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36章 谢谢

第136章 谢谢

        箫誉处理完镇宁侯府商铺被人抢砸的事之后回了别院这边。

        刚下马车,遇上苏子慕和小竹子。

        “王爷好。”苏子慕笑嘻嘻和箫誉打招呼,肉乎乎的脸上带着一股天真烂漫的讨喜劲儿,看上去特别单纯可爱。

        小竹子站在他背后,脸上表情有点一言难尽,毫无情绪的也问了一句好。

        箫誉早就习惯小竹子整天一张棺材脸,瞥了他一眼,目光落在苏子慕脸上,“这是要出去?”

        苏子慕眼里闪着亮晶晶的光,点头,“对,镇宁侯府的铺子让烧了,我得过去瞧瞧热闹。”

        箫誉:......

        什么玩意儿?

        “这有什么好瞧热闹的,别瞎凑热闹,乱哄哄的多危险,小心遇上拐子把你卖了!”箫誉兜头转了下苏子慕的小脑袋,想要把人往回带。

        苏子慕泥鳅似的一滑,挣脱出来,笑嘻嘻道:“不危险啊,当时镇宁侯府的布庄让烧了,我就在旁边围观呢,可热闹了。”

        箫誉难以置信,“人家布庄让烧的时候,你就在旁边?”

        苏子慕道:“对啊对啊,当时可多人看了,大家都说烧的好,那个布庄的布卖的特别贵不说,而且里面小伙计的态度总是特别横,就跟根本不想做生意似的,谁能想到,那是镇宁侯府的布庄呢。

        王爷,当时冲到布庄里杀人放火的那俩大侠可真厉害,瞧着也就我和小竹子这么大,人家怎么就能一箭一个准头呢。

        我连弓都拉不满,我真是一个小垃圾。”

        小竹子心里已经开始翻白眼。

        这什么毛病啊。

        怎么就这么爱演。

        您是戏子吗?

        心里mmp,面上点点头,并且还要竭尽所能的诚心诚意附和一句,“他们可真厉害啊。”

        一句话干巴巴的从小竹子嘴里蹦出来,听得就跟嗓子眼堵了一颗螺丝钉似的,惹得箫誉看了他一眼。

        苏子慕扯了箫誉的手,“对了,王爷,我还在布庄门口捡了一本册子,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我字认不全。”

        苏子慕说着话,动作略带笨拙的从怀里掏出一本册子。

        平安立在箫誉一侧,伸手将那册子接了,“账本?”

        平安翻开那账本看,箫誉问苏子慕,“你在哪捡的?”

        苏子慕道:“就是在门口啊,当时不是冲进去两个大侠嘛,和里面的小伙计打起来了,那些小伙计可厉害了,都能和王爷和平安哥一样,飞起来,不过那俩大侠更厉害,飞起来的都让一件射掉,就跟射家雀似的。

        他们打的时候,有个小伙计从里面跑出来,然后被里面的人一箭射倒又拖了回去。

        这个册子就是从那个跑出来的小伙计身上掉下来的。

        真奇怪,都要逃命了,身上还要带个册子,那册子正好掉我脚跟前了,我就顺手捡了。”

        箫誉简直听了个心惊肉跳,“你捡的时候,好多人都看到了?”

        苏子慕摇头,“应该没人看到吧,我这么矮,而且我还在墙角贴着墙站着呢,谁能看到我啊。大人们可能都不知道我在那儿站着呢,当时册子落我跟前,大家都顾着看那个小伙计又被拖回去,没人看我,

        我用脚把册子踩脚底下了,等官差来了把围观看热闹的都轰走的时候,我才悄悄捡起来的。”

        箫誉松了口气。

        能让那伙计逃命带出来的册子必定是要紧的东西,倘若让镇宁侯府的人知道是苏子慕捡了......

        箫誉就怕一时照应不周被人钻了空子,苏子慕遇着危险。

        “行了,外面乱糟糟的,天都要黑了,马上吃晚饭了,别瞎出去乱窜了,功课写完了?羡慕人家武功好,你今儿练功了?弓都拉不满还好意思出去看热闹?回去回去。”

        箫誉往回轰人。

        苏子慕噘嘴一脸不高兴,但也没反驳,拉着小竹子灰溜溜转头走了。

        倒是让箫誉一脸疑惑,转头问平安,“我刚刚是不是说的太凶了?他都不敢和我争辩两句就回去了?”

        平安哪顾上这个,拿了册子杵到箫誉跟前,“王爷,这册子不简单,看上去像是账本,但是这账根本就不是账房记账的样子,这更像是布庄在其他地方的联络点册子。”

        箫誉脸一沉,接过那册子翻了几下。

        “难怪那么大的药堂着火不见陈珩着急,这小布庄着火他倒是急了,原来暗度陈仓在这里啊。”

        当时布庄着火的消息一送来,箫誉立刻带着人赶到现场,借着查案的名义,一边观察陈珩的表情一边在现场查看,结果陈珩的表情黑如锅底,但现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没查到。

        没想到回了家竟然还有这种柳暗花明?

        啧~

        “苏子慕可真是我的吉祥小舅子,要没有他,咱们且查不到这布庄的秘密呢,我得好好谢谢他,去,再去请八个先生回来教苏子慕和小竹子功课以及武功。”

        灰溜溜离开却未走远,而是躲在一墙之隔的后面听墙角的苏子慕闻言差点冲出去殴打南淮王。

        表达谢意就是请更多的先生回来给我上更多的课?

        我真的会谢!

        听我说谢谢你~

        确定了这账本就是一个联络点汇总记录册子,箫誉带着平安直奔书房,安排部署。

        苏落从酒厂回来,已经是天都黑透了。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箫誉大马金刀的坐在正房圆桌旁的椅子上,脸上带着笑和人说话。

        跟着苏落一起进来的玉珠就很有眼色的退了出去。

        苏落自己进屋,眼底还带着兴奋没有散去的灼热,笑道:“长公主殿下带我去酒厂了。”

        箫誉早知道了,不过是明知故问。

        拍拍自己的腿,示意苏落坐过来,“酒厂好玩吗?定了什么时候开始开工酿酒了吗?”

        苏落脸上带着不好意思,但两条腿倒是挺诚实,只犹豫了一下,就主动走上前,箫誉哪用等苏落自己坐,人一靠近,他直接兜腰把人一抱。

        就跟小竹子抱苏子慕似的,直接把人抱了自己腿上。

        手掌在苏落肚子上揉了一下,“吃晚饭了吗?怎么摸得肚子是瘪的?饿不饿?”

        嘴上问着正经话,那放在肚子上的手摸完了却没挪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