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32章 塞人

第132章 塞人

        不得不说长公主是个有手段的人。

        她说出这样的话,把箫誉那份真情表达的明明白白。

        哪个姑娘受得了婆家人这样的偏宠,哪怕心里没有十分的喜欢箫誉,也要因为这些话再增长几分欢喜的。

        不过苏落对箫誉的感情,已经满了,溢出了。

        她何尝不是拿出了自己全部的感情去回应,甚至去主动。

        一辈子也许很长,但是炽热就那么多。

        迎上长公主温和但又带着某种气势的目光,苏落说的心口一致,“信得着。”

        顿了一下,又觉得不够,又补充,“任何时候,都信得着,我可以拿我过世的父母发誓。”

        长公主的院子在府中主路的最后一排,宽敞明亮,大气又不失别致,处处透着一股子矜贵。

        给苏落上了茶点,两人没有分主次,隔着圆桌相对而坐,长公主传了自己的贴身嬷嬷,当着苏落的面问话,“老太太今儿都见了什么人?”

        贴身嬷嬷道:“殿下今儿进宫的时候,宫里太后娘娘跟前的嬷嬷来了咱们府里,去和老太太那边说了会儿话,说是奉了太后的口谕来看望老太太。”

        长公主扬眉,“太后跟前的嬷嬷?”

        她的贴身嬷嬷道:“是,杨嬷嬷。”

        杨嬷嬷是太后最信任的人了。

        长公主面上带着一层疑惑,转脸看了苏落一眼,“今儿太后娘娘让我进宫,说的还是宫宴的事,说让你委屈了,云霞也是一时迷了心窍才做出那些事什么的,让我安抚你一下。

        云霞从小在太后跟前长大,太后对她,就像是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这种事,她偏袒着再正常不过。

        咱们不说原谅不原谅,她害咱们,咱们就没有任何道理原谅,但是要让太后给你一个公允去处置云霞,那是不可能的。”

        苏落点头表示明白。

        长公主蹙眉,“可杨嬷嬷又来府里见了老太太,是什么意思?你把刚刚的事仔细和我说说。”

        苏落便一字不落的将自己是如何从别院离开,又是如何见了老太太说的仔仔细细。

        老太太那些话让长公主的脸色发冷。

        待苏落说完,长公主抬眼去看自己的贴身嬷嬷,那贴身嬷嬷立刻会意,“老奴这就去把人带来。”

        带的正是那个去别院传话的小厮,和在二门处接了苏落将她引到老太太院子里的婢女。

        两人齐齐跪在长公主面前,还不等长公主发话,已经抖得瑟瑟缩缩。

        眉眼带着一股上位者不可小觑的威严,长公主端了茶抿了一口,“你们拿的是长公主府的例银,吃的是长公主府的饭菜,穿的是长公主府的衣裳,如今却对长公主府的王妃做出这种事?

        是本宫太宽宏大量了还是王爷太宽宏大量了,给了你们这样的勇气?”

        那婢女苍白着脸不住的哆嗦,嘴唇紧紧抿着。

        那小厮却是没受住这份威严,几乎是立刻就招了,“奴才知错了,是奴才猪油闷了心,让老太太收买了,奴才去传话的时候,也不知道老太太要如何,真的只当她是想要见见嘉佑郡主。”

        小厮并不知道在老太太院子里发生了什么。

        但是长公主这问罪的架势,傻子都能猜到,苏落是在那边受了委屈。

        小厮都快后悔死了。

        为了那五十两银子,他这是断送了自己。

        懊恼的脸色发青,小厮拼命磕头,“殿下饶命,奴才当真以为是老太太要见嘉佑郡主又怕嘉佑郡主不肯来,她才假借您的名义,奴才真的没想过旁的。”

        长公主没理他这一茬,只问,“她给你什么好处?”

        小厮一个哆嗦,惊恐的看着长公主,“五,五十两。”

        “五十两就能收买你的忠心?本宫府里不养这种狼心狗肺的,来人,拖出去,送到老太太门口,杖毙!”

        杀人诛心不过如此。

        把人怼在老太太门口杖毙,这是杖毙了小厮吗?这是杖毙小厮的时候同时杖毙老太太那不安分的心。

        苏落没觉得残忍或者过分,只觉得......学到了。

        那小厮一听这话,吓得气都上不来了,拼命磕头,“殿下饶命,殿下饶命,奴才再也不敢了,苏姑娘我错了,苏姑娘饶命......”

        没人理他。

        他喊了几句饶便被进来的两个小厮拖了下去,凄惨的叫声越来越远,直到听不见。

        跪在那里的婢女已经抖得跪不住,整个人瘫坐在地。

        长公主拨弄了一下指甲,似笑非笑看着她,“你自己说,别等本宫问。”

        阴冷的语气偏偏说的四平八稳没有一点起伏,却更让人骨子里生出畏惧和惶恐。

        “奴,奴婢,奴婢,奴婢知错了,殿下饶命啊。”

        长公主没说话,这求饶的声音空荡荡的飘在诺大的屋里,在绝对的威严下显得那么孤廖无助,弱小单薄,又可笑至极。

        她不得不开口说实话。

        “是,是老太太跟前的浅儿姑娘吩咐的奴婢,让奴婢将苏姑娘引到老太太屋里,起初奴婢是不愿意的,可浅儿姑娘说,如果奴婢答应,将来王爷娶了王妃,她有办法让王爷收了奴婢。

        奴婢,奴婢一直心悦王爷,就,就鬼迷心窍听了她的话。

        殿下,奴婢真的知错了,是奴婢心存妄想了,奴婢已经醒悟了。”

        长公主仿佛看傻子似的看着她。

        “就你?想爬王爷的床?”

        目光瞬间厌恶。

        当初她和驸马成亲,老太太是来府里短住过得,那时候老太太也不安分的想要让驸马跟前再收一两个,美名曰开枝散叶。

        一是皇家规矩,驸马不得纳妾,二是驸马待她一心一意根本没有别的心思。

        这才让老太太歇了那些妄想。

        当时没有给驸马跟前塞了人,这是心中抱憾,如今要在誉儿这里满足多年前的夙愿?

        “带着她去前院,召了府里上下的人都过去,让她当着大家的面把刚刚的话说一遍,说完杖毙。”

        毫不拖泥带水的吩咐完,这婢女哭嚎着被带了下去。

        等人一离开,屋子里干净了,长公主转头朝苏落道:“我之前说要办一个酒坊,前些日子一直在准备着,现如今前期准备已经差不多了,我把酒品的方子给你,你先看着,一会儿咱们商量一下。

        我去一趟老太太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