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28章 颂月

第128章 颂月

        箫誉一句话,刺激的陈珩几乎双目喷火。

        一想到在小竹林的时候,苏落竟然趁他不防备,用迷药将他放倒,陈珩就觉得从脚底板到天灵盖,怒火滚滚的冒。

        她怎么下得去手!

        她竟然真的下了手!

        他攥了拳,咽不下这口气,两步走到箫誉跟前。

        平安以为陈珩要动手,下意识往前一挡,被箫誉拦了一下。

        箫誉冷眼看着陈珩,“世子有何指教?”

        箫誉身上的确是带着一股似有若无的暗香,那香沁人心脾,和陈珩在小竹林的时候闻到的苏落身上的香一模一样。

        以前苏落不用这样的香。

        她身上常年都是药膳的味道,带着草药味的苦香,很好闻。

        苏落会端着新做出来的各种糕点,凑到他跟前,眼底带着殷殷期盼,黑曜石一样亮晶晶的看着他,小心翼翼的问他味道好不好......

        现在人离了府,连身上的香味都换了。

        仿佛抹掉了过去的一切。

        陈珩嫉妒的发疯,出口却是,“你吃过她做的药膳吗?天不亮就起来做,做好刚刚我起床准备上朝,她专门提着食盒给我送到房门口,我打开盖子的时候,那药膳点心还是热的,冬夏无阻,日日如此。”

        陈珩说的是挑衅的话。

        可他自己心头却无半分痛快,只觉得苦涩。

        他仿佛在这些话出口的时候,才真正的意识到,原来苏落在府里那五年,日日给他送药膳点心。

        他当时是如何呢?

        他嫌弃那点心热了冷了,他没空停下来哪怕看她一眼。

        苏落当时眼底面上是有失望的吧......

        明明是来刺激箫誉,陈珩却自己先受不住了,死死的咬着牙关,逼着自己别再去回想,可偏偏记忆就像是被施了诅咒,以前从未留意过的哪怕一点细枝末节,现在都在脑海里放大。

        箫誉略比陈珩高出半头,微垂着眼看他。

        眼底带着一股鄙夷,“原来她在镇宁侯府那五年,身份不是未来世子夫人,而是府里的厨娘?你们镇宁侯府真有本事,杀了人家爹娘,还要拘着人家姑娘在府里给你们当牛做马?伺候人不说,还要羞辱人?

        本王真是大开眼界,也幸亏落落幡然醒悟,不然,她爹娘在天之灵怕是都要被气的不得安生吧。”

        箫誉一丁点嫉妒眼红吃醋愤怒都没有,面上只有嘲蔑。

        那眼神那样的讥诮,仿佛利箭,直刺陈珩的心口。

        陈珩怒不可遏,“分明是你买通邹鹤,在她面前演了那样一出戏,你挑唆她和镇宁侯府的关系,你让她恨我......”

        攥着拳,手背的青筋难以控制的隆起,彰显着主人此时的怒火。

        陈珩一字一顿的道:“我不会让她嫁给你的,她只能是我的,我和她之间,她爱了我五年,你算什么!”

        药堂里。

        京卫营的人,京兆尹的人,刑部的人,林林总总三四十个,全都鸦雀无声的,陈珩的话音,一字不落的落入这些人耳中。

        谁都不敢朝他俩这边看过来,却又把这场争风吃醋听了个明明白白。

        箫誉冷笑,“陈世子还是先自保吧,今儿就有江湖侠士劫富济贫抢了你家的药堂,说不定明儿就有人杀到了镇宁侯府门上去。”

        说完,箫誉没再理会陈珩分毫,转头朝刑部尚书道:“......”

        箫誉的话还没出口,外面忽然奔进来一个京卫营的人,他惊慌失措一头冲进来,“不好了,城南的锦绣布庄刚刚遭遇了打劫,柜面的现银全都让抢了,锦绣布庄让烧了。”

        “什么?”金宝之前在春溪镇被射中了小腿,现在伤还没有好利索,一个跛脚走到那京卫营的人跟前,一把扯了对方的衣领,“你说什么?”

        这锦绣布庄是镇宁侯府的产业,但也不完全只是产业,这是陈珩埋在京都的一个收集情报的暗网联络点。

        陈珩也脸色难看的朝那京卫营的人看过去。

        箫誉不知就里,但陈珩和金宝的反应让他眉头一挑,和刑部尚书短促的对视一瞬。

        布坊也是镇宁侯府的产业这一点无疑了。

        只是,这药堂可比那什么布庄收益高多了。

        药堂被抢被烧,陈珩都还顾得上争风吃醋呢,现在布庄被烧,陈珩却脸色巨变到颧骨处的肌肉颤跳几下?

        布庄比药堂还要重要?

        都是官场上摸爬滚打了多年的老狗,一下嗅出了不一样的味道。

        “就在刚才,我们巡视城南那边的时候,忽然听人哭喊,说是着火了,紧跟着就瞧见滚滚浓烟从那边冒出来,我们赶去现场的时候,锦绣布坊已经被烧了一大半。

        京卫营巡逻的兄弟们已经组织灭火了,听从布坊里逃出来的伙计说,当时店里没有客人,突然进来一高一矮两个孩子,带着面具,进门就射杀。”

        又是一高一矮两个面具人。

        箫誉顿时一声轻笑,抬手拍拍陈珩的肩膀,“坏事做尽了,留心半夜有人敲门。”

        说完,箫誉抬脚朝外走,“走,去布庄瞧一下。”

        刑部尚书顿了一下,跟上箫誉。

        京都一天之内连着被火烧抢掠了两家商铺,还都是镇宁侯府的产业,一时间坊间众说纷纭,镇宁侯府再次陷入舆论的旋涡。

        只是这谣言传着传着,不知何时,变了味道,竟然颇有几分统一口径的样子。

        官府还没给出官方结果,坊间就定了案,说:是镇宁侯当年用残忍的手段害死了京都知名戏班子里两个学徒,人家冤魂回来索命了。

        这传言越传越邪乎,有鼻子有眼的,甚至连镇宁侯当年是为什么残忍杀害对方的缘由都说的清清楚楚,手段说的清清楚楚。

        苏落坐在别院的花架下,听春杏学舌外面的话,听得瞠目结舌。

        箫誉才从府里离开不过两个时辰,外面竟然就传成这个样子?

        跟着,苏落心口猛地一跳。

        忽然想起,在春溪镇的时候,苏子慕想要留下小竹子,央求苏落在药堂救人那时,好像说他做过一个梦。

        梦里他被镇宁侯府卖进了戏班子。

        那戏班子好像是叫......颂月班?

        苏落手指一颤,看着春杏,“外面有没有传言说这戏班子叫什么?”

        春杏一双水灵灵的眼睛闪着围观不嫌热闹大的兴奋,“颂月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