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21章 侧妃

第121章 侧妃

        顿了顿,苏落压着有点快的心跳。

        “珍妃不仅拉拢了皇后,还挑拨了咱们和太后之间的关系,并且为日后利用或者收买云霞做下铺垫?”

        苏落头一次分析这些宫中的弯弯绕绕,其中隐晦的东西越挖越深,她越觉得匪夷所思,但心头又生出一种因为挖到隐秘而略显刺激的感觉。

        长公主脸色倒是很好看。

        “好孩子,不愧誉儿那样喜欢你,那你如何看皇后呢?”

        苏落有些茫然。

        皇后?

        皇后怎么了?

        长公主笑道:“皇后的娘家并非寻常人家,也是世家之一,只不过势力不及镇宁侯府罢了,先前镇宁侯府因为邹鹤被抓而出事,镇宁侯和皇上之间曾经缔结的互帮互助的盟约也被世家其他人知道。

        你觉得其他世家会甘心吗?

        明明八大世家是轮流做领头人的,结果镇宁侯府背叛了世家之间原有的规矩,私下和皇上缔结了新的盟约,发展远远强过其他世家,那些长期被压制的其他世家能容得下?

        镇宁侯府势力强大,他们惹不起,但不代表不会动心思。

        顺着这个思路,你再想想?

        想不出来也没关系。”

        长公主鼓舞般看着苏落。

        苏落卷翘的羽睫轻颤几下,心跳有些砰砰的快,“皇后......皇后能从这件事上得利吗?如果珍妃不出面,今天太后娘娘是不是当真要处置云珠公主?

        还是说,皇后料定了珍妃会出面,因为皇后知道珍妃娘娘在利用云霞郡主?

        那这样的话......

        皇后是想要找个机会示弱?她怕不安全,所以故意示弱?

        云霞推镇宁侯府五小姐落水......”

        苏落瞬间想通了其中关窍。

        之前她就觉得奇怪,云霞推镇宁侯府五小姐落水,把这罪名随便扣到一个宫女身上都要比扣到皇后膝下嫡出的公主身上强。

        为什么云霞偏要把云珠公主拉下水?

        苏落吞咽一下,看着长公主,几乎用气声道:“云霞推镇宁侯府五小姐落水这件事,不是她提前谋划好的,只是她临时决定的,而让她有这个决定的人,是云珠公主?云珠公主说了什么话,引导了她,她才决定用这个方式来吸引大家的注意力,然后趁机对我下手?”

        长公主赞许点头。

        苏落继续道:“那也就是说,云霞公主在谋划一切的时候,被珍妃识破,珍妃利用云霞,想要警告皇后顺便挑拨咱们和太后,而皇后则知道珍妃的动作,她利用了珍妃的想法,把自己营造成弱势的一方。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长公主笑道:“宫里的任何事情,都没有偶然的事情,一件事发生,你不要看当时谁吃亏了谁得利了,要看这件事的一同得利者还有谁。”

        苏落点头,“我明白了。”

        好家伙,进宫一趟,肚子没吃多饱,脑子倒是费了不少。

        在宫里走着,苏落没敢提陈珩的事,等上了长公主府的马车,苏落便将自己是如何在小竹林那里被人拽了一把,又是如何被拽入竹林遇上陈珩的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长公主。

        长公主脸色发沉。

        “陈珩能在赏花宴上入了后宫还藏进了小竹林,没有珍妃的帮忙他不可能避人耳目的进的来。

        这些人,心思手段实在歹毒!

        幸好你反应快又提前有准备,不然今儿真让他们得逞了!这事儿得和誉儿说一下,咱们不能就这么算了的。

        以前我和誉儿忍气吞声熬日子,现如今咱们不用那么委屈的。

        你放心,不委屈你的。”

        苏落摇头,“我没有委屈。”

        她怎么会觉的委屈。

        她只觉得要幸福死了。

        自从爹娘过世,苏落很久很久没有被人这样关心爱护过了。

        太后寝宫。

        热热闹闹的赏花宴办的像个花团锦簇的笑话。

        太后面目阴沉的坐在那里,几乎咬牙切齿怒其不争的看着云霞,“你不是说,你已经想通了,要和苏落好好相处?这就是你说的好好相处?哀家如同亲生一般待你,你就这样骗哀家?

        苏落那是誉儿看上的姑娘,那是誉儿马上就要迎娶成王妃的人。

        你这样害苏落,那作践的是誉儿的真心和面子!

        哀家教导你这么多年,就教给你不择手段自私自利还愚蠢不及了?”

        云霞被太后劈头盖脸的骂,跪在地上,瑟瑟发颤,等太后话音顿下,她咬唇委屈。

        “可我真的好喜欢誉哥哥,我喜欢了他好多年,从我十岁起我就喜欢他,现在我都十六七了,我喜欢了他六七年,太后娘娘,我求你了,你心疼心疼我,成全我吧。

        如果不能嫁给誉哥哥,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今天的事,我是不对,可我不后悔,如果我得手了,苏落名声就彻底毁了,她就不可能嫁给誉哥哥了,我就有机会。

        太后娘娘,都说人心是偏的,您就偏袒偏袒我吧,我真的好喜欢誉哥哥。”

        云霞红着眼睛红着鼻子,哭了足有半个多时辰,跪在那里也不起来,惨白着一张脸,不住的哀求。

        太后让她气的哆嗦。

        “闹出这么大的乱子,今儿前来赴宴的那些名门贵女,全都知道你陷害苏落,你让哀家怎么帮你!你这样胡闹,名声全糟践了,将来如何嫁人!”

        云霞哭道:“不能嫁给誉哥哥的话,我还嫁什么人,我谁都不嫁,我之前说我想开了,我是骗您的,我想不开,我只喜欢誉哥哥。

        太后若是觉得留着我是个祸害,那就趁着这次的事,发落我,打我三十大板,把我发配到莲花庵去,让我从此青灯古佛一辈子,我也好彻底死心、

        不然,我不可能死心的。”

        “你要气死哀家!”太后让云霞气的快断气了,“哀家这是做了什么孽!滚回去面壁思过去,没有哀家的吩咐,不许出来!”

        云霞咬了咬唇,梗着脖子起来,“我喜欢誉哥哥不是错。”

        说完,转身出去。

        太后抄起手边的茶盏砸了过去,“她诚心要把哀家气死!”

        旁边的贴身嬷嬷赶紧上前,“娘娘息怒,保重身体要紧,云霞郡主和南淮王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云霞郡主有这心思实在不为奇。

        不如,太后娘娘赐婚,让云霞郡主做个侧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