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25章 坐上

第125章 坐上

        抬手一拨珠帘,箫誉进了里屋,嘴角眼底的笑意还在,甚至带了那么点不加遮掩的发坏。

        “和我撒娇呢?什么时候开始?我都准备好了。”

        箫誉说着话,好整以暇的在苏落对面的凳子上坐了。

        苏落红着脸瞪他一眼,“没有娇。”

        箫誉笑道:“真的呀?可我好想看你对我撒娇,怎么办?”

        苏落心道:你怎么这么坏。

        瞪他一眼,没理他。

        箫誉啧了一声,“上次还说,感谢我呢,感谢我给你请封了郡主,怎么,嘉佑郡主谢人都是嘴上说说呀?上次咱们怎么说的来着?我记得我好像是说,你要感谢我,就下次主动点?”

        箫誉简直坏透了,坏到了骨子里。

        眼瞧着苏落一张脸涨红,他变本加厉,问人家,“能主动点吗?”

        苏落不说话,这话怎么说,还要不要脸了。

        箫誉拳头抵着嘴角低低笑了一声,又叹了口气,“不能吗?但我今天心情不好。”

        他装可怜。

        有装可怜的,就有真心疼的。

        苏落脸皮红着,连眼尾都带了点红,但忍不住关心,朝箫誉瞥过去,“怎么了?去码头那边事情办的不顺利?”

        箫誉瞧着眼前活色生香的人,心头怎么安耐得住,但偏偏坐的纹丝不动,坏到家的道:“事情倒是办的顺,但是回来的时候,听说你在宫里被陈珩拉到了竹林。”

        苏落倏地心跳一颤。

        她最不希望今天在竹林的事箫誉是从旁人那里得知。

        迫不及待的解释,“没发生什么,真的,我进宫前自己做了准备的,我把他用药迷倒了,我很快就脱身跑了,他什么都没有得逞,真的。”

        苏落的解释那样急迫,让箫誉心疼,但是他面上一点不显,只道:“可我心里还是难受。”

        苏落不和他撒娇,啧~好办,他和苏落撒娇不就解决了吗。

        “心里难受的快要抽干我的力气了,就觉得一颗心让人捏住了蹂躏,外面说什么的都有,那些话不好听,我知道是假的,可我忍不住去想,如果你没有逃出来,如果陈珩真的得逞了......”

        箫誉半真半假,可怜巴巴看着苏落。

        “落落,我真的好难受,安慰安慰我也不行吗?”

        他这样看着人,说着这种话,苏落就是铁石心肠也让他磨软了。

        珍珠绣鞋仿佛试探一般迈出一小步,苏落抿唇看着箫誉,想要过去安慰他,但是脸皮挂不住,还没正式成亲呢,她想。

        可箫誉容不得她想。

        眼见苏落迈出了第一步,他一声喟叹,伸了胳膊直接把人一拽,拉到怀里,半抱着让苏落坐了他的左腿。

        人坏到骨子里的时候,有些动作是不经意的。

        就像现在,明明苏落像个兔子似的,被人猛地箍进怀里,一颗心都要蹦出来,脸也滚烫,偏偏箫誉不做人,左腿还轻轻的颠了几下。

        苏落像是一叶浮萍,被他上下颠颤,羞的就要挣扎起来。

        箫誉既是把人抱住了,怎么可能撒手让她起来。

        “别动,让我抱会儿,心里真的好难受,落落你不心疼我吗?”

        苏落让他拿捏的稳稳的,果真就没再动。

        箫誉嘴上说着讨可怜的话,动作却一点不收敛,大腿猛地上下一颠又左右一晃,故意松开圈着苏落的手,苏落差点从后面倒栽下去,几乎是下意识反应,伸手圈住箫誉的脖子。

        箫誉闷闷的笑出声来,“好抱吗?”

        他看着人,一把抱紧,故意问,大腿又轻轻的颠了两下。

        苏落快让他这流氓样折磨疯了,颤颤的看着他,软软的商量,“让我下去好不好?”

        眼尾挂着红,脸颊灼烧着,连嘴唇都是刚刚被咬过带着一点莹润,箫誉不做人这么多年,怎么可能突然禽兽有人性。

        不仅没松手,反而手臂收紧,将人紧紧贴住自己。

        他低哑着嗓子,说着不正经的下流话。

        “你不知道我喜欢了你多久,以前你在别人府里,我只能背地里惦记你,现在你就在我腿上,你说我舍得松开吗?

        你感觉不到我身体的变化?”

        苏落被他紧紧抱着,两人贴的这样近,他什么变化她自然是心惊肉跳的知道的清清楚楚。

        眼泪都快让人家折磨出来了。

        “让我下去吧。”苏落软乎乎的商量。

        这商量落入箫誉耳中,就是粘腻的调情。

        他眼眸微暗的看着眼前的人,苏落本就是妩媚的面相,此时动了情,那张脸更是让人魂魄震颤。

        “我是真的难受,心里难受,之前你心里难过的时候,我是怎么安慰你的,你也安慰安慰我,好吗?”

        在刑部大牢,在这间屋子,箫誉安慰她,就是......

        想起上次箫誉吮吸她的嘴唇,苏落不光脸红,全身都红了。

        她几近哀求的看着箫誉,想让人把她松开。

        偏偏箫誉只轻轻颤了颤大腿,蛊惑哄骗,“真的,心里好疼,给我一点甜的吧,落落。”

        他声音那样轻,两人离得这样近,粘腻的呼吸纠缠在一起,苏落不知是鬼使神差环还是中了箫誉的蛊,颤着羽睫一点一点朝箫誉靠近过去。

        刚刚喝过水,箫誉的嘴唇带着一点微凉,刚刚碰触到,苏落便觉得心头像是炸了一样,脑子嗡的一下,瞬间一片空白,隐约感觉到好像一只手摁到了她的后脑勺,霸道而有力的将她虚虚碰到的嘴唇往下压实,跟着,她唇瓣便被含住,然后用力吮吸。

        箫誉抱着她的手也并不怎么老实。

        怎么说呢,素了这么多年的老流氓,忽然开荤了,能老实才有鬼。

        苏落让亲的软成一汪水,瘫在箫誉的怀里,被人结结实实的抱着,就在她四肢百骸都酥麻的时候,忽然听到耳边有人说:“落落,张嘴,好不好?”

        那声音嘶哑着,压抑着,又滚烫着。

        苏落被蛊惑的连思考都没有。

        让张嘴,就真的张嘴了。

        然后......

        箫誉如同打仗一般凶悍的攻略进来时,苏落只觉得全身不一样了,说不上什么感觉,但是心跳的更快,身体软的更厉害,嗓间......

        根本无法控制的发出几声自己都觉得不堪入耳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