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41章 不好

第141章 不好

        整个早朝,镇宁侯过得都不好。

        其他七大世家像是疯了一样,一潮接一潮的弹劾镇宁侯府。

        皇上坐在龙椅上人都惊呆了。

        七大世家集体反水,拿出的都是货真价实的有证可查的案件去弹劾镇宁侯府,要么圈地,要么命案,桩桩件件,骇人听闻。

        皇上连充耳不闻都做不到。

        毕竟整个朝议,所有发声的人,全都在弹劾镇宁侯府。

        一时间皇上甚至生出一抹恍惚,镇宁侯昨天晚上把这七大世家的夫人一气儿全睡了?

        要不怎么得罪的这么彻底。

        镇宁侯立在当堂,心急如焚。

        以前他能和皇上达成利益联盟,那是因为他能在皇上的帮助下让镇宁侯府成为世家领头羊,能帮着皇上控制世家。

        可现在,其他世家明显站到了镇宁侯府的敌对方。

        皇上还会和他联盟吗?

        镇宁侯飞快的想应对办法,脑子转的嗖嗖的,可竟然一个主意也无!

        与镇宁侯一党的朝臣想要替镇宁侯辩解,却又怕引火烧身。

        毕竟其他七家集体攻击这一家,到时候谁知道镇宁侯能不能稳得住呢。

        朝堂之争,轰轰烈烈。

        与此同时,坊间也渐渐流传开这些年镇宁侯府做的恶,老百姓以一传十,越传越烈。

        陈珩没去早朝,焦头烂额忙着善后这件事。

        而一大早的,陈五穿了一身粗布短衣,悄无声息的从镇宁侯府后门离开。

        前一天和长公主约好,今日去酒厂那边确定酿酒用的木桶。

        苏落起了个大早,将昨天夜里箫誉离开之后她自己归纳总结的一些东西整整齐齐的带好,留了春杏在家,苏落带着玉珠出门。

        酒厂在郊区,马车一路飞驰,出了城门直奔西北。

        玉珠不爱说话,不像春杏,会不知疲倦的叽叽咕咕嘀咕,坐在马车里,玉珠始终垂着眼闭着嘴。

        苏落问什么,她才答什么,没问,俩人就安安静静的。

        马车咕噜碾压地面,在这安静的车厢里,那声音变格外明显。

        忽的,马车一下颠簸,像是车轱辘碾压过了一块大石头,车厢稍稍偏了一下,玉珠原本耷拉着的眼皮倏地掀起,她眼底神色骤然间变得冷冽,手里攥了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一截软鞭,转头屏气凝神拨开旁边窗帘。

        在窗帘掀开一瞬,一支利箭刺破空气,带着令人头皮发麻的咻的声响,直直刺射过来。

        玉珠顿时瞳孔紧缩,偏头一闪的功夫,手里软鞭一扬,将那飞射过来的利箭卷住,一拽,那白羽箭便落入玉珠手里。

        箭的尖头闪着幽蓝的诡异光泽,明显是淬了毒的,只是不知淬的什么。

        苏落一口气憋了在嗓子眼。

        她还从未见过如此阵仗,瞬间让吓得脸色苍白,手指尖都在颤,但勉强心神还算稳定,没敢轻举妄动,只老老实实问玉珠,“怎么办?”

        玉珠没说话,一双眼睛死死盯着窗帘外。

        猛地,马车又颠簸一下,车厢晃动,玉珠一下转头看向车门方向。

        眼睛迸射着精光,只顿了一个瞬息,她软鞭一抬,将马车车帘掀起。

        外面哪还有车夫。

        光溜溜的车辕上空无一人,马儿自顾自的跑着,那屁股上,被匕首戳着,鲜血汩汩的流。

        这画面太刺激人,苏落一把捂住嘴才没叫喊出来。

        她人生活了十五六年,哪见过这种架势。

        但也明白,今儿这是有人有备而来,冲着她,或者冲着箫誉。

        不管什么,她不能乱,心神大乱就全完了。

        苏落嗓间吞咽,捂着嘴大睁眼,眼中的惊恐一寸寸褪下,她慢慢的让自己接受眼前这个事实,慢慢的逼着自己冷静。

        心里想着箫誉,想着苏子慕,想着她自己绝不能出事。

        玉珠在苏落手上摁了一下,苏落转头眼珠,去看玉珠。

        玉珠手指向下指了一下,示意苏落贴到马车底上,苏落点头表示明白,她没有功夫,没有任何遇到类似危险的经验,相信玉珠比善做主张更合适。

        苏落忍住尽量不哆嗦,将身体下滑,贴到车底。

        就在她贴上去的一瞬,忽然马车底部传来咔嚓的一声。

        玉珠脑子里就像是被闪电劈过一样,瞬间晃白,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她眼睛逡巡外面,试图找到刚刚放箭那人藏在哪里,可她忽略了一点,车厢底部可能会有人。

        她忽略的这一点,正好是事实。

        苏落刚刚贴上去,那车厢底部就断裂开来。

        苏落“啊”的一声惊叫,整个人随着断裂的车底,一瞬间掉了下去。

        电光火石间,玉珠伸手去抓苏落,却是一道利箭从一侧射来。

        利箭力道之猛,玉珠下意识去挡,便晚了一步没拽住苏落,她片刻不敢耽误,立刻从车窗翻身出去。

        一个打滚在地上半屈膝跪住,玉珠这才意识到,车底根本没有人,而是马车的车底被人动了手脚。

        如果苏落不整个人都贴到车底,这底子一时半会是掉不下来的,正因为苏落整个人贴上去,全部的重量都压在那里,车底才会掉落。

        而那个射箭的人,一直隐藏在旁边林子里。

        苏落跌落,在地上打着滚的挫行了半米多远,玉珠奔上前去拉苏落,一道利箭直直落在玉珠伸出手的前方。

        平日里,箫誉是安排了暗卫跟着苏落的。

        今儿个到现在,暗卫一个没有出现,只怕是半路就已经被人解决了。

        而玉珠到现在都没找到那射箭的人在哪。

        苏落滚落在地,地上坚利的碎石磨得她衣衫破烂,皮肉通红。

        巨大的惊恐在落下那一瞬迸发,但在落地之后,她反倒是冷静下来。

        “对方可能并不想立刻要了我的命,你别动,我现在逃走,你观察他的位置。”

        苏落低低的朝不远处的玉珠说了一句,咬牙忍着疼,爬起身来就朝后跑。

        她跌下来的时候崴了脚,跑的时候,脚踝疼的要命,一瘸一拐,她跑的全身冒冷汗,却不敢停下。

        就在苏落爬起来跑出去一瞬,玉珠一眼看到旁边林子里一抹灰色一闪而过。

        从地上抓起一块锋利的石头,玉珠用软鞭一卷,朝着那灰色的方向射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