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30章 错了

第130章 错了

        太不正常了。

        苏落和玉珠对视一眼,两人眼底都带着提防。

        可这里是长公主府,长公主府上上下下都知道南淮王有多喜欢苏落,长公主更是对苏落宠爱有加,长公主和南淮王才是这里的主子,主子喜欢的人,应该不会有下人敢作乱。

        再说,要见苏落的人是箫誉的祖母。

        苏落没道理转身就走的。

        有些话苏落不好说,可玉珠作为一个婢子却没有那么多顾及,她朝前面催促的婆子道:“长公主殿下就在屋里?”

        “怎么,长公主不在,我连见一见我孙儿媳妇的资格都没有了?”

        那婆子身后忽然传来一道犀利的不满,带着很大的怒火和怨气。

        玉珠一愣,顺着声音看过去,就看见一个穿着酱红色衣裙的老妇人从屋里出来。

        她旁边跟着一个俏生生的姑娘,那姑娘搀扶着老妇人,在玉珠看来的时候,糯糯的说:“老太太别动气,人家苏姑娘这不是来了嘛。”

        这就是箫誉的祖母了。

        这见面的开场简直太不愉快了,苏落心里叹了口气,上前两步,屈膝行礼问安,“苏落见过老太太,老太太万福。”

        苏落问安,那老太太却没言语。

        任由旁边的姑娘扶着,就站在门口的屋檐下、

        苏落半屈膝福在那里,有些错愕,这个姿势维持的时间长了根本立不住,腿麻不麻不好说,可身子容易往一侧偏。

        眼看维持不住,苏落正要直起身来,头顶传来那老太太的声音,“你就是誉儿看上的女人?”

        用词带着嫌弃。

        苏落站直了,客气道:“我是苏落。”

        老太太显然对她站直了身体十分不满,“我还没说让你起来,你倒是自觉,就起来了,在我们老家,新媳妇拜见长辈的时候,是要行跪礼的。”

        玉珠立刻在旁边插话,“老太太或许不知,苏姑娘是陛下御封的郡主,按照规矩,寻常人见了嘉佑郡主都该行礼问安的,您是长辈自然不用,但是其他人,该有的规矩还是得守着,不然传出去,丢的是长公主府的脸。”

        玉珠这话一落,立在老太太旁边的姑娘顿时脸色一白,咬了咬唇,很轻的哼了一声,却没动作。

        院里没站一个长公主府的人,那汉子,那婆子,那俩婢女,也全都没动作。

        他们看向老太太。

        老太太嗤笑一下,“我当祖母的,跟前人见了孙媳妇还得行礼问安?天底下还有这种规矩呢?若是说规矩,那在我们老家,像这种被人撵出来不要的姑娘,是该捆了手脚要么烧死要么浸猪笼的,不守女德,怎么还有脸出来见人。”

        她声音顿了一下,恶毒的看着苏落。

        “你给镇宁侯府的世子做了五年的未婚妻,这期间,你们就一点男欢女爱都没发生过?谁信呢,知道你是未婚妻,那镇宁侯府的世子就忍得住不碰你?就你这模样,是个男人就忍不住吧,五年呢,你们一个屋檐下......”

        她说的不堪入耳。

        苏落听不下去,挺直了脊背看着对面的老太太。

        “我和王爷的婚事,是陛下圣旨赐婚的,您若是觉得不妥,可以进宫面圣,或者去宫门口击鼓鸣冤,告诉陛下,说他错了,他不应该金口玉言圣旨赐婚,应该烧死我,您去吧,去教陛下做人。”

        玉珠唯恐苏落性子绵软吃了亏,正要帮她顶回去,反正她一个婢女,不存在什么孝道问题,她是长公主跟前的人,这老太太也处置不得她。

        没想到苏落先一步开口。

        玉珠简直想要给苏落鼓掌。

        教陛下做人可还行?

        苏落目光平静的看着老太太,“您作为王爷的祖母,派人传话让我来府里,是为了告诉我陛下错了呢?还是为了天伦之乐呢?我尊重长辈,您为了什么,我就满足您什么,好吗?”

        玉珠算是看出来了。

        苏落瞧上去软乎乎一个人,甚至用软乎乎的声音说着话,可这话说的却够劲儿。

        老太太显然没料到苏落敢这么顶撞她,瞬间脸色铁青,“你放肆,你就是这么尊重长辈的?跪下!”

        老太太旁边的姑娘很轻的摇晃老太太的胳膊,“老太太,算了,听说王爷很喜欢她的,您这样,王爷知道了不免动怒。”

        说完,转头给苏落使眼色,“快陪个不是,老太太向来宽宏大量,不和你计较的。”

        苏落笑盈盈看着这个冒着浓浓茶气的姑娘,顿了顿,“好啊。”

        说完,目光落向老太太,“我错了,您别生气,我不应该让您去教陛下做人的,毕竟您的身份可能您真的去教了陛下也未必听,而且您也未必真能见得着陛下,去了大概率就是自取其辱,怪丢人现眼的,是我思虑不周了。”

        老太太差点让这话气的原地闭眼。

        苏落话音未落,外面忽然传来脚步声,跟着便有长公主的声音靠近过来,“谁把嘉佑郡主叫来的?真是反了你们,还敢假传话,等我腾出功夫,一个个收拾。”

        听着长公主的声音靠近到院子门口,玉珠正要折返迎过去,错眼不见就见苏落笔直的跪了下去。

        玉珠:......

        瞬间瞪大了眼。

        跪下去的苏落,前一瞬还在软软的用软刀子怼老太太,后一瞬就哭了出来。

        美人落泪,委委屈屈。

        “老太太饶命,我再也不敢了,我这就去和长公主殿下和王爷说,我配不上王爷,我一个被镇宁侯府撵出来的人,应该被浸猪笼。

        我这样的人,让老太太蒙羞了。”

        老太太:......

        你特么!

        长公主知道老太太借了她的名义传话,唯恐苏落受委屈,一回府立刻就赶过来。

        没想到一过来就听到这样的声音。

        长公主一脚踏入院子,就看到苏落跪在院子当中,哭的颤巍巍的说这样的话,而老太太被人扶着,立在屋檐下,面孔狰狞的瞪着苏落。

        一院子老太太从老家带来的人就这么直愣愣的杵在院子里围观。

        其中还有那个三十多的汉子。

        腾的一股火从长公主心口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