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66章 不舍

第166章 不舍

        陈珩立在别院大门对面的柳树下,傍晚的天色带着一层薄薄的雾霭,让人看不真切。

        只是苏落在镇宁侯府住了那么久,一眼便能认出,那是陈珩。

        认出了,却没多看,由着玉珠扶着下了马车,苏落提着食盒转身进府。

        “落落!”陈珩眼睁睁看着苏落朝自己这边看了一眼,却见这人仿佛没看到自己似的又转开目光离开,一瞬间心里像是被锋利的刀子戳过一样,疼的上不来气,他大步朝苏落那边走过去。

        苏落想要当做没听见,加快了进府的步伐。

        哪料到陈珩直接一个脚尖点地纵身飞起,再落地,直接落到了她面前。

        “落落!”陈珩语气里带着急促的喘息,垂着眼,叫苏落。

        他想抓住苏落的手,苏落一步后退,躲开,看了一眼全都朝这边看过来的门口守卫,挺直了脊背回视陈珩,“世子有何事?我家王爷尚未回来,世子不妨再等片刻。”

        她冷冰冰的声音说着我家王爷四个字,陈珩嘴角颤抖,“你一定要这样刺激我吗?南国的公主铁了心要嫁给箫誉,你真的觉得你在箫誉心里的地位,能和南国公主带来的利益去比?

        别天真了,箫誉一定会娶南国公主的,到时候你该怎么办?

        他昨天在宫宴上,不过是装模作样,不想得个被人戳脊梁骨的骂名而已,他堂而皇之的拒绝婚事,将你带回家,可之后呢?

        不瞒你说,今日我们府里宴请南国使臣,箫誉从中作梗,硬是阻拦了南国使臣在我府里用饭。

        为什么?

        还不是怕我们阻挠他和南国公主的婚事。

        你清醒点,等他和赵韫姝的婚事定下来,你连命都没了。

        跟我走吧。”

        最后一句,陈珩说的急迫又哀切。

        他是真的想让苏落和他走。

        玉珠立在苏落身后,两只手的手指紧紧的纠缠在一起,愤怒的瞪着陈珩。

        她们家王爷才不是那种人。

        苏落提着食盒,看着陈珩,“多谢世子爷的关心,如果没有旁的事,我先回家了,以后世子爷没有要紧事不要来找我了。”

        顿了一下,苏落又补充一句,“有要紧事也不要找我了,世子爷的要紧事都和我无关,我的要紧事也不用世子爷操心的。”

        苏落疏离又客气的颔首,后退一步,转脚朝府邸大门走过去。

        陈珩下意识一把抓住苏落的手臂。

        玉珠几乎同时伸手,一把抓住陈珩的手臂。

        这样的冒犯,若是往常,陈珩必定恼怒,可今日他的目光却直直的落在那食盒上。

        食盒里的味道他能清清楚楚的感受到,那里面装着的,应该是马蹄糕。

        苏落一向擅长做马蹄糕。

        以往他若是晚上事物繁杂,在书房忙的时间长了,苏落总会送一碟马蹄糕过来给他当宵夜,还会煮一点甜汤。

        现在苏落却要提着食盒回这个所谓的别院。

        她给谁做的点心?

        给箫誉吗?

        陈珩嫉妒的快要疯了。

        知道苏落已经嫁给了箫誉,可眼睁睁看着苏落拿着曾经给他吃的点心现在又去给别人,他还是受不了。

        眼眶一瞬间就红了,他痴怨的看着苏落,“落落,跟我走吧,我以前有做的不好的地方,我全都改,以前我忽略你的地方,我全都弥补,我们之间有五年啊,五年的感情你不可能说忘记就忘记。”

        最后一句,也不知道是说给苏落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苏落冷漠的看着陈珩,“世子如果再不松手离开,别怪我不客气了,其实我本来也不该客气,你我之间,是血海深仇,我爹娘怎么死的你一清二楚,我都没有必要和你客气,只是我不想给我家王爷招惹不必要麻烦,但是这个仇,我一定会报。

        或者,世子当真放不下我的话,也可以考虑带着你父亲一起,畏罪自尽,如此也算是给我一个交代?”

        陈珩倏地眼皮一跳,神情瞬间狰狞下来,“当年的事,一定有误会。”

        “那世子不妨回去和你父亲问清楚了,是不是有误会,有什么误会,世子都问的清清楚楚,不然,你觉得你配来找我吗?

        我的爹娘死在你父亲手里,你却在这里和我上演痴情未褪?只会让我觉得你恶心,你比你父亲,更让人作呕。”

        说完,苏落看了玉珠一眼。

        玉珠会意,捏着陈珩手腕的手立刻加大了力气。

        陈珩已经让苏落几句话戳的心肝肺都疼的受不住,被玉珠这样一捏,也就没有多纠缠就松开了苏落。

        苏落抽手,没再多说一句话,提了食盒离开。

        望着那道背影,陈珩心里难过的鼻子根都是酸的。

        苏落穿着一条亮蓝色的衣裙,隐约中,以前在镇宁侯府,苏落也有一条这样颜色的衣裙,她俏生生的立在他跟前问他,这个裙子好看吗?

        他当时是如何说的?

        原以为模糊的记忆在这一刻清晰的不能再清晰,他说:不要拿这些小事来烦我,我一天要忙死了,你特意拦了我的路,就问一句裙子好不好看?不无聊吗?

        陈珩简直想要钻回当初,打死那个时候的自己。

        他到底是揣了一颗什么样的铁石心肠才能说出这样无情的话。

        那时候他没注意,或者注意了也没往心里去,但现在清清楚楚的在脑海里出现苏落当初的眼神。

        那带着欢喜的眼神一寸一寸的黯然下去,最后连眼皮都耷拉了,怯怯的说:“好。”

        饶是如此,苏落也没有转身离开,而是他不耐烦的挥手让苏落别挡路,大步离开了。

        他是个畜生吗!

        陈珩懊恼的几乎站不住。

        他当年到底都干过些什么啊。

        金宝立在柳树下,看着陈珩,明明人还是那个人,身影却在落日的余晖里显得那么孤寂落寞。

        金宝心疼陈珩,叹了口气,走上前去,“世子爷,先回吧,还有好多事情要处理。”

        陈珩怔怔的望着眼前的那道门,有一种此时若是走了就再也见不到苏落的错觉。

        他舍不得走,哪怕是在这门口站着,他也不想走,他不能就这样把原本属于他的人彻底放手。

        金宝仰头看了一眼天,“爷,走吧,怕是要下雨。”

        陈珩转头看金宝,怔然的目光在金宝脸上停留一瞬,又抬眼看天。

        刚刚还有落日的余晖了,这刹那间就已经是黑云压城了。

        起风了。

        风卷着砂石落叶,卷起了陈珩的衣摆,豆大的雨点子噼里啪啦的砸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