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53章 晦气

第153章 晦气

        “别怕,没事。”

        苏落一上车,长公主牵了她的手。

        等到苏落坐稳,长公主叹了口气,和苏落道:“你要有个心理准备,就在今天一早,陛下传召我和誉儿进宫,南国使臣先一步抵达,带着南国皇帝的信函,信函里说,要让南国这位嫡公主来和亲,和亲的对象选的就是誉儿。”

        苏落倏地心头一颤。

        长公主道:“今儿一天忙忙碌碌一直没有功夫告诉你这件事,原本誉儿打算过了今儿晚上,明日再和你说,谁承想今儿晚上他们就到了,陛下还要在宫中举办接风洗尘宴席。

        一般情况,他国使臣来访,都是第二日才办洗尘宴的。”

        一般都是第二日才办,这次却是今儿大晚上的办。

        偏偏今儿还是箫誉的大喜日子,文武百官全在长公主府恭贺新婚,喜酒吃了一半,着急忙慌跑回家换了官袍。

        一面嘱咐家中女眷前往宫中赴宴,一面急急忙忙离开家中前往城门口迎接。

        南国强大,来的又是人家嫡出的公主,自然要尽到全数的礼仪。

        皇上不知是因为箫誉不配合联姻还是因为旁的什么,那么多皇子,那么多皇亲国戚放着不用,偏偏点了箫誉作为迎接南国使团的率队之人。

        箫誉能拒绝联姻,却拒绝不得这个。

        春夜微风动,袭人心头痒。

        南国公主赵韫姝坐在宽大的马车里,粉面含春挑起一点珠帘,看外面那玉树临风的人。

        箫誉一双桃花眼外勾内敛,偏高的身量在一众人中那般醒目,让人一眼就能在人群里找到他。

        这是赵韫姝见过的,长得最好看的男人。

        早在两年前,她偷偷带着婢女溜出来玩,去了南国的边境,在那里见过一次箫誉,那时候她还不知道这人就是长公主府的王爷,只记得这人风神俊貌,那双好看的桃花眼让人看一眼就难以忘记。

        赵韫姝后来回了宫,总能想起这张脸,从此以后再相看朝中其他未婚男儿,总会不由自主的和这张脸去对比。

        哪有人能比得过这张脸好看。

        直到这边送过去一张画像,说这是南淮王,赵韫姝一眼看到那画像就拿定了主意,她要来联姻。

        南国的嫡公主,娇贵无双,此时赵韫姝也不顾矜持,等到马车停稳,她一下起身从车里下来。

        箫誉正和南国使臣说话,猛地见那边公主的马车一停,从车里下来一个人。

        他眸光微蹙的时候,南国的使臣顺着箫誉的目光转头,一眼看见自家的公主不顾矜持的从车里出来了,顿时抽着眼角笑道:“一路颠簸,公主怕是早就熬不住这份辛苦。”

        说话间,赵韫姝提裙上前。

        笑容晏晏看着箫誉。

        “你好,我是韫姝,两年前我在两国交界的容城见过你,是本公主亲自挑了你做驸马。”

        赵韫姝的眼底带着浓烈的欢喜。

        箫誉后退半步,拉开一个礼貌而疏离的距离,“有幸率文武百官前来迎接公主殿下,一路舟车劳顿,宫中已经备下接风洗尘宴,还请公主再忍耐一二,先上车,咱们先进宫。”

        赵韫姝皱了眉,扬着下巴带着一点骄纵的撒娇。

        “你什么意思啊,难道给我做驸马,还委屈了你?怎么不接我的话?”

        箫誉礼数周到,笑道:“不瞒公主殿下,今日是臣新婚之日。”

        赵韫姝脸上的笑,顿时凝结,僵住。

        她震愕的看着箫誉,“你成亲了?不可能!”

        说完,她转头去看旁边一同陪着来的朝臣,“李大人!”

        李大人是南国兵部尚书,这次陪着赵韫姝一起过来,商议联姻一事。

        刚刚李大人还觉得赵韫姝不够矜持,怎么就从车辇里下来了,活像个没见过男人似的。

        可此时他脸上带了很浓的不悦,看着箫誉,“南淮王这是什么意思,我们不远万里前来,为的便是两国交好,皇室联姻,我们的信使甚至快马加鞭一路没有歇息的将我朝皇帝陛下的亲笔信送来,南淮王竟然今日成亲?”

        箫誉身后,一众文武百官里,有知道那联姻信的,也有不知道的,听到这话,人群里顿时响起一阵低低切切的议论声。

        箫誉不卑不亢。

        “信使的确是今日一早就抵达宫中,但是我的亲事却是一月之前就定下,正巧今日成亲和贵国来使赶在同一日了。”

        “既然我们的信使今日一早就到了,你们也看了信了,为什么你还要成亲?”赵韫姝不客气的问箫誉。

        她简直要难过死了。

        明明她两年前就喜欢上这个人,明明她不顾下嫁不远万里过来找他。

        他却不等她,成亲了!

        还就在今日成亲!

        这算什么,羞辱她吗?

        她倒要看看,是哪个贱人敢给她这样的难看,竟然敢和她抢男人。

        “你娶了哪个名门望族的小姐?”赵韫姝瞪着箫誉。

        箫誉身后,满朝文武提着一口气。

        名门望族?

        他娶得是被镇宁侯府赶出来的!

        有生气的,就有看热闹的,有看热闹的,就有嫌热闹不够大的。

        箫誉身后立着镇宁侯府的一个铁杆追随者,他眼角带着笑,道:“我们南淮王妃,就是先前镇宁侯府世子爷的未婚妻。

        世子爷大婚前,这未婚妻从镇宁侯府跑了出来,结果哪成想和南淮王有缘分。”

        赵韫姝简直像是听了个笑话。

        震惊的看着箫誉,“你娶了一个别人不要的?”

        箫誉脸色沉了下来,“臣率文武百官来,是来恭迎公主进宫的。”

        赵韫姝冷着脸,撇着嘴,“镇宁侯府世子爷的未婚妻,我若是消息不错的话,陈珩在五年前就有未婚妻了,这算是童养媳了吧。

        人家在镇宁侯府住了五年,还是以未婚妻的身份。

        五年之后,陈珩大婚却没娶她。

        你是专门捡破烂的?”

        赵韫姝气急了,说的尖刻又难听。

        箫誉若是娶了一个名门望族,她尚且忍了,大不了她嫁给箫誉之后,让那女的做妾。

        可现在箫誉娶得是陈珩不要的人。

        这种人别说留着做妾,就是留着做洗脚婢她都嫌晦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