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64章 合作

第164章 合作

        领队的朝臣是南国的兵部尚书。

        他闭着眼睛假寐,闻言嘴角带着一点讥诮的冷笑,“镇宁侯府能不能压制的住箫誉重要吗?”

        问话的朝臣愣了一下,“可是南淮王不愿意娶公主啊。”

        兵部尚书就道:“陛下本来也不打算让公主当真嫁过来,只不过公主自己非要闹腾着下嫁,陛下没办法才让她跟着一起过来。

        现在不是正好吗?

        公主要嫁,他不肯娶,那我们就把这个作为谈的资本,让他们在酒水关税上将税收降到最低。”

        同车朝臣立刻醒悟,“陛下原来是这个意思,我等都白担心了,陛下果然深谋远虑,只是......镇宁侯府统领的八大世家掌控着他们的各项命脉,之前的税收,十有八九都是进了这些世家的腰包。

        我们如果要降低税收,镇宁侯府和那些世家能同意吗?”

        “所以我们更要找镇宁侯府合作了,只要镇宁侯能确保这关税降低,或者减免,我们就能用银子喂饱他。

        喂饱一个镇宁侯才用多少钱。

        再者......”

        兵部尚书声音顿了一下,没有继续说下去。

        再者,镇宁侯府都能花重金买通他们的钦天监掌使,可见还是想要和他们南国有一定程度的合作的。

        这不是正好吗?

        正说这话,外面忽然飘进来一股浓烈的酒香味。

        酒味霸道,香气浓厚绵长。

        这一股酒香气味传进来一瞬,整个马车里的人全都声音一顿,精神一震,刷的掀开车帘朝外看。

        这是什么酒坊?

        怎么香味这么浓!

        而且是他们南国人喜欢的烈酒。

        就连始终闭着眼的兵部尚书都睁开眼朝外瞧。

        外面没有瞧见什么酒坊,倒是看到一辆奢华的马车,马车车辕上坐着的人他们全都眼熟。

        正是昨日在城门口将刘大人带下去乱棍打死的那位南淮王的亲随,好像是叫平安。

        酒香气就是从这马车里传出来的,绝对不会有错。

        “大人,南淮王从哪里买来的酒水,闻着好香啊。”车里的朝臣全都朝兵部尚书看去。

        好想喝。

        “他能买到,镇宁侯必定也能买到,等会去了镇宁侯府,敞开喝!”兵部尚书眼睛黏在对面那辆车上,道。

        他喝了这么多年的酒,什么品类的都尝过,但是从来没有闻过这么浓厚的酒香气,看来这次过来,真是来对了。

        镇宁侯府。

        镇宁侯和陈珩一早就在门口等着了。

        昨日宫宴,镇宁侯借故身体不适,没有参加,今儿特意在府里办了酒席弥补昨日的不敬之情,等南国使臣的马车一到,镇宁侯立刻热情的将人迎进去。

        酒席已经摆好,进了府,一行人直接入席。

        镇宁侯笑着在主位落座,“怎么公主殿下没有过来?几位昨日在南淮王府睡得可好?”

        兵部尚书没发话,另外一位南国朝臣便不悦道:“昨天南淮王府着大火,侯爷不知道?”

        镇宁侯一愣,一脸惊疑,转头看陈珩,“有这等事?”

        陈珩点头,“昨天晚上后半夜,南淮王府忽然起了大火,火势凶悍,险些将公主入住的那院子烧成灰,幸好公主的护卫功夫高强才将公主救出,不然必定是要出事的。”

        镇宁侯满面愤怒,“怎么会闹出这种事?南淮王也太过分了,他就算是不愿意和韫姝公主......”话音一顿,镇宁侯像是失言了一般倏地停下,然后扯起一点尴尬的笑,“应该是一场意外吧。”

        南国几位朝臣冷哼。

        “是不是意外不知道,只知道诺大的长公主府,偏偏就我们公主殿下住的那个院子起了火,你们可真有待客之道!”

        镇宁侯忙道:“几位息怒,昨儿让几位受惊了,今儿我好好给几位大人压惊赔罪。”

        兵部尚书就笑,“镇宁侯代表得了其他人?”

        这其他人指的什么,他没明说,但镇宁侯岂能听不明白。

        “别的代表不了,但是备下我朝最好的酒水来招待几位,还是代表的了的,昨日的宴席,我听世子回来和我说了,几位大人也都没有用好,今儿咱们的酒水,都是御用的最好的酒水。”

        镇宁侯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然而桌上的人却无人动筷子。

        镇宁侯只当是大家对他的尊重和客气,笑道:“听说这次几位大人过来,是想要协商酒水一事,凑巧,我在乾州有一处酒坊,乾州离着南国不远,倒是方便和南国贸易往来,那酒坊里的酒,品质不逊色御用酒水的。”

        镇宁侯主动抛出橄榄枝。

        然而桌上的人依旧没有动筷子。

        镇宁侯一时间有些拿不定对方的意思,和陈珩相视一眼,陈珩笑着起身,捞起桌上一只开了封的酒坛子,“各位尝尝这个酒,这是我们今年御用酒水里,酒性最烈的一种,虽然酒烈,但是这酒香味浓厚,回味无穷,各位大人品鉴品鉴。”

        陈珩依次给那几位南国朝臣将酒盏斟满。

        可那几位朝臣,却无一人动筷子,也无一人动酒杯。

        镇宁侯和陈珩双双对视,眼底都是茫然:什么情况?

        镇宁侯略向前欠了一点身子,朝南国的兵部尚书道:“可是......有什么问题?”

        南国的兵部尚书冷笑着道:“我们来了贵朝,赴的第一场私宴便是侯爷这里,原想着侯爷和我们南国是有缘分的,咱们也有先前的感情基础,却没想到......侯爷当真是觉得我南国酿不出自己的酒水就可以任凭你哄骗了?”

        这话说的镇宁侯满头雾水。

        南国的兵部尚书却直接拉开凳子起身。

        他一起身,其他几位跟着来的朝臣也哗啦起身,

        镇宁侯坐不住,立刻跟着起来,“几位大人这是什么意思?是小侯哪里做的不对?还请几位大人明示。”

        兵部尚书讥诮笑道:“侯爷口口声声说,招待我们用的酒水,是你朝最好的酒水,就这样味道清淡毫无诱人气息的酒水,你说是最好的?当真以为我们是傻的?既然侯爷没有诚心合作,那我们也不多叨扰了。”

        说完,兵部尚书转头朝外走。

        其他朝臣立刻跟上。

        镇宁侯赶紧绕出桌子上前去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