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31章 能信

第131章 能信

        长公主怒火裹着面庞,在门口顿了一下,朝院子里走进去。

        “这是怎么了?谁欺负我们落落了,哭成这样。”

        长公主没看老太太,直接走到苏落跟前,伸手去扶苏落。

        苏落技艺高超无师自通的瑟缩着躲了一下,“我脏。”

        两个字,刺的长公主伸出去的手颤了一下,她缓慢的站直了身体,手虚虚的搭在苏落的发顶,看向立在屋檐下的老太太。

        “母亲这是什么意思?”长公主的声音平静,但是面无表情的面孔让她这平静的声音裹着一层冰渣子。

        老太太旁边的姑娘立刻上前一步,屈膝行礼。

        “长公主殿下明察,老太太知道苏姑娘过来,着急想要见见她,见面礼都准备好了,哪知道苏姑娘来了就嘲讽老太太是巴着长公主府的吸血鬼。

        说驸马爷都死了五年了,老太太还要吃着喝着用着长公主府的。

        她说话实在难听,老太太气不过,只呵斥了她一句不知礼数,正好殿下您就过来了。

        苏姑娘突然就跪下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

        殿下明察,我们也不知道苏姑娘怎么好端端的就要说那些。

        老太太只是想要见见她。”

        说着,这姑娘忽然转身跑回屋里,不过转瞬,又跑出来,怀里抱着一个大匣子,打开盖子,送到长公主面前。

        “殿下,这是老太太给苏姑娘准备的见面礼,这是萧家的传家宝,老太太准备送给苏姑娘的。”

        长公主看着匣子里的东西。

        那是她生下箫誉那年,老太太来府里短住提到过的一套头面,当时老太太说,这是萧家的传家宝,传给孙媳妇的。

        驸马还在旁边打趣,说就算是生下女儿,一样可以送。

        物是人非。

        这头面还在这里,还未送出去,驸马人却没了五年。

        猛地见到这旧物,长公主心口瞬间涌上酸涩。

        老太太觑着长公主的面色,叹了口气,“誉儿真心喜欢她,这东西我就送给她,我在老家住惯了的,在京都倒是有些水土不服,还是回去吧,知道你们都过得好,我这心里也就踏实了。

        济源在天之灵也该是踏实的。”

        她猝然提到驸马的名字,长公主看着匣子里的头面,抬手很轻的摸了摸。

        萧济源说过的话,仿佛就在耳边。

        那姑娘捧着匣子,眼见长公主垂着眼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匣子上,她不免得意的朝苏落投去一瞥,目光里全是挑衅。

        苏落跪在地上,暗自叹息,果然她在茶艺这条道路上,需要学习的还有很多。

        看看人家,准备的多充分。

        果然,学无止境啊。

        玉珠立在一侧,急的额头冒出汗珠子,她想说老太太和这姑娘都在胡说八道,可她知道现在不是最好的时机,但又总不能让苏落跪在这里受了这个不明不白。

        就在玉珠火急火燎想不出一句妥帖的反驳之语时,长公主忽然一收手,抬眼朝老太太看过去。

        “既是母亲在京都住着不舒服,我也不好勉强,不然济源在天之灵该埋怨我横行霸道不知体贴人了,明儿一早我让安排人送您回去。”

        长公主说的温和,说完,甚至还抬起帕子擦了擦眼角的泪。

        老太太一张脸,五官伴着表情,刹那间僵在那里。

        啥?

        她听错了?

        捧着匣子的那姑娘也愣住。

        难以置信的看着长公主。

        刚刚不是都看到匣子里的东西怅然难过了吗?难道不应该转头怒斥苏落?难道不应该冲着苏落大发雷霆?难道不应该让人立刻将苏落撵出去并且取消这婚事?

        怎么会这样?

        长公主怎么会安排人把她们送走?

        他们好不容易来了京都,怎么会愿意走!

        可说想要走的话是老太太亲口说的,现在长公主这话也不过是顺着老太太的意思应诺了。

        这......这如何是好。

        老太太一颗心焦灼,那姑娘一颗心更焦灼,她俩齐齐被架在火上烤,连反驳都反驳不得。

        索性旁边站着的婆子反应的快,赶紧道:“王爷婚事还没办呢,老太太您大老远的过来,不就是为了看王爷成亲吗?虽然水土不服,可到底再坚持坚持,没几天了,也就是四五天的事了。

        您不是说,等王爷成亲的时候,要替驸马爷送给王妃一个礼物吗?

        这您要是走了,旁人代替您送,总是差点意思的,除了您和老爷子,谁还能代替驸马爷啊。

        王爷成亲,驸马爷也该在现场看着的。”

        跟着老太太的人都知道长公主对驸马的一往情深,张口闭口不离驸马爷。

        老太太抹泪,叹气,“罢了罢了,我再坚持两天,是我自私了,济源......济源他必定是想要看着誉儿成亲的。”

        长公主温和道:“既是如此,那母亲就再忍耐几天,等婚事结束我再安排人送您回去,您放心,婚事一结束,我必定第一时间让您回老家,绝不多耽误一刻钟。

        我瞧母亲有些乏了,正好我和落落有话说,就不打扰母亲了,母亲歇着。”

        说完,长公主转头弯腰扶苏落,“走,去我院里说话。”

        不等苏落起,长公主忽的朝玉珠道:“你主子跪的时间久了,腿麻起不来,你来抱她一下。”

        被腿麻了的苏落让玉珠一个打横利索抱起,连行礼都免了,直接离开了院子。

        等出了院子,玉珠将苏落放下,苏落跟在长公主一侧朝长公主的院子走。

        “吓着了吧?”长公主偏头看苏落,声音温和至极。

        苏落有些羞愧自己刚刚的欺骗,抿了抿唇,正要如实相告,长公主忽然笑了一下,“是不是觉得刚刚跪的挺冤枉的?”

        苏落一愣,错愕看向长公主。

        长公主眼底带着几分促狭的笑,和箫誉很像。

        “我进去的时候你才跪的吧?我隐约看到了,没事,别怕,知道告状是好事,我和誉儿都怕你性子软,受了委屈不敢说呢。”

        长公主这份体贴,让苏落全身像是浸泡在温泉水中一样暖和,她被温柔的包裹,呵护。

        “殿下这样信我?”嗓子眼带着一点更,苏落扯着嘴角笑了一下。

        长公主道:“我不是信你,我是信誉儿,他二十几的人,第一次这样笃定的认定一个人,他是全心全意拿出全部去爱你,我信誉儿不会看错,我能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