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27章 嗤笑

第127章 嗤笑

        箫誉闻言一愣,隔着窗子问,“查着凶手了?”

        平安道:“没有,京兆尹那边在维持现场,刑部的人已经往过赶了。”

        如今箫誉身上担着职务,挂在刑部,出了这种事他自然是得过去走一趟,尤其这事儿还是出在今儿这场宫宴之后,难免不让人多心。

        箫誉起身,朝苏落道:“晚饭不用等我了,我去现场看看,要是结束的晚,我明儿上午过来看你。”

        苏落原本靠着桌沿站着,默了一下,离开桌沿朝箫誉走过去。

        箫誉正要抬脚离开的动作一顿,半垂着眼看她。

        眼瞧着人走到自己跟前,箫誉轻声道:“怎么了?”

        苏落抿唇。

        箫誉对她的好,把她一颗心填的满满的。

        箫誉说的话,她也记得。

        他说,让她主动点。

        苏落纤细的手臂轻微的抖着,活这么大,从来没有如此过,但现在苏落想要主动对箫誉好些。

        她隔着一拳的距离,环腰抱住箫誉,笨拙又羞赧的踮起脚尖,在箫誉下巴上亲了一下,“我等你。”

        三个字说的颤颤的。

        箫誉喉结滑动,眼眸发沉,抬手把人一箍,手臂收紧,直接将那一拳的距离消除,两人隔着衣料贴近,箫誉手捏着苏落的下巴迫使她仰头。

        “好乖,因为我说要给你报仇?”

        被人这样箍着,这样迫使抬头,又是自己主动过来亲的人,苏落脸皮没有箫誉那么厚,不敢抬眼,只眼睛斜斜看着旁边桌上箫誉刚刚用过的那只杯子,但忍着害羞道:“我也想对你好。”

        箫誉忍了,但忍不住。

        这特么哪个男人顶得住呢!

        捏着苏落下巴的手略微用力,不及苏落因为疼而蹙眉,他猛地弯腰将人打横抱起,直接走到床榻。

        苏落顿时心跳抽起,因为惊慌睁大了眼。

        箫誉把人放到床上,看着苏落圆睁的眼睛,像只小鹿一样带着不安,他沉声道:“知道我要做什么吗?”

        苏落紧张死了,没说话,扑闪了一下眼睛。

        箫誉摩挲她的脸,她的唇,最终手指不老实的挤进唇缝,拨弄那软舌,一下,一下,快了慢了,进了出了。

        箫誉紧紧的盯着苏落的脸,不错过她面上哪怕分毫的神情变化,最终忍不下去,手伸了出来,带着粘湿盖住苏落的眼,咬了后槽牙忍着身体里喷涌的火气,道:“对不住,实在太想你了,别怕,我舍不得现在碰你。”

        在苏落被折磨了半晌的红唇上落下一个吻,箫誉起身离开。

        镇宁侯府开在京都的药堂就在鼓楼大街最繁华的地段。

        上下两层,气势恢宏,是京都最大的药堂,里面光是坐诊大夫就有八位。

        箫誉进去的时候,陈珩也在。

        看到箫誉,陈珩一下脸色变得铁青,“南淮王来查吗?怕不是监守自盗。”

        箫誉瞥了他一眼,没理他,径直朝已经到场的刑部尚书走过去,“什么情况?”

        刑部尚书道:“是被两个人打劫的,那俩人应该是缩骨功高手,高一点的那个看上去七八岁的身高,矮一点的看上去四五岁的身高,脸上带着面具,手里拿着弓箭,进门就射杀。

        前堂的伙计的大夫没来得及反应就让射中倒地,后面的人眼见这个动静没敢出来。

        有目击者称,这俩人把前堂的人放到之后,在前堂和后院中间点的火,他们身上带了火油,火势起来之后,后院的人不知道前面倒地发生了什么,是后来火被扑灭,他们来了前面检查,才发现柜面上的现钱都没了。

        初步判断是打劫。”

        说完,刑部尚书皱了皱眉,朝箫誉那边吸了吸鼻子,又凑近了吸了吸鼻子,然后一脸嫌弃的看着箫誉。

        “你怎么用这么娘气的香?”

        箫誉愣了一下。

        香?

        旋即反应过来,顿时嘴角扯着一点笑,啧了一声,“出门的时候,我王妃舍不得我出来,纠缠了一会儿,她身上的香沾上来的,她近日来惯爱用这种味道的,这不是你一个单身男人能明白的。”

        刑部尚书:......

        我特么有病啊多嘴问一句。

        让这骚断腿的玩意儿塞狗粮。

        金宝立在一侧,不安的看着陈珩的面色。

        陈珩本来就铁青的脸色,在箫誉这话落下一瞬,变得更加难看。

        他几乎眼底迸射着直白的凶光,朝箫誉看过去,那目光带着毫不遮掩的挑衅和发泄,“苏落以前喜欢药香,身上总是带着草药和什么点心混合的味道,现在变了吗?”

        他这话一出,现场原本商议案情,勘察现场等各种嘈切的声音,顿时一静。

        刑部尚书悔的肠子都青了。

        他特么的忘了,苏落原来是陈珩的未婚妻。

        妈的!

        这叫什么事儿。

        瞥了一眼箫誉,刑部尚书立刻岔开话题,“刑部登记在册的那些江湖人士,有案底的,没听说谁缩骨功能高到这个地步。”

        箫誉给刑部尚书这个面子,没搭理陈珩,只道:“江湖代有才人出,未必是有案底的,先按照现有的这些画肖像吧,画了张贴出去,抓人未必能抓的着,暂时先给其他人一个提醒吧,让大家多注意点。”

        陈珩咬着后槽牙,脸上裹着黑沉沉的怒火。

        “人抓不着?这是京都,这么大的药堂,光天化日的被抢了还被火烧了,我药堂那么些大夫都受了伤,这损失谁来赔付?

        三天之内,你们必须抓到人。”

        陈珩看着箫誉,说的咬牙切齿。

        箫誉嗤笑。

        “三天之内必须抓到?这人我敢抓,你们镇宁侯府敢认吗?

        谁不知道镇宁侯府只手通天,哦,不是只手通天,你们是只手捅天。

        什么人敢动你们镇宁侯府的药堂。

        还是光天化日,还是这般恶劣的手段。

        这不是明晃晃的挑衅么?

        要么你们镇宁侯府作恶太多,遭了人家江湖人士的惦记,要么......刚刚陈世子的话怎么说来着?监守自盗?

        谁知道是不是你们镇宁侯府自己找来的人自导自演了这一出呢?

        这是在宫宴上没占了便宜,想要找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