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24章 磨人

第124章 磨人

        不得不承认,苏子慕一提之前他在镇宁侯府受的委屈,苏落顿时心口像是让小虫啃食一样难受。

        但是这嚎啕大哭又阴阳怪气的样是跟谁学的?

        苏落扶额,看着苏子慕。

        “好了,别哭了,去洗把脸,把小脸洗干净了,我和你说。”

        苏子慕的哭泣就像是堤坝的水闸,收放自如。

        前一瞬还嚎啕大哭,哭的撕心裂肺的,一听这话,立刻停住。

        “你说吧,我听完了再去洗脸。”

        苏落狐疑看了苏子慕一眼,收的这么迅速,我都怀疑你刚刚是不是真的哭。

        旁边小竹子:嗐~怀疑什么,直接确认啊!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苏落叹了口气,既然开了口,也就没瞒着,将宫宴上的事以及后面她的那些分析,一五一十和苏子慕小竹子说了。

        说罢,叮嘱,“这事儿,你俩听了,知道了,长个心眼就行,不要去外面乱说。”

        苏子慕抿着唇,黑亮的眼睛看着苏落,“这件事,你要和南淮王说吗?”

        苏落一愣,没明白似的看着苏子慕,“他肯定会知道啊,这件事不是什么机密,太后都送了赏赐过来,再说长公主也在场。”

        苏子慕摇头,“我是说,你自己会和南淮王说吗?”

        会说吗?

        苏落没想过这件事。

        但是箫誉若是问起来,她肯定会说,箫誉如果不问......她应该只会提陈珩在小竹林那一部分,不为别的,只是这一小段,她不想让箫誉从旁处听到,要听也是她说。

        苏子慕原本在小圆凳上坐着,眼见苏落没有立刻回答,他蹭的跳起来,“你当然要说,姐我和你说,你要学会告状。”

        苏落满腔心事顿时被苏子慕炸的一顿,难以置信的看向她五岁的弟弟。

        苏子慕把小竹子从圆凳上拖起来,然后推着小竹子让他往后站了两步。

        苏子慕自己朝着小竹子反方向退了几步,转头朝苏落发出灵魂一问:“你会撒娇吗?”

        苏落:......

        苏子慕啧了一声,“不会没关系,我教你,女孩子就得会撒娇,会告状。”

        说完,苏子慕嘤的一声哭出来,朝着小竹子怀里一头撞过去。

        “王爷,我好害怕~”

        苏落整个人都麻了。

        小竹子一脸麻木的配合戏精苏子慕,甚至体贴的抬手在苏子慕腰上揽了一下,“怎么了?”

        虽然小竹子一句怎么了问的干巴巴十分敷衍,但是不妨碍苏子慕的发挥。

        他一手翘着兰花指,哭的嘤嘤嘤,一手小拳头一攥甚至还揪着人家小竹子胸前一点衣料。

        “今儿进宫,她们都说,你和云霞郡主才是青梅竹马,我是破坏你们感情的坏人,呜呜呜呜,我觉得自己好坏,我破坏了你们的感情,是吗?”

        苏子慕哭的梨花带雨,颤颤巍巍。

        小竹子干巴巴道:“没有,别听他们胡说。”

        苏子慕小身子一扭,在小竹子怀里撒娇。

        “可是我心里好难受啊,是不是因为我破坏了你们,云霞郡主才那样恨我,她才那样害我,我该怎么办?嘤嘤嘤,太后娘娘让我大度些,她说云霞郡主不懂事,已经教训过了。

        可,可她明明比我还大一岁呢,呜呜呜......”

        苏落让苏子慕浮夸的表演刺激的头皮发麻,全身爬满鸡皮疙瘩,这真是她弟弟?

        什么时候,她弟弟长成这样了?

        “好了好了,别哭了,小竹子你也不嫌他恶心,赶紧把他推开。”苏落赶紧喊停。

        小竹子一张面瘫脸没什么表情,淡淡的说,“他天天这样。”

        苏落一扬眉,“天天这样?”

        小竹子似笑非笑垂眼看了苏子慕一眼,嗓子里带了点笑意,嗯了一声,“天天找理由撒娇,没理由就编个理由。”

        苏落:......

        苏子慕抬脚在人家小竹子脚背踩了一脚,愤愤道:“现在是教我姐撒娇呢,说我干什么。”

        说完,瞪着人家小竹子。

        小竹子一脸不和他一般见识的表情,不计较被踩脚,不搭理他。

        苏子慕转头看着苏落,“看到了吗?今儿南淮王过来,你就这样撒娇。”

        苏落搓搓脸,“弟啊,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些的?”

        苏子慕一脸天真,“当然是我在镇宁侯府受了那么多委屈之后,我不敢和你说,有时候也不敢和春杏姐说,就只能自己哄自己,假装有个人关心我,我可以肆无忌惮和他撒娇,在臆想中磨炼出来的本事啊。”

        这话说的既好笑,又惹人心酸。

        苏子慕看着苏落,“姐,你没撒过娇吧?至少从乾州离开之后,你再也没撒过娇吧?你试试看,撒娇真的好有用的,能释放心里的压力,你和王爷撒个娇呗,他那么喜欢你......”

        “对啊,我这么喜欢你。”

        苏子慕话音未落,箫誉裹着一点笑意的嗓音低哑的从门口传来。

        惹得屋里人齐刷刷看过去。

        箫誉斜斜的靠在门框上,珠帘后,他嘴角带着一点笑,目光落在苏落的脸上,在苏落看来那一瞬,四目相对,箫誉嘴角的笑意放大,他朝苏落抬了一点下巴,“撒个娇呗。”

        声音懒散中透着一点勾魂摄魂。

        当着弟弟的面呢!

        苏落脸颊腾的烧红。

        “王爷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一点声音没有。”苏落蹭的从凳子上起来,仿佛为了遮掩砰砰快跳的心一样,问他。

        苏子慕人精似的拽了小竹子一把,拉着小竹子朝外走,走到箫誉身前,仰着小脸和他说:“我姐有很重要的事要和王爷说。”

        说完,转头朝着苏落做个鬼脸吐吐舌头跑出去了。

        “我要去做一件大事!”一出苏落的院子,苏子慕转头朝小竹子道。

        小竹子半垂着眼看他,没说话,但目光示意询问:什么大事?

        苏子慕笑嘻嘻踮起脚尖朝小竹子耳朵旁靠过去,咕哝着小嘴,压着声音巴巴的说了几句。

        小竹子顿时脸色一沉,一口拒绝,“不行,太危险了,你当镇宁侯府是吃素的!”

        苏子慕一点不怕小竹子沉脸,糖钴扭似的拽了小竹子的胳膊,撒娇,“可我就是想去,我想去的不行,要是不让我去,我今儿饭都吃不进去,晚上也睡不着,让我去吧,再说了,不是还有你嘛,你保护我,好不好?”

        他扯着小竹子的胳膊晃,亮晶晶的眼睛直直的看着人家,说这样腻歪的话。

        七八岁的小竹子哪经得住他这么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