

        苏落叹了口气,呀朝着同样的方向走。

        今儿的花朝节,为了让这位韫姝公主感受到我朝花朝节的气氛,宫里特意安排了花船游,不少贵女名媛,甚至公主妃嫔都在花船上。

        苏落上船的时候,赵韫姝已经在席位上落座,她就坐在太后的下首。

        太后坐在主位,右边是皇后,左边是赵韫姝。

        皇后的一侧是珍妃,赵韫姝的一侧是皇后嫡出的公主,后面雁翅排开一串公主贵女。

        苏落一眼扫过去,并未看到长公主。

        她是因为收到要陪长公主的通传才来的,结果却没看到长公主,顿时心里提了一口气,只是进都进来了,只能款款上前,行礼问安。

        太后觑着苏落,眼见苏落半屈膝行礼,却并未让她起身,只道:“今儿这一身穿的俏丽,哀家就喜欢小姑娘穿的艳丽些,不像云霞,小小年纪总是穿的太肃静,哀家得让她和你好好学学。”

        云霞在上次宫宴上陷害苏落不成,后来被箫誉报复烧了寝宫还剃了阴阳头,不少人都知道。

        此时太后不让苏落起身,却和她说这样得家常,意味着什么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大家各怀心思的看着苏落。

        苏落半蹲在那里,“多谢太后娘娘夸奖。”

        太后笑道:“叫太后娘娘生分了,誉儿叫哀家外祖母,你也该叫一声外祖母的,只是......”

        太后皱眉,“好像你还没有上萧家的宗室玉牒?”

        一众宾客里,当即便有一个和苏落差不多年纪的小姑娘笑道:“听说南淮王的祖母曾经和南淮王妃拌过嘴,王爷为了哄王妃高兴,还烧了他祖母住的院子。”

        太后顿时脸色一沉,“还有这种事?”

        苏落彻底明白,今儿这朝花节,她怕是不会比以前轻松。

        摆正心态,苏落深吸一口气,曲着腿半蹲在那里。

        “哀家问你话呢,当真有这种事?”太后一拍桌子,语气不善的朝苏落道。

        苏落想着箫誉给她的底气,气定神闲道:“启禀太后娘娘,那时我还没有与王爷成亲,是在别院收到长公主府婢女的通传,说是长公主殿下要见我。

        我当时带着婢女玉珠前往长公主府,结果长公主殿下进宫了,并未在府中。

        而是祖母那边假借了长公主殿下的名义,在见完宫中杨嬷嬷之后立刻见了我。

        见面呢,也没说别的,只是说,我是被镇宁侯府撵出府的破鞋,下贱不堪,配不上南淮王,让我有点自知之明,有多远滚多远。”

        苏落面上带着从容的笑,话说的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太后根本没料到她会直接把这种不堪入耳的话说出来。

        在苏落话音落下一瞬,太后震怒的一拍桌子,“放肆!”

        苏落跟着就道:“我当时也觉得这话不妥,这话放肆,毕竟我再是破鞋,也是陛下圣旨赐婚的,这话传出去,岂不是告诉大家她对陛下不满?”

        太后骂的是苏落放肆。

        却被苏落偷换概念。

        偏偏太后反驳不得,顿时一口气堵得嗓子眼发疼。

        眼底带着细碎的怨毒,太后看着苏落,“你是觉得,是哀家跟前的杨嬷嬷教唆她如此了?”

        太后语气里的怒火明明白白。

        满座宾客全都看着苏落。

        顾瑶眼底带着幸灾乐祸,和斜对面的珍妃相视一笑。

        苏落平静的回禀太后,“我只是陈述事实,当天确实是杨嬷嬷离开不到一刻钟的功夫,祖母假传口信叫了我,前因后果,我不敢隐瞒,既然太后娘娘问我,我自然是要完完整整原原本本的说出来。

        免得太后娘娘听了别人的传言,心里动怒,伤了身体。

        哦,对了,事发之后,长公主殿下回府就杖毙了当时假传口信儿的婢女和小厮,并且王爷发话,将祖母跟前一个丫鬟许配给了府中的小厮。”

        这事儿不是什么秘密,知道的人不少。

        但是被苏落以这样的方式,前因后果的说出来,那意思就又不一样了。

        长公主和南淮王看上去处置的是萧家老太太跟前的人,但实际上打的谁的脸?

        太后的脸!

        因为归根到底,是太后跟前的杨嬷嬷离开之后,才发生的这些事。

        太后一张脸,五光十色的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