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45章 抚慰

第145章 抚慰

        “意思是,四皇子殿下,是珍妃和侯爷那侄子的儿子?”苏落简直难以置信。

        皇上这绿毛还真够绿的,油绿油绿的。

        陈五点头,“是。当年事情闹出来之后,侯爷怕闹出乱子,清理了当时伺候珍妃娘娘的全部下人,他那侄子也被处理了。”

        “你处理的?”苏落只稍稍一想就明白过来,“所以,侯爷才让你做了内院的管事?”

        “嗯。”陈五应道。

        谁能想到,让珍妃闻之丧胆的秘密,竟然是这么一桩秘密。

        难怪要闻之丧胆了,这不丧胆才怪了。

        不光给皇上戴绿帽子,还打算让别人的儿子来继承皇位呢。

        “我突然不太想让你死了。”苏落看着陈五,笑道:“你活着多好啊,这样好不好,我每天给你灌一碗让你全身奇痒无比的药,你如果能拿出一个大秘密来和我交换,我就给你解药,交换不了,你就受着。”

        陈五想骂娘。

        这是从哪来的歹毒婆娘,怎么长的那么好看,心肠这么狠毒。

        苏落笑道:“比如现在,我打算再给你喝一碗药,你脑子快点转,争取早点用大秘密换个解药哦。”

        苏落说完,玉珠端起药碗就朝陈五走。

        陈五一个哆嗦,疯狂摇头,“别,别,不用灌药我也招,我招,我一个内宅的管事,知道的大秘密真的不多,我就知道,你爹娘当时死的时候,是留下了什么东西的,让侯爷藏了起来,但具体什么东西我不清楚。”

        苏落原本脸上带着一股小小的小人得志似的的笑,但闻言猛地一僵。

        她没料到,这个话题也能扯到她自己身上去。

        “就是你当时被侯爷从乾州带回来,侯爷安顿了你们姐弟俩之后,叫了夫人去书房说话,夫人从书房出来就把一个木匣子交给我,让我把木匣放到小库房。

        不过当天下午,侯爷就又把那木匣子拿走了,具体拿到哪里我不知道,我就听夫人有一次说漏嘴,说那木匣子里的东西,是你爹娘留给你们姐弟俩的、

        当时我觉得奇怪,你爹娘明明是被鹤顶红毒死的,为什么还能留下东西呢?难道他们还和侯爷做了交易不成?

        这个具体如何,我也不知道。

        我知道的秘密也就这些了,真的。”

        陈五是怕死了那蚀骨难耐的滋味。

        苏落捏着帕子咬着牙,看着陈五,默了一瞬,道:“那匣子长什么样?”

        陈五道:“就是普通的梨花木匣子,上面刻着花纹挺奇怪的,像是牡丹,又不那么太像,边角处好像还缺了一角。”

        苏落捏着帕子的手倏地一紧。

        的确是她家的东西。

        那梨花木的匣子是她爹亲手做出来的,上面那类似牡丹的花纹是她娘一点一点刻上去的。

        刻的时候,她娘笑着说:“以后这个匣子给咱们落落装嫁妆,咱们攒一匣子的好宝贝给落落出嫁带着。”

        娘亲的话仿佛就在耳边。

        爹娘的死,她以为已经清楚明了。

        就是镇宁侯和邹鹤为了一己之力,逼死药郎夫妇,抢夺了治灾的功劳,又为了美化自己,带回了她和苏子慕。

        但现在看来......还有隐情?

        正说着,外面传来急切的脚步声,跟着门帘被人一把掀开,箫誉一脸焦灼从外面进来。

        一进屋,目光直直落向苏落。

        那样着急,那样担心。

        他人高腿长,几乎从门口两步走到苏落跟前,上上下下的看她,最后目光落在脸上,抬手很轻的在苏落被擦破皮的脸上摸了一下,头也不转的吩咐,“先带下去,打了再说。”

        平安得令,上前执行。

        苏落忙道:“已经审讯出来点东西了。”

        箫誉抓了苏落的手,眼睛瞬息不离开苏落的脸,“审讯出来也得打,打了我心里的气才能稍稍消一点。”

        他宝贝的不知如何是好的人,就被别人这样伤害。

        箫誉心头这口恶气怎么咽的下。

        陈五被带走,自然有平安抽打出气,也自然有平安再审讯。

        玉珠留下没有什么意义,跟着平安一起退出去。

        屋里就剩下他俩,苏落颤了颤睫毛,不等箫誉开口问,主动环腰抱了箫誉,把脸贴在他胸口,“我快吓死了。”

        从出事到现在,苏落一直竭尽全力的冷静,竭尽全力的让自己不成为玉珠的拖累,竭尽全力的让自己表现的更好。

        直到此刻箫誉来了,她绷着的神经松掉,坚强的心褪去外表强行裹着的硬壳,柔软又真实的窝在箫誉怀里。

        可以肆无忌惮的因为害怕而落泪。

        箫誉一下一下轻拍苏落的后背,无声的安抚片刻,握着她的双肩将人从怀里推离出来,半弯着腰低头在苏落脸上轻啄。

        亲吻她擦伤的地方,亲吻她落下的泪,最后吻到她因为哭而稍稍有些发胀的嘴唇。

        嘴唇上带着泪珠,又湿又咸。

        箫誉把人箍紧,带着一种失而复得的后怕,亲的很凶,凶的苏落根本受不住,很快就让亲的忘了哭,只知道人软绵绵倒在箫誉怀里,任他攻城略地。

        分开时,箫誉又在苏落嘴唇不轻不重的咬了一下,就像是要强行落下自己的标记一样。

        他嗓音带着低沉的颤抖,“来的路上,我看到了破烂在半路的马车和死在车旁的马,那时候我害怕极了。”

        不光苏落害怕。

        箫誉也害怕。

        害怕好不容易弄来的爱人,眨眼没了。

        苏落若是真出点什么事,他怕是得疯了。

        感觉到箫誉的恐惧,苏落踮起脚尖主动亲箫誉的嘴唇,鼻息间气息纠缠,苏落嘴唇贴着他的嘴唇,软软的安慰他,“我没事的,长公主殿下给我的玉珠,很厉害。”

        只是可惜了箫誉派给她的四个暗卫。

        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没了,苏落甚至不知道人是怎么没的。

        四条人命,就这样因为她,没了。

        苏落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这种别人因她而死......

        “会好好抚恤他们家里人的。”箫誉能体会苏落心里的那种自责和难受,但能做的也仅仅局限于此。

        做暗卫的,从成为暗卫那一天,便是刀尖舔血的生活从此生死难卜。

        生或者死,靠的就全是自己的本事了。

        今儿遇上了陈五,他们四个加起来功夫不敌陈五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