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42章 敬重

第142章 敬重

        就在玉珠射出石头的同时,一道尖头泛着幽暗光芒的利箭破空而来。

        力道之足,绝不是人力能达到。

        对方拿的该是弓弩。

        那利箭离弦,奔着便是玉珠,不过电光火石一瞬,利箭便直达玉珠门面,眼看就要一箭射穿玉珠的额头,玉珠卷着手中长鞭翩然而起,一脚踏上那飞来的利箭。

        脚尖点过利箭,借着利箭在空中的点,顺着利箭飞来的方向跃然而起。

        一箭射空,对方又一箭射来。

        玉珠看出来了,的确,这灰衣裳不想要苏落的命,只想要她的命。

        眼睛一眯,嘴角勾着冷笑,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手里软鞭一卷,朝着地面狠狠一抽,顿时无数锋利的石头被玉珠卷至半空,那石头凌空,玉珠软鞭抽挥,石头便如飞出去的飞飚,齐刷刷直奔林中,密密麻麻一片。

        苏落跑出去几米,在跑的时候始终没有遇到任何阻拦,也就明白过来,对方是要置玉珠于死地,她跑,这个速度,也并不能引起对方的注意力,因为对方大概笃定了她跑不远,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

        顿住脚步,苏落回头。

        玉珠抽动着手中的长鞭,一步一步靠近树林,树林里不断有利箭变换着方向飞射而出,利箭被玉珠抽的飞起来的石头撞翻。

        苏落吞咽一下,跛着脚,走向停在不远处的马车。

        马儿屁股上的匕首还在,苏落一把将匕首拔下,马儿疼的受不住,扬蹄嘶鸣。

        苏落动手将马儿的缰绳解下。

        这边的动静让林子里的人察觉到苏落要骑马逃跑,顿时一道利箭冲着马儿的脖子飞射过来。

        苏落在解着马儿缰绳的时候就猜到对方要阻拦,听见利箭刺破空气的咻的声音,连一瞬间停顿都没有,一把扯了马儿朝后退了两步。

        刚刚退开,便见一道白羽箭狠狠钉在马蹄前方。

        马儿受到这一箭的惊吓,再次扬蹄嘶鸣。

        而林子里的人,因为刚刚分神过来射杀马,被玉珠逮到空子,玉珠飞射出去的锋利的石头擦着他的喉咙便划刺过去。

        顿时一道殷红的血痕出现在脖子上,血珠子滚滚落下。

        那人吃痛发狠,举着弓弩就瞄准玉珠,一连三箭,却是没来得及射出就听到那边马蹄声。

        苏落已经骑到马上,正要逃跑。

        苏落自己两腿奔逃,他浑不在意,可要是骑马逃走,他未必能追得上。

        死死咬着牙,他脸上肌肉狰狞的抖动了两下,又将那瞄准玉珠的利箭瞄准了苏落胯下的马。

        玉珠心里明白,这是苏落在给她争取的机会。

        这机会只这一次。

        那马必定会被射中,她必须要在这人分心射马的功夫,把人拿下。

        深提一口气,玉珠紧紧攥着手里的鞭子,身影如魅,带着虚影朝林间飞过去。

        就在利箭飞射出来的一瞬,玉珠准确的判断了对方的所在位置,或者说,玉珠已经看到那个人,这次她没再用石头,而是手腕一抖,从衣袖间滑下一个小铁盒。

        铁盒落入手掌一瞬,玉珠瞄准对方按下机关。

        立刻三枚银针泛着幽幽暗光,在密林里,飞射对方。

        那人在射向苏落胯下马儿的利箭射出之后,飞快拉动弓弩,瞄准玉珠,他动作熟练麻利干脆利索,可谓在一个瞬息便将箭上弦,然而到底还是晚了一步。

        就在那边三支利箭噗呲射中马儿的一瞬,林子里,玉珠飞射出去的银针,刺入这人的胸口。

        他瞪圆了眼,眼底是不可思议的难以置信,和熊熊怒火。

        然而无论他多愤怒,三枚银针作用,莫说是他,就是头牛,也轰然倒地。

        看着人倒下,在旁边枝叶间砸出砰的一声,玉珠紧紧提在嗓子眼的心松下,不敢掉以轻心,她提了软鞭上前,手里捏着一枚箭头淬毒的银针,走到那人跟前,在他脖颈处又补了一针。

        不致命,但足以让他昏睡三天三夜天打雷劈都醒不来。

        确定了这边再无危险,玉珠这才起身朝苏落那头看去。

        三支利箭将马儿的前蹄,小腿,脖子刺中,马儿前蹄一跪,整个身体倒地,先前骑在马背上的苏落被抛了出去,正狼狈的爬起来。

        见玉珠看来,她忙挥挥手,“我还没死。”

        玉珠先前对苏落,只是尊重,这是南淮王喜欢的人,这是长公主的儿媳妇,她作为长公主指派过来保护苏落的人,对苏落是那种婢女对主子的尊重。

        可这一刻,情绪彻底改变。

        不单单是尊重,而是敬重。

        如果没有苏落冷静的折返回去做出骑马逃离的样子,就不可能吸引灰衣人的注意力,如果灰衣人没有被分神,她今天未必能这样轻松的结束这一战。

        也许别人会说,这是她该做的事,她可不是为了玉珠,她是在自救。

        可玉珠心里明白,一个没有经历过这种血腥场面的人,第一次遇到这种生死危机,苏落的表现,已经是优于常人了。

        她心里很强大。

        足够强大,才能足够冷静。

        任何强大的人,都值得被敬重。

        玉珠上下看了苏落一眼,见她虽然狼狈,但身上都只是皮外伤,并未伤筋动骨,也就放心下来,没有立刻上前去扶苏落,而是弯腰一把将那黑衣人提了起来,带出树林。

        “车上有麻袋,我去取来,把人带回去,或许王爷能审出什么。”

        玉珠把人搁在树林边,朝苏落笑道。

        苏落一瘸一拐走到那灰衣人身边,蹲下身,伸手扯掉那灰衣人脸上蒙着的灰色布巾。

        “陈五?”苏落一声疑惑。

        玉珠拿了麻袋过来,听见苏落的声音,“郡主认识他?”

        “镇宁侯府内院的管家,平时替镇宁侯夫人打理内院。”

        玉珠蹙眉,“打理内院,用一个男管家?”

        苏落道:“这人以前是镇宁侯夫人的陪嫁,出嫁的时候,他是当做护卫跟过去的,只是后来大概镇宁侯夫人一直安安全全的,他就从护卫变成了管家?”

        为什么用一个男性做内院管家,苏落还真不知道,他只知道这人以前是镇宁侯夫人的护卫,还是原先在镇宁侯府的时候,听外院管家抱怨说镇宁侯夫人不公之类的,听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