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69章 脸色

第169章 脸色

        他才把长公主赶进冷宫,难道现在又要把人请出来?

        那他成了什么!

        怒火在心头游窜,皇上想到长公主临走的时候说的那句话:陛下如此绝情绝义,那你最好不要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

        当着南国使臣的面,他不可能发怒,更不可能把长公主请出来。

        手指紧紧的收拢,皇上指甲刺着掌心,压制着滔天的怒火,面上扯出得体的笑容,甚至笑的更加明朗,“那酒厂?那是朕的酒厂!”

        南国使臣没有怀疑。

        只恍然大悟,兵部尚书笑道:“难怪,我们去打听那酒厂,什么都打听不到,只知道是新开的原来竟是陛下的,这是陛下御用的私人酒厂?”

        皇上笑道:“朕闲来无事,办了用来放松心情,乏累狠了的时候,去那边转转。”

        兵部尚书就道:“既是陛下的酒厂,那就更加方便了,不瞒陛下,我们看中了今儿南淮王带出来的那坛子酒,想要尝一下,如果味道不错,我们想要引进南国,这对陛下来说也是好事,或者,陛下可以将方子卖给我们。

        我们两朝比邻而居,若是能有这样稳固的贸易往来,对两朝的平稳发展也是有好处的。”

        兵部尚书这话说的没错。

        两个比邻而居的国家,如果有稳定的贸易往来,那就会牵扯越来越多的利益关系,利益关系多了,就算是想要动兵打仗,都要掂量一下损失是不是但付得起,

        而两国若是没有任何经济往来,那一旦发生战争,强国对弱国,根本不需要犹豫,因为发动战争也不会损失强国分毫,反而会带来更大的利益。

        这也是为什么各国之间都想寻求对外贸易的原因之一。

        这个道理皇上自然是明白的。

        “今夜太晚了,明儿朕必定让人将这酒水给各位送到驿馆去。”

        南国的几位朝臣彼此相视一眼,最终兵部尚书笑道:“臣等之所以连夜进宫,其实就是想要尽快尝到那酒水的滋味。

        我们南国人好酒,天下皆知,我们也不怕陛下笑话,闻到那样好闻的酒水,今儿若是尝不到滋味,只怕夜里都睡不着。

        如此,就只能辛苦陛下,派人跑一趟,抱一坛子酒过来,咱们先尝尝滋味,至于合作,明日再定下也不迟。”

        兵部尚书把话说的这样直白。

        等于是毫无回旋的余地。

        皇上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

        只能咬牙答应,“好,既是如此,那几位稍后,朕派人去取!”

        说完,皇上转头朝身后的内侍总管道:“你亲自去一趟。”

        内侍总管得令,当即领命离开。

        别院。

        一场激烈过后,箫誉温柔的亲吻苏落的眼角嘴角耳畔。

        苏落让折腾的全身发软,“下去,我要被你压死了。”

        箫誉闷笑,“刚刚不是还挺舒服?现在就说被我压死了,没良心,白喂你了。”

        一个喂字让苏落面红耳赤,含嗔带怪飞瞪了箫誉一眼,箫誉笑道:“抱你去洗澡好不好,洗干净了睡觉,不过今儿夜里我怕是陪不成你睡了,乖宝只能自己睡。”

        箫誉说着话,翻身下床。

        早有婢女将热水放好,箫誉抱了苏落去盥洗室。

        苏落软绵绵的攀着箫誉的脖颈,“怎么?”

        箫誉道:“可能要和南国的人过过招,别担心,你夫君这点本事还是有的,你踏踏实实睡,养好了精神明天晚上咱们试一试册子上说的第五种姿势好不好?”

        正经不过一瞬间。

        两人在床榻上折腾了许久,苏落明明都被折腾的快要散架,也不知道箫誉哪来的那么大的精力,进了宽大的浴桶中,竟然还能再来。

        苏落几乎是昏睡着被从浴桶里抱出,被擦干身体,塞入被窝。

        箫誉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她都不知道。

        大雨还在下。

        巨大的雨声带着电闪雷鸣,平安立在正房院外,穿着蓑衣,“宫里派了禁军去了酒厂那边,逼着那边交出王爷今儿带走的那坛子酒。

        酒厂那边哪有酒水,拿不出来,禁军就搜查了酒坊。

        眼见确实是找不到现成的酒水,又不能把王妃今儿刚刚封了坛子的带走,就找到咱们这里。

        现在禁军首领正在会客厅等着。”

        箫誉一面朝外走,一面道:“等了多久?”

        “大概一刻钟了,王爷没出来,卑职也就没让人回禀。”总不能是为了这种事去打破屋里箫誉的好事吧。

        平安可有眼色了呢~

        带着一身水汽,箫誉提着酒坛子进了会客厅。

        禁军统领早就等得心急如焚,正要让人再去催,听到门口动静,立刻迎起来,“王爷!”

        一眼看到箫誉手里提着的酒坛子,禁军统领松下半口气,“王爷歇息便是,下官这就回宫复命,内侍总管还在宫门口等着呢。”

        他说着话,陪着笑,伸手去拿箫誉手里的酒坛子。

        箫誉动作躲避,笑的混不吝,“想拿走?凭什么呢?我家酒坊酿出来的酒,凭什么让你这么就拿走呢,谁知道你拿走之后要做什么?”

        禁军统领没料到他竟然不给。

        立刻道:“王爷,事关我朝和南国的贸易,不是小事,还请王爷把酒给卑职,不瞒王爷说,下官今儿收到的命令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将酒带回去。”

        箫誉想了想,忽然一笑,“只说是把酒带回去,但并没有说把酒怎么带回去对不对?”

        禁军统领跟不上箫誉的思路。

        箫誉道:“既是如此,我给你倒一碗,你端回去复命就是,陛下如果问起来,你就说,我舍不得多给,把问题都丢给我,有什么事让陛下只管找我问责就是,如此你也算是完成任务了,对不对?我不算是为难你吧。”

        禁军统领:......

        他总觉得哪里好像不太对。

        但是又反驳不得。

        “王爷,您还是把酒坛子给下官吧,这端一碗酒回去算怎么回事,这......”

        箫誉沉了脸,“酒是我的,酒厂也是我家的,这酒怎么给我说了算没问题吧?想要一坛子的话,那就劳驾你再去别处找找,问我要,就是只有一碗!”

        禁军统领:......

        他简直难以想象,他端着一碗酒进御书房复命的时候,皇上会是什么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