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67章 思路

第167章 思路

        “王妃,陈世子还在门口呢。”

        春杏撑着雨伞从外面跑进来,雨伞一收,抖了抖身上沾着的水珠子,将雨伞往旁边地上一靠立,抬脚进了里屋。

        苏落正立在窗边看外面大雨。

        这雨来的又急下的又大,不过瞬间的功夫,前一刻还落日余晖照在院中花丛,这一瞬就眼前白茫茫一片,水汽大的甚至看不到院中的花草。

        豆大的雨点子噼里啪啦的落地,在地上溅起一朵又一朵的水花。

        春杏倒了一盏热茶送到苏落跟前。

        苏落只当是没听到刚刚春杏的话,陈珩在不在门前,淋没淋雨,已经和她没有关系里,她满心里都是另外一个男人,箫誉淋雨了吗?什么时候回来呢?会喜欢吃她做的马蹄糕吗?

        屋里点了灯,灯火通明间,苏落看了会儿下雨,没了兴致,转头走到桌案后,拿起箫誉专门给她找来的有关酿酒的书本看。

        南国人喜欢烈性酒,烈性酒......怎么才能让这酒水更烈一些呢?

        苏落蹙着眉头,忽然想起娘亲曾经提到的一个方子,好像是叫......蒸馏酒?

        这三个字从脑海里清晰的出现,苏落紧蹙的眉头骤然松开,她立刻取了纸提了笔,刷刷埋头开始写。

        蒸馏酒怎么做她没有一丁点的经验。

        现在只能先把脑子里回想起来的娘亲说过的那些话先写下来,然后再去想办法尝试。

        苏落在屋里兴奋的奋笔疾书,大门外,雨地里,陈珩赎罪一般的淋在那里,雨水冲击头顶,噼啪的,砸的他浑身冰冷。

        金宝实在心疼的不行,劝说又无用,只能派人回去给府里传话。

        镇宁侯得知陈珩这样在苏落的门前糟践身体糟践镇宁侯府的门楣,气的差点吐血,转手一巴掌甩到镇宁侯夫人的脸上,“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一天到晚没完没了的丢人现眼!还不去把人弄回来!”

        镇宁侯夫人短短几日被镇宁侯打了两次。

        屈辱在心头喷发,全都转为对苏落的怨恨。

        都怪苏落这个小贱人,若非苏落,他们家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她到现在都会被人嚼舌根,说她和府里的下人不干不净,陈珩又是不人不鬼的放不下苏落,鬼迷心窍一样被苏落迷得神魂颠倒,瑶儿更是可怜,好好一个新媳妇,进门就是独守空房过得活像个寡妇......她甚至把陈五都折了,

        要不是苏落,陈五怎么会被箫誉抓住。

        镇宁侯夫人气的恨不得扒了苏落的皮。

        捂着火辣辣的脸,镇宁侯夫人从镇宁侯的书房出来,冒雨前往苏落的别院门前,亲自去把陈珩带回来。

        人仰马翻的动静惊动了顾瑶,她立在门口,冷眼看着一群人前呼后拥的将陈珩带进院子,连上前关心一句的欲望都没有。

        只有陈珩被送到屋门口的时候,她才不得不当着镇宁侯夫人的面,做出关心的样子,“天,这是怎么了?”

        镇宁侯夫人怎么有脸说他是为了一个贱人把自己折腾成这样的,心里憋着火气,此时说话格外的不客气,“能怎么,自然是淋了雨伤风了,快去请太医。”

        她的不客气让顾瑶心里越发的冷,应了一声,没再多问,只说要亲自去请太医,躲开了。

        陈珩全身滚烫着,人意识不清的迷糊着,嘴里口口声声念着:落落,落落......

        镇宁侯夫人恨不得堵住他的嘴。

        太医很快过来,立在床榻边给陈珩诊脉,一屋子安静的落针可闻,陈珩那含糊不清的昏迷呓语就越发清晰。

        落落,别走,我爱你,我真的爱你,落落......

        他一声接一声。

        每一声都像是一个清脆的耳光打在顾瑶脸上,一屋子人各揣心思,顾瑶心头却是一点涟漪都没有泛起。

        死透了的心,再怎么扎也扎不疼了。

        只可怜太医,恨不得戳聋自己个。

        飞快的给陈珩诊了脉,留了药方,太医麻溜离开。

        知道的太多容易丧命的啊!

        陈珩烧的滚烫,满口说着情啊爱啊落落啊,这样子,镇宁侯夫人也没办法让顾瑶照顾他,只能留了金宝在这里照顾,她将顾瑶带回了自己的院子。

        “好孩子,怨怪姑母吗?”镇宁侯夫人拉了顾瑶的手,心疼的哭,“姑母害了你。”

        顾瑶连一颗眼泪都没有,她摇头,“姑母别这样说,当时是我自愿的,再说了,当时表哥也没多喜欢苏落,谁知道后来就痴迷了呢,归根到底都是苏落的错,姑母别自责。”

        镇宁侯夫人一把抱住顾瑶,颤巍巍的哭起来,“我必定让那贱人不得好死。”

        顾瑶就道:“朝花节的时候,我不想出去了。”

        镇宁侯夫人一愣,有些没有跟上顾瑶的思路。

        她泪眼婆娑看顾瑶,顾瑶平静的道:“世子爷先是在宫宴上那般,今儿又在苏落门口淋雨,必定是要闹得人尽皆知,到时候闲言碎语还不知道要多难听,朝花节上各个府邸的名媛贵女都要去,我不想被人当猴看,更不想让苏落当众奚落我,我就不去了吧,提前和母亲说一下。”

        镇宁侯夫人顿时心头冒出一些想法。

        朝花节,人潮涌动,苏落......如果能在那人潮涌动里除掉苏落......

        顾瑶觑着镇宁侯夫人的脸色,不动声色的补充一句,“我听人说,朝花节的时候,南国的使臣必定是要去逛一逛的,到时候世子爷病情若是没有恢复,说不定就是南淮王作陪,那苏落可能也不会去朝花节的,毕竟没人陪。”

        镇宁侯夫人摩挲着手指,不过转眼间,心里已经有了计划。

        顾瑶陪在镇宁侯夫人身边那么多年,她什么神色代表着什么心思,顾瑶一清二楚。

        知道这是把话递进她心里了,也就不多停留,“母亲,我今儿有点不舒服,想要早点歇息了,明儿一早我过去看表哥。”

        镇宁侯夫人心里琢磨着自己的计划,朝顾瑶点头,“你快去歇着,你表哥那里有金宝呢,没事。”

        等顾瑶一走,镇宁侯夫人立刻叫了自己的贴身嬷嬷,“等雨一停,立刻去请大佛寺的汇通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