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59章 机会

第159章 机会

        箫誉语落,皇上铁青着脸愤然在桌上重重一拍。

        那一拍,拍的皇上手疼不疼皇后不知道,但是她眼睁睁看到皇上拍完桌子之后,暗戳戳的在桌面底下甩了甩手。

        就......

        皇上脸色铁青,带着熊熊怒火,“放肆!”

        他低吼一句,似乎要将整场宴席受的气全在这一声吼里发泄出来。

        “南国的公主愿意嫁给你,那是瞧得起你!”

        箫誉反唇讥笑,“那她不嫁给别人,是瞧不起别人的意思吗?我朝最英明神武的男人,该是陛下,陛下膝下还有龙子龙孙一个个全都英明伟岸,臣算个屁!”

        皇上差点让气死,“你铁了心要和朕作对?”

        箫誉冷笑,“不是臣铁了心要和陛下作对,而是......今日宴席,我母亲早早进宫,为何到现在一直没有露面?现在我要离开,陛下能让我母亲一起出宫吗?”

        他话锋突转,变得锋锐。

        众人一愣,继而满目错愕。

        什么意思?

        皇上软禁了长公主?

        皇上让箫誉就这样将那遮羞布掀翻,顿时羞恼难耐,只觉得嗓子眼一口腥味涌上,天灵盖像是被火烧了一样突突的疼。

        箫誉立在那里,眼底带着冰渣子,“我母亲可以和我一起走吗?”

        皇上吞咽嗓间的血腥,捋了一口气,“太后身体不适,长公主要照拂一二。”

        众人:......

        真的让软禁了。

        箫誉顿时一笑,没再多说什么,只朝苏落看去。

        苏落当即起身。

        箫誉带着苏落就要走,陈珩霍的从席间也站了起来。

        “南淮王这是什么意思?放着南国的公主住进你们长公主府,还要占着苏落养在别院?你到底是羞辱苏落呢还是羞辱南国的公主呢?”

        众人:......

        这是......争风吃醋?

        我靠!

        宫宴的瓜,果然是虽迟但到,永远不会让人失望,一潮更比一高。

        先有南国公主逼婚,再有漕运失控,然后皇上软禁长公主,现在镇宁侯府世子爷当众争风吃醋?

        众人一时间不知道目光是该看顾瑶,还是该看陈珩,还是该看箫誉,还是该看苏落......娘的,恨不得长出八只眼。

        箫誉一挑眉梢,“你有意见?你配吗?”

        说话间,苏落已经走到箫誉旁边,箫誉牵了苏落的手拉了她就朝外走。

        刚走一步,陈珩一把抓住苏落的胳膊,“你是不是傻,你跟着他走,明儿怕是连尸骨都没了,他明摆着是必须要娶南国的公主!”

        箫誉一把攥住陈珩的手腕,“松开!”

        他勒令陈珩松开抓住苏落胳膊的手,然而陈珩下颚一扬,带着挑衅,回看箫誉。

        箫誉顿时手上力气加大。

        他一双手像是铁钳一样钳制住陈珩的手腕,陈珩吃痛到痉挛,却不愿意松开。

        “我先前是有做的不对的地方,让你伤心了,但我会改,他有什么好,你一定要跟着他走?”陈珩带着一股执念,看着苏落。

        顾瑶牙齿咬着下唇内侧的一点细肉,要的血肉模糊,满嘴血腥,手里攥着帕子,硬生生将那帕子一点点的撕裂,但脸上端着表情硬是纹丝没变。

        一群看热闹吃瓜的人心里激荡起伏。

        皇上怒不可遏,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在争风吃醋。

        “你们眼里还有一点江山社稷吗!”

        风在吼,马在啸,皇上他在咆哮!

        然而没人理他。

        箫誉发狠,一把攥的陈珩手腕脱臼,陈珩用不上力,手指松了苏落,箫誉一把将陈珩的手腕甩开,“滚!”

        拉了苏落朝外走。

        门口内侍想要拦,但是被箫誉那一身的杀气吓得两腿发颤,没敢动弹。

        他们两个一走,宴席大殿瞬间静的落针可闻。

        皇上脸色黑的就跟全身的淤血都上了脸似的,燥怒的一摆手,起身离开。

        皇后跟着也起身。

        珍妃给顾瑶递了个眼色,带着顾瑶直接回了她的寝宫。

        “珩儿到底什么意思?”一回寝宫,珍妃朝顾瑶问。

        顾瑶憋了许久的眼泪刷的就下来,“什么意思不是明摆着嘛,他心里全是苏落,如果南淮王把苏落休了,他必定是要把苏落占过去的。”

        珍妃皱着眉,“蠢货,这么大的人,竟然不知道什么是轻重缓急,有那么喜欢吗?真若是喜欢,当初做什么去了,现在又当众闹出这个样子平白给人看笑话,脸都让他丢尽了!”

        顾瑶心道,真正丢脸的还不知道是谁呢。

        若不是你当初闹出那般丑闻,如今箫誉手里攥了陈五,镇宁侯府至于畏手畏脚被箫誉拿捏?

        珍妃不知顾瑶心中所想,只没好气的道:“这个南国的公主也真是的,箫誉有什么好的,她就这样上赶着要嫁给箫誉,咱们家好儿郎多得是,不说镇宁侯府,你那些哥哥们哪个不比箫誉强!”

        顾瑶抿唇,道:“哥哥们再好,我爹爹手里有兵权,陛下都不会允许这种联姻的,倒是四哥哥,若是能和赵韫姝联姻,对咱们来说是绝大的好事。”

        珍妃当然也想让自己的四皇子娶了赵韫姝,如此这皇位基本就等于是稳了,只等着皇上一死四皇子就能登基。

        可偏偏赵韫姝眼瞎,只看上了箫誉,整个宴席她始终留意赵韫姝,赵韫姝一个眼神都没给四皇子。

        珍妃心烦意乱,“你回去问问侯爷,这件事他到底什么想法,尽早和我通个气,我在宫里也好安排。”

        顾瑶应诺,顿了一下,道:“娘娘别怪我多嘴,就是,侯爷不管什么安排,必定是从大局出发,这个大局,是镇宁侯府的大局,未必是咱们家的大局。

        而且......

        如果侯爷为了大局,要找个人取代娘娘,娘娘可曾想过要如何应对?”

        珍妃倏地眼皮一跳,一双眼睛犹如迸射银针一般看向顾瑶,“你什么意思?”

        顾瑶就道:“陈五被箫誉抓了,镇宁侯府始终畏手畏脚,如果有一天,侯爷被箫誉逼得走投无路,他会不会想要灭口?”

        灭口,不光能灭陈五,还能灭珍妃。

        只要镇宁侯府不倒,送进来的女人都能上了皇上的床,新进来的年轻貌美更容易得到皇上的宠爱。

        顾瑶觑着珍妃的脸色,默了一瞬,道:“这次南国公主来,对咱们是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