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52章 想法

第152章 想法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送入洞房。

        长公主府给苏落和箫誉准备的新房就是整个府邸的正房。

        原先长公主和驸马住在这里,后来驸马出事,长公主在这里独住一年后,长公主搬到了东跨院,这里就一直空了出来。

        直到箫誉要成亲,长公主命人将此处翻新,甚至在院中修了一个乾州风格的荷花塘。

        揭盖头,吃桂圆,嚼莲子,夫妻共饮交杯酒。

        在喜娘欢天喜地的吆喝声里,苏落和箫誉一项一项完成这些事宜,脂粉盖不住苏落脸颊的红晕,箫誉尚未喝酒,人已经醉了。

        让自己媳妇美醉的。

        箫誉能在金水河畔一眼就看上苏落,全凭这张脸长得惊为天人。

        素面朝天的时候已经把箫誉迷得神魂颠倒,如今上了妆,含羞带俏,更让人心痒难耐。

        箫誉恨不得将房里闹喜的人全都撵出去,也不去前院陪酒,现在就直接洞房。

        他眼底带着灼热,黏糊糊的看着苏落。

        做完全部的事宜,他在苏落耳边轻声道:“等我回来。”

        说完,起身去了前院。

        闹哄哄的新房里总算是随着礼成和箫誉的离开而安静下来,只剩下苏子慕小竹子和春杏在屋里陪着。

        “姐姐,刚刚院子里的一个小厮和我说,我和小竹子的院子里,还修了跷跷板,我都马上六岁了,玩什么跷跷板呀,你赶紧给我生个小外甥让他玩去吧。”

        闹了一天,苏子慕饿的前胸贴后背,端端坐在圆桌前吃点心,腮帮子吃的鼓鼓的,嘴里含糊不清的说。

        春杏在旁边给苏子慕倒茶,让他说的笑的直抖,“马上六岁了,不玩跷跷板那玩什么呀?”

        苏子慕一脸认真,“我有正经事要做啊。”

        “什么正经事呀?不玩跷跷板玩秋千的正经事吗?”春杏逗他。

        苏子慕道:“才不是呢,我的事情可正经了,我听人说,镇宁侯府的世子爷养了一批弓弩手,那些人都是陈珩精心培养的。

        王爷对我这么好,我不能凭白占着这个好不给他一点反馈呀。

        我也准备养一些人,从小养着,以后专门给王爷用。”

        他一个五岁多的娃子,吃点心吃的掉了半桌子渣,偏偏说的一本正经跟个大人似的。

        苏落笑道:“你养谁啊?”

        “我养张小川他们啊,我在春溪镇的那十来个好朋友,我感觉他们都挺适合学功夫的。”

        苏子慕话音一出,小竹子原本低垂的眼睛倏地震颤了一下,

        当时离开春溪镇之前,苏子慕的确是和张小川他们说过,要办个武堂,到时候把张小川他们全都接到京都来。

        那时候小竹子一直当是苏子慕哄张小川他们玩呢。

        没想到今儿个又说出来。

        他偏头看苏子慕。

        苏子慕白白净净稚嫩的脸上带着一股奶呼呼的可爱,但眼睛亮亮的,很坚定的看着苏落:“我这次和姐姐回来,王爷和长公主都赏了我好多东西,我想变卖一两个换了现银,然后买下一块地方,把张小川他们都弄来,然后和王爷商量,让教我和小竹子功夫的先生住到那边去,也教张小川他们。

        这些人咱们都知根知底的熟悉,从小养着,和以后从外面收来的人肯定是不一样的。”

        顿了顿,苏子慕偏头看了小竹子一眼。

        又道:“习武的先生不是说,小竹子有将帅天赋吗?万一将来小竹子上战场呢,我培养的这些人,就算不跟着王爷,日后也能跟着小竹子,这就是小竹子的亲兵,用起来肯定比别人得手。”

        小竹子眼皮猛地一跳,一把抓住苏子慕的手腕。

        小孩儿白嫩的手腕纤细,一捏就像是经不住用力要断掉,偏偏小竹子攥的使劲儿。

        苏子慕转头冲他笑,笑的见牙不见眼的,“咱们未必真的要上战场,但是不妨碍咱们培养人呀。”

        说完,冲苏落道:“好吗?姐姐。”

        苏落先前一直当苏子慕在说笑,她就当是听童言稚语,可现在面容却是渐渐少了那份随性多了几分认真,“你想了多久?”

        苏子慕一本正经,“从知道王爷喜欢你开始,我就在想了,姐姐,我很深思熟虑的,不是在玩闹。”

        说完,苏子慕拍拍手起身,走到苏落旁边,挨着她坐下,小脑袋去蹭苏落的胳膊,靠着苏落,半仰着头,眼底带着亮晶晶的光。

        “姐姐应我吗?”

        苏落揉他的小脑袋,“应你。”

        箫誉纵容苏落,她想做的事,箫誉从来都是支持。

        明明是尊贵的南淮王,从小含着金汤匙出生,偏偏陪着她在春溪镇买下水。

        从卖下水,到搓洗下水,再到卤煮下水,卖出下水,箫誉哪个环节都不嫌弃,都陪着她。

        下水搓洗的时候那么臭,箫誉没有过半分嫌恶。

        来了京都,也问过她的意思,怕她在府里无趣,问她想不想开个铺子,后来长公主办酒厂,更是直接将她当做家里人来带。

        如今小竹子想要办一个武堂,难得他小小年纪有这个想法,苏落不想打击孩子积极性。

        说白了,还是想要恃宠而骄一把。

        想从箫誉这里讨一份爱屋及乌。

        “一会儿我和王爷说一声,王爷和长公主殿下赏你的东西,你且留着,让王爷瞧瞧有没有什么合适的地方让你办一个。”

        苏子慕立刻起身跪在床榻上,攀着苏落的脖子朝苏落脸颊十分响亮的啵儿的亲了一口。

        “姐姐真好。”

        正说话,玉珠从外面急匆匆的进来。

        “王妃,宫里来人传旨,说是南国使团到了,陛下让文武百官进宫作陪。”

        今儿箫誉大婚,京都的百官都在长公主府吃席呢。

        苏落愣怔间,玉珠话音顿了一下,又道:“另外,传旨让您和王爷也进宫,长公主殿下已经去和宫里那边交涉,但是未必能成,为了以防万一,您这边得准备一下。”

        褪去凤冠霞帔,洗掉脸上的浓妆,换了王妃规格的宫装。

        才刚刚收拾落停,外面有婢女跑来。

        “王妃,长公主殿下的马车在府外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