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39章 无情

第139章 无情

        萧蕴浅看出来了,现在她和余氏,都根本没有资格和长公主或者箫誉硬碰硬。

        只能细细的劝慰余氏。

        “咱们走了,那才是真正的输了,不仅输了,还丢了原有的好处,而且今儿的事,我说话您别生气,我和您都说掏心窝子的话。

        咱们今儿,让人当枪使了。

        若不是太后跟前那嬷嬷过来说,太后不喜欢苏落,根本不会让这一桩婚事成了,若不是那嬷嬷说,太后想把云霞郡主嫁给王爷,但是劝不动长公主殿下,想让咱们帮帮忙,您说,如果她不说这些话,咱们今儿能那样对苏落吗?

        咱们都从老家来了,那为的就是参加王爷的婚事,何必多此一举闹这个。

        我看,云霞郡主想要嫁给王爷不假,太后也心疼她,但是还没有心疼到为了她去和长公主硬磕这件事的地步,再说了,强硬的嫁过来,就凭王爷的性子,云霞郡主也过不好。

        太后自然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就撺掇咱们做恶人。

        偏偏今儿我脑子糊涂,一时没转过这个弯儿来,老太太,您别动怒,今儿的事,是咱们做的莽撞了。

        惹了长公主殿下和王爷生气,也在所难免。

        明儿天一亮,我去磕个头认个错,您也和长公主低个头,只要有驸马那一层关系在,咱们就不可能被撵走。

        只要能在长公主府住下,天长地久的,什么机会没可能?

        真要是负气走了,那才是真正断了这一层关系。”

        萧蕴浅细言慢语的给余氏分析,余氏听进去了,但心口堵得慌,“没听说过,做婆婆的给儿媳妇低头。”

        “谁让您儿媳妇身份高,您也别怄气,只要咱们能笼络住王爷的心,以后让长公主殿下给您低头也不是不可能,您说对不对?咱们且先忍耐点。”

        余氏摸着萧蕴浅的脸,“让你委屈了。”

        萧蕴浅笑道:“不委屈,我都愿意的。”

        余氏和萧蕴浅暂时琢磨明白了,消停了。

        可镇宁侯府还在鸡飞狗跳。

        金宝带人将那布庄里里外外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那本联络账册。

        虽说陈珩这里还有一份,可那份若是丢了,落在寻常百姓家里还好说,没准儿也就当做火引子让烧了,可若是落在箫誉那狗东西手里呢?

        当时布庄着火,箫誉过去的可是比谁都快。

        金宝立在当地,朝沉着脸的陈珩和镇宁侯道:“当时是奴才先进去的,咱们布庄里好几个伙计也在,奴才进去足有一盏茶,世子爷和南淮王才到。

        奴才唯恐南淮王搞什么动作,当时带人一直盯着南淮王和平安,可以确定,他们没有从现场带走任何东西。”

        镇宁侯拍着桌子,“没有带走任何东西,怎么别的都在,那本账本就不见了!”

        陈珩最近做的事,镇宁侯接二连三的不满。

        “码头那边,本来好好的差事,你和箫誉一起负责,现在你让踢出局。

        邹鹤的事也是,莫名其妙邹鹤就突然被抓,然后你在刑部大牢连反抗都没反抗就让人家给关了。

        再说春溪镇那个大夫,你都上门去请人了,还让人截胡了。

        你说说你还能干成什么!

        你干的了就干,干不了趁早让贤,府里不是只有你一个成年少爷。

        你知道邹鹤那件事爆出来之后,对镇宁侯府影响有多大吗?现在八大世家,其他七家抱团,独独把镇宁侯府甩出来,如果你再丢了账本,让那七家中任何一家知道账本里的秘密,到时候不用皇上收拾你,那七家围起来就能把你抽筋扒皮。”

        陈珩被劈头盖脸的骂,胸口堵着烦闷的火气。

        这事儿是他做的不好。

        等镇宁侯骂完了,陈珩道:“父亲息怒,账本这件事,我保证能处理好,不会再给镇宁侯府惹麻烦了。”

        镇宁侯没好气冷哼,“你最好是!”

        说完,镇宁侯起身离开,走了几步,忽然顿住脚,回头朝陈珩道:“管好你媳妇和你娘,别一天到晚的惹是非,还有宫里的珍妃,脑子不好就不要异想天开琢磨自己谁都能收拾了、

        我看你是猪油蒙了心,竟然在宫宴上钻了太后寝宫外的小竹林。

        这幸亏是没被闹出来,若是被闹出来,你一个外男怎么进去的?谁带进去的?到时候但凡被有心人给力扣一顶秽乱后宫的帽子,你连累的可不光是镇宁侯府,还有四皇子和珍妃。

        现在七大世家都和咱们较着劲,这个节骨眼上,你脑袋里到底装了点什么!”

        越说越气,镇宁侯干脆转过身来瞪着陈珩,“还有苏落那个贱人,当时她不是爱你爱的死去活来的?怎么到现在还在长公主府的别院住着?

        眼看再有三天就成亲了。

        你是真打算让箫誉娶了她?

        我不管你对苏落有没有感情,但是她绝对不能嫁给箫誉,她在咱们府里住了五年,谁知道她知道多少东西呢!

        这件事,你要是舍不得下手,我就让你二弟去。”

        陈珩眼皮一抖,“我能办好。”

        “你怎么办?”镇宁侯问陈珩,语气里是不信任。

        陈珩抿着嘴,下颚线紧紧的绷着,“南国公主或许能来和亲。”

        镇宁侯瞬间眼睛一眯,看着陈珩,“南国的线路,你已经打通了?上个月不是说,还欠缺火候?”

        陈珩道:“别人的关系还在努力,但是花重金收买了他们的钦天监,或许可以一试。”

        镇宁侯脸上的火气少了几分,可见是对陈珩的这个表现还算满意。

        南国与本朝比邻而居,国力却在本朝之上,皇上一直想要和南国建立友好的贸易往来,但几次努力都不顺利。

        南国对本朝的关税收的很重,而本朝对南国的商人却只能尽地主之谊。

        如果真能两国联姻......

        镇宁侯搓着指腹道:“两国联姻,岂不是等于给箫誉找了一个强大的后盾?”

        陈珩道:“如果箫誉有了南国的后盾,那皇上对他对长公主府只会更加忌惮,这对我们有利,再者,娶妻娶良,那是后盾,若是不良,是福是祸未可知呢。”

        他能这么说,可见已经有了成熟的想法。

        镇宁侯拍拍陈珩肩膀,“那就去做,但是这次再失败,别怪为父无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