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57章 通了

第157章 通了

        赵韫姝语落,南国的兵部尚书笑道:“陛下还有什么好犹豫的,不论是才貌人品,还是家室背景,我们公主都是最好的。

        南淮王年轻气盛,一时看走了眼也是有的。

        陛下若是能及时止损成就一桩天作之合,岂不是美谈佳话?

        我们两朝的友谊,就在陛下手里了,南国必定会举全国之力,操办这场盛大的婚事。”

        兵部尚书说完,南国其他官员跟着附和。

        而本朝这边,无一人反驳。

        不是大家都觉得对方说的是对的,对方明显的仗着国事强大而摆布他们对他们颐指气使,这一点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

        可清清楚楚又如何,诱人的条件摆在那里。

        关税取消这是多大的利民政策。

        何况保证在赵韫姝有生之年都没有战事!

        南国的使臣眼底带着傲然,将本朝的朝臣扫了一遍,最终逼视一样的目光落在了皇上脸上,这是要等他立刻就要回答。

        女眷们则看着箫誉。

        不是说箫誉爱苏落爱的死去活来,为了苏落几次三番和镇宁侯府闹翻吗?怎么现在箫誉一句话不说?

        箫誉不说话,那意思是不是就是默认了,箫誉要休掉苏落另娶。

        八卦的气息在这宫宴上弥漫。

        陈珩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苏落朝他这边看一眼,不免心里涌了些火气,他冷笑一下,朝皇上道:“陛下,臣觉得南国有意两国交好,我朝该礼尚往来,方不辜负两国百姓。”

        谁能想到,竟然是陈珩第一个打破席间的安静。

        陈珩一发话,顿时镇宁侯党的朝臣和保皇党的朝臣都开始发出赞同的附和。

        根本没有人去关心苏落的意思。

        箫誉也没有说话,只是面上没什么表情的冷淡的坐在那里,手指把玩着一只汤勺,坐的大马金刀的,桃花眼垂着,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皇上看了箫誉一眼,见他半天都不发话,心头冷笑。

        先前反驳他反驳的激烈,说什么都要娶苏落。

        结果呢?

        现在还不是在利益面前乖顺的像个哑巴!

        冷笑过,皇上叹一口气,“可苏落才是新妇,有无错无失,若是......”

        “陛下,臣有话要说!”皇上尚未语落,钦天监的朝臣忽然起身抱拳恭敬道。

        皇上眉梢一挑,看向他,“什么?”

        “臣夜观星象,发现南淮王和苏落成亲之后,命数有变,命中大吉变凶,苏落此人,命硬相克,克父母兄长,克丈夫子嗣,实在不是良配。”

        皇上勃然大怒,啪的一拍桌子,“放肆,先前南淮王成亲,也是你算的良辰吉日!”

        那钦天监朝臣立刻绕出桌案,跪下道:“臣有罪,先前的确是臣算的,但是臣算的时候她的命相还不是这般,是今夜突然发声的变动。”

        皇上无奈的叹出一口气。

        “看来,天意所为啊。”

        赵韫姝心里冷笑,这狗皇帝可真会装模作样,分明就是他想要让苏落滚蛋,可又不想背负这见利忘义势利小人的名声,这就把错儿全都归到苏落头上?

        呵呵。

        苏落可真是......活该!

        谁让她和她看上了同一个男人呢。

        皇上语落,瞥了箫誉一眼,咳了一声,道:“既是如此,那誉儿和苏落的婚事也就作罢了,从今日起,苏落就暂且去莲花庵......”

        不等皇上说完,忽然外面跑进来一个小内侍,跌跌撞撞跑上前。

        “陛下!”

        小内侍一脸慌张,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苏落偏头朝箫誉看去,大约是心有灵犀,箫誉也转头看苏落,好看的桃花眼里全是让人安心的神色。

        苏落抿嘴笑了笑,收了目光。

        陈珩坐在苏落对面,让苏落和箫誉的对视搅得心头蹿火。

        他等了苏落那么久,等她一个求助的目光,只要苏落看过来,他就会当众说,箫誉不要的人,他要,这人本来就是箫誉从他手里抢在的,现在算是完璧归赵。

        这样的话,苏落既不会被送到莲花庵,也不会名声受损。

        错都是箫誉的错,是箫誉强抢了苏落,苏落只是受害者。

        偏偏苏落一个眼神不给他,现在还要去看箫誉?

        看什么看!

        难道箫誉还能给她一条活路?箫誉能拒绝南国公主吗?

        怒火和妒意游窜,陈珩啪的一拍桌子,“出什么事了?”

        那小内侍原本是要穿过宴席大殿直接奔到皇上跟前去回禀这事,现在忽然被陈珩呵斥一句,那小内侍本来就着急,跑的腿脚不稳,现在人一受惊,直接一个踉跄跌跪在地上。

        “出什么事了?”另外一个世家的朝臣也跟着道。

        世家把控朝政,小内侍心里门儿清,不敢得罪世家,更不敢得罪镇宁侯府,犹豫一下,没敢看皇上的眼睛,只惊慌道:“津南传来消息,就在今日傍晚,津南码头的船全都发出去了,另外,两艘从余杭驶来的船也成功靠岸,卸下货物,又重新出发,说是前往云州。”

        余杭,津南,云州。

        本朝三大码头,占据南面,北面和西面。

        现在这三个码头同时在运转,并且运转的顺顺利利毫无阻拦且悄无声息。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码头漕运的掌控权,已经不在皇上手里了!

        皇上自己甚至都不知道不在他手里了。

        皇上顿时眼眸一颤,朝箫誉看去。

        箫誉眼底带着放荡不羁的冷笑,挑衅一般回视皇上,“臣觉得,臣自己挑选的王妃,是最适合不过的,我们家落落,天生富贵,以前我朝的码头漕运可没有这么顺利过,哪个码头开启不是要闹出人命?

        瞧瞧现在,臣操办码头漕运一事,我们家落落一进我南淮王府的大门,这漕运立刻就顺利起来呢。

        谁说她命不好呢?

        这么深厚的福泽,是眼睛瞎到哪一步才看不到呢?”

        钦天监的朝臣结结实实打了个哆嗦,膝盖一软,差点跪下。

        是皇上提前和他打招呼,让他说的那些话。

        可谁能想到,会在这个时候忽然传来码头的事呢。

        本朝的码头漕运,自从旱运被世家掌控之后,这漕运根本开不起来,但凡重启就要出事,而且每次出事,都是重大事故,死伤无数,逼得漕运不得不停止。

        现在,漕运不仅通了,还全国一下全通了。

        钦天监惊惧的看向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