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37章 负责

第137章 负责

        尽管这些天,箫誉和苏落亲近的次数着实不少,甚至接吻两人都不知接了多少次。

        从最一开始的吮吸嘴唇到后来的攻城略地。

        可当箫誉的手隔着衣料覆上她的小腹时,苏落还是忍不住一个激灵,脊背都僵硬了,全身就像是过了电,酥麻一片。

        箫誉感觉到怀里人的僵硬,落在苏落肚子上的手没再动,而是很轻的颠了一下大腿,把人颠的发颤,他不怀好意的问,“怎么,不让摸?”

        苏落让欺负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嘴上想要骂人。

        但自己个不争气,她心里竟然是欢喜的,她不知廉耻的想让箫誉这么对她。

        心里鄙视了自己一把,苏落咬唇没说话。

        箫誉凑近了,舌尖儿在苏落耳垂逗弄了一下,没退开,就着这个距离,哈气一样在苏落耳边低语,“乖宝,别紧张,忙一天了,就想抱着你放松一会儿,我不干别的。”

        湿漉漉的舌尖儿碰到耳垂那一瞬,苏落别说脊背僵硬了,怕是连头发丝都僵硬了。

        这人怎么这么骚浪。

        偏偏一句乖宝叫的她心尖发软。

        身上打了个轻颤,苏落没忍住,很轻的唔了一声,让欺负的发红的眼睛带着一层水雾看箫誉,“别这样。”

        嗓间溢出的那一声轻哼挠的箫誉心痒,他坏透了,问人家姑娘,“别哪样?”

        问着,还要颠一颠腿,“别颠腿?”

        苏落脸颊烫的紧,恨恨瞪着箫誉。

        箫誉让她一双眼看的心跳加快,抬手在苏落眼睛上一蒙,“乖宝,别这样看我,我会忍不住的。”

        苏落:......

        我特么那是在瞪你。

        箫誉仿佛会读心,“你瞪我,我更忍不住,我会觉得你是在和我撒娇。”

        苏落:......

        箫誉看着苏落紧抿的红唇,呢喃一句,“乖宝,张嘴好不好?”

        苏落全身血液几乎瞬间冲到脸上的时候,箫誉偏头压下,含住她的嘴唇。

        这人仿佛情场高手。

        含住了,不急不躁,舔舐碾磨,将那莹润的红唇蹂躏的不像样,却不许别人嘴巴合上。

        苏落枕在箫誉的臂弯,扬着白皙的脖子,下巴被箫誉捏着,樱桃红唇合不拢,半张着,任由他搓扁捏圆,身体却是一寸一寸的软下去。

        箫誉就像一个猎人,耐心十足的等着自己的猎物,感受着苏落身体的变化,终于等来他想要的那一刻,箫誉让苏落张着嘴,却没有冲进去攻城略地。

        而是转头侍弄那发红的耳朵。

        苏落从来没被人这样弄过耳朵,身体忍不住的打着颤,在箫誉怀里轻轻的哆嗦,嘴里呜咽,“别,别这样,别......”

        敏感的不像话。

        她越是如此,箫誉越是发狠,用力。

        怀里的人软成一滩水,任由箫誉鞠捧痛饮。

        两人厮磨不知多久,忽然一声响动打破着靡靡气氛。

        咕噜~

        苏落的肚子突然发出一声空城计,在这水渍声连连的屋里,这一声显得格外响亮。

        苏落顿时身子一绷,羞愤的要挣扎起身。

        箫誉笑了一下,合着满怀将苏落抱住,那样珍爱,“这么饿?是我不好,太想你了没忍住,不欺负你了,我们去吃饭,她们晚上准备了白虾和黄鳝。”

        苏落脸上还落着不好意思。

        是动情后的难为情,也是肚子突然发出声音的尴尬。

        箫誉看的一清二楚,在她脸颊啄吻,“和自己的夫君,尴尬什么?这就要尴尬,以后可怎么办?”

        起先苏落没明白这话什么意思,等到吃饭的时候,肚子里被填饱了,看着碗里的黄鳝,猛地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羞的差点打翻手里的碗。

        没忍住,都隔了一刻钟了,瞪着箫誉说,“你怎么那么不正经!”

        箫誉闷笑,“我对自己的王妃正经什么?我又不是有什么大病,我这样才是最正常的好不好。”

        特别理直气壮。

        吃完饭,箫誉牵着苏落的手带她在院子里遛弯消食,苏落给箫誉说酒厂的事,箫誉给苏落讲今儿镇宁侯府被烧铺子的事。

        谁也没提余氏和萧蕴浅。

        但从苏落这里离开回了长公主府,箫誉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西跨院放了一把火。

        大晚上的突然火光冲天,吓得正在熟睡的萧蕴浅惊叫着连滚带爬的从屋里跑出去,赤着脚,连一件衣服都没来得及披。

        披头散发衣衫不整,正好遇上赶来救火的府里小厮,上上下下将她看了个遍。

        跑出去了萧蕴浅才发现,整个西跨院,就她住的那屋被烧了,别处都好好的呢。

        这不是成心专门烧她是什么!

        又气又怒,再加上刚刚受的惊吓,一口气没提上来,白眼一翻,咕咚一头栽倒在地。

        被前来灭火的小厮严丝合缝的从地上抱起来,送进了余氏的屋里。

        外面闹出这样大的动静,院子里的人都被惊醒,余氏正迷迷瞪瞪惊慌不安的一骨碌爬起来,看到窗外院里一片通红,刚扬声问了一句“怎么了”,就听得有脚步声急匆匆进了外屋。

        跟着,内屋帘子被一掀,一个小厮抱着萧蕴浅进来了。

        吓得余氏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怎么了这是?”

        小厮将萧蕴浅放到余氏的炕上,恭敬的道:“回老太太的话,刚刚萧姑娘住的屋子走水,萧姑娘从屋里跑出来,受惊过度,晕倒过去了,奴才救人心切,没顾上男女大防,赶紧把萧姑娘送过来。

        老太太放心,等会儿奴才就会王爷那边回禀,奴才绝不会白白占了萧姑娘便宜,三媒六聘,奴才求娶萧姑娘。”

        老太太一张嘴,憋了一天的血没吐出来,此时哇的一口喷了出来。

        差点喷那小厮一脸。

        小厮偏头躲开,面上依旧是恭恭敬敬,“老太太放心,奴才虽然是府里的下人,但是长公主府对下人一向宽宥,萧姑娘又是您跟前的大丫鬟,奴才一定会对她好的。

        老太太先休息,奴才去灭火了。”

        说完,小厮转头出去。

        余氏还休息个屁,一把年纪活像个运动健将似的,嗖的就从炕上跳下去,一把抓住要走的小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