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56章 止损

第156章 止损

        皇后立在人群前,犹豫了一瞬,没有开口介绍。

        苏落手捏着帕子站在那里,款款朝南国公主道:“我是。”

        赵韫姝其实在苏落开口之前,目光就已经落到了苏落的脸上,没别的原因,乌泱泱一群人里,苏落实在长得太扎眼。

        她一开口,赵韫姝眉梢微挑,眼底带着挑剔的打量,轻嗤一声,“难怪。”

        说完,下颚一扬,带着傲慢的笑:“我不管你是南淮王的正妃还是侧妃,我来了,你这个婚事就不作数了,我要嫁给箫誉。”

        不论是前往去迎接的朝臣,还是候在宫门口等着的宫妃贵女,无一例外,全都被赵韫姝这番话惊得齐刷刷朝她看去,跟着,又齐刷刷看向苏落,最终,目光齐刷刷落向箫誉。

        箫誉没说话。

        脸上连多余的表情都没有,就那么带着一股纨绔气息坦然站在那里。

        苏落见箫誉不说话,她自然更不说话了,嘴角微扬,带着先前的那种微笑,没动。

        赵韫姝说完,满场除了震惊的目光以外,就只剩下安静。

        大片的安静。

        赵韫姝顿时脸上涌了怒色,她不善的看着苏落,“你不说话是什么意思?”

        苏落浅笑:“轮不到我说话啊,论身份,这里比我身份高的大有人在,论辈分,这里比我辈分大的大有人在,论婚事,皇室宗亲没有和离的权利,圣旨赐婚的婚事想要和离,那得皇上说了算,

        所以,我该怎么开口呢。”

        赵韫姝讥笑,“倒是牙尖嘴利,既然婚事是你们皇帝陛下说了算,那就更好办了,他难道还敢反驳我的要求不成?”

        撇嘴笑了一下,赵韫姝傲慢的抬脚进宫。

        皇后这才迎上前,“公主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了,宫里已经设下宴席和公主暂住的寝殿,你是先去寝殿还是先去宴席大殿都可。”

        赵韫姝一面往前走,一面漫不经心道:“住什么寝殿,我要住南淮王府。”

        皇后嘴角颤了颤。

        她见过傲慢的,见过刁钻的,也见过蠢得,但是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一个姑娘家家的,张口闭口男人,张口闭口成亲,这也就罢了,现在婚事还没个影子,就要住到人家家里去?

        可南国强大。

        这话皇后没法接,只能笑道:“那现在,你是先去寝殿洗漱一下呢,还是直接去宴席大殿呢,那边一应的换洗衣物都准备好了。”

        “直接去宴席大殿。”赵韫姝语气带着命令。

        宴席大殿,

        不同以往的宴席,皇上总是姗姗来迟,要等所有人都到了他才在小内侍的吆喝下进殿,然后接受所有人的请安。

        这次皇上早早就等在这里,正左右盼顾人怎么还不到,终于听到外面的动静。

        城门口的事和宫门口的事皇上一早听了小内侍的通传,已经知道赵韫姝要抢婚,等到所有人落座,皇上明知故问的朝赵韫姝笑道:“这次韫姝公主来,正好赶上春末夏初,正是风光好的时候,可以尽情的四处玩玩。”

        皇上这等于是给赵韫姝递话了。

        赵韫姝笑着就接了,“那我就要让箫誉陪我一起了,不知陛下可给箫誉这个假?”

        皇上大笑起来,“南淮王刚刚成亲,本来也在沐休中。”

        “听说贵朝皇亲国戚和离得陛下下旨?那我斗胆,现在就讨陛下一个旨意,下旨让他们和离吧。我嫁给南淮王,嫁妆便是南国与贵朝在我有生之年都没有战乱,并且南国边境两座玉矿是我们南国的诚意,送给陛下。”

        之前,南国的信使只是送信过来,说南国的嫡出公主要和贵朝联姻,选中了南淮王,并没有提什么嫁妆。

        此时赵韫姝一说,顿时在宾客席中爆发出低低的议论声。

        赵韫姝享受一般,在这议论声里,带着优越的笑容,看了箫誉一眼,然后朝皇上道:“另外,两国商贸互通,不另外征收过关税。”

        先前,本朝的货物流通南国,是要交一层过关税的。

        但是南国的货物来我朝,就不必。

        人家国力强大,这种不平等的税收也只能受着。

        现在赵韫姝为了嫁给箫誉,取消了这不平等的税收,还保证了两国的战事平息,甚至还送了两座玉矿给皇上个人......

        这不答应得是傻子吧。

        众人同情的看向苏落。

        这是什么命啊。

        五年前来了镇宁侯府,明明是有婚约的未婚妻,结果硬生生在成亲前被欺负走,陈珩转头另娶。

        现在,好容易攀高枝嫁给了箫誉,结果又成了这样,新婚夜当夜,坐在这里要拿到自己的和离书吗?

        不对。

        这都不叫和离书,应该是圣旨休书吧。

        镇宁侯夫人因为被镇宁侯打了,脸上带着於痕,今日并未来赴宴,顾瑶代表镇宁侯府的女眷,坐在席位上,眼底带着冷笑看着苏落。

        被皇上圣旨休掉,她倒要看看陈珩还敢不敢再把苏落弄进府里。

        现在陈五已经被箫誉控制了,苏落知道的那点有关镇宁侯府的秘密也不是什么大威胁,毕竟陈五才是那个知道更多的人。

        镇宁侯府根本没有必要把苏落弄在府里圈禁。

        而苏落一旦被圣旨休掉,她对箫誉而言,甚至都不能算是一个威胁的把柄,毕竟......这南国的公主怕是比她都盼着苏落死了呢。

        顾瑶微笑着,看这热闹。

        陈珩坐在顾瑶对面,眉头皱着,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顾珞,他在等顾珞看他。

        这样被当众羞辱为难,顾珞心里该有多难受多害怕,这个时候,她最需要的就是有个依靠。

        兜兜转转,终究他还是顾珞能靠得住的那个人。

        赵韫姝语落,皇上竭力压着心头的狂喜。

        两座玉矿!

        一旦开采出来,那得是多少钱啊!

        他心跳的快要收不住,却竭力在脸上做出为难的姿态,“可......南淮王今日大婚,这新婚王妃是他自己千挑万选的,朕怎么能棒打鸳鸯。”

        赵韫姝笑的傲慢,“千挑万选也有看走眼的时候,陛下作为南淮王的舅舅,理应帮他及时止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