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19章 指认

第119章 指认

        珍妃冷笑着看了一眼地上跪着的宫女。

        “本宫不过就是身子不舒服,没来参加这个赏花宴,竟然就让我们云珠吃了这么大的委屈?堂堂嫡公主,母后还是一国之母六宫之主呢,现在就被当个犯人似的让人在这里审问?”

        珍妃走到云珠跟前,抬手用帕子擦了擦云珠眼底的泪珠。

        0

        “别怕,她们不给你做主,本宫给你做主。”

        说完,珍妃抬脚朝跪在地上的宫女一脚踹了过去。

        “下作的东西,得了多少好处呢就在这里满口胡诌,也不怕有命挣钱没命花!”

        那宫女被珍妃一脚踹的朝旁边倒过去,珍妃这才一掸衣袖,向太后行礼问安。

        问了安,目光在云霞身上转了一圈,然后看着太后,“这宫女说,她亲眼看到云珠公主将镇宁侯府的五小姐推入水池,太后娘娘这是信了?云珠公主和三公主四公主都说云珠公主没推,太后娘娘是不信?”

        珍妃进门一通操作猛如虎。

        一下让在场的人都有点懵。

        她要干什么?

        落水的可是镇宁侯府的人,要个说法的也是镇宁侯夫人,怎么珍妃这是替云珠说话?

        太后看着珍妃,没说话。

        珍妃似乎也没等太后说话,自顾自道:“臣妾听说,赏花宴这边,太后娘娘送给嘉佑郡主的镯子被一只白猫撞翻在地,险些给了嘉佑郡主一个没脸。

        宫里好端端的,哪来的白猫?

        可不就是臣妾宫里养了一只么。

        还听说,要巧不巧的,那镯子上带着荆芥的味道,那味道吸引着猫儿?

        臣妾琢磨,这不就是明摆着告诉大家,臣妾看嘉佑郡主不顺眼,要给她个没脸吗?

        天大的冤枉。

        臣妾吃的苦却吃不得冤,所以听了这事儿,立刻让人查了一下。”

        说完,珍妃忽然朝云霞一笑,然后扬眉,“带上来!”

        随着她语落,外面两个嬷嬷将一个宫女拖了进来,那宫女遍身是伤,云霞一眼看到那宫女,顿时瞳仁震颤,捏着帕子的手猛地收紧。

        震愕又惊恐的倒吸一口冷气。

        太后蹙眉看着被拖上来的人,脸色阴沉下来,“珍妃,这是云霞跟前伺候的人,你这是要做什么?”

        珍妃巧笑嫣然,“回太后娘娘的话,有人想要借刀杀人呢,但是臣妾不想当这个刀,臣妾应该还是有这个资格给自己讨个公道吧?”

        说完,珍妃低头瞥了一眼瘫跪在地上的宫女,“说说吧,你主子是怎么让你害人的?”

        那宫女瑟缩着吞咽唾液,战战兢兢的啜泣两声,咬唇道:“云霞郡主让奴婢将九公主引到御花园,近日来九公主一直喜欢去哪都抱着那只白猫玩。

        等引到御花园,奴婢用荆芥将那白猫吸引开,趁着九公主那边的人不备,将白猫带到赏花宴上。

        在此之前,白猫已经被荆芥训练过好多次,所以它一闻到荆芥的味道,不会只是单纯的被吸引,而是因为之前在荆芥跟前被训练过,会发狂攻击。

        白猫撞翻镯子之后,奴婢伺机将白猫送回御花园那边。

        太后娘娘那镯子,是今儿一早云霞郡主给奴婢,奴婢在荆芥汁子里浸泡了半个时辰的。”

        “你胡说!”云霞顿时怒道:“我哪里对不起你,你要这样害我!”

        那宫女不看云霞,只咬着唇哆嗦了两下,道:“另外,云霞郡主买通了一个宫中小侍卫,那侍卫原本是看守冷宫的,云霞郡主许诺,若是他听话,为她办成一件事,郡主就将他从冷宫调到太后娘娘这边。

        她让奴婢给嘉佑郡主上酒水的时候打翻酒水洒湿嘉佑郡主的衣裙,然后带着嘉佑郡主去换衣裙的时候,把人带到提前安排好的房间。

        那房间里点了合欢香,那侍卫也在。

        只是后来太后娘娘将嘉佑郡主和长公主带走,云霞郡主一计不成,便让奴婢跟着过去,奴婢本来是打算在那边借着上茶的功夫弄湿嘉佑郡主的衣裙,只是还没动手就被珍妃娘娘的人抓了。”

        随着这宫女的交待,整个大殿,静的落针可闻。

        只有云霞,咬牙切齿怒吼,“你胡说,谁给你多少好处,让你这样污蔑我,我怎么会害苏落,这赏花宴是我办的,若是苏落有事,我难辞其咎,我疯了要在自己办的赏花宴上害人!”

        说着,云霞眼圈一红,转头看向太后,“太后娘娘给云霞做主。”

        珍妃轻嗤漫笑,看向苏落,“那就看看太后娘娘信谁吧。”

        目光一收,珍妃朝镇宁侯夫人那边走过去。

        那边就两把椅子,一张坐着镇宁侯夫人,一张坐着顾瑶,她一过来,两人双双起身,最终珍妃坐了镇宁侯夫人的位置,镇宁侯夫人坐了顾瑶那里。

        顾瑶在镇宁侯夫人身后一站,带了点疑惑,发问,“这和五小姐被推了水里有什么关系?”

        珍妃冷笑,“推五小姐入水的人,那是云霞亲手推得,九公主亲眼看见了跑回来和本宫说,至于她为什么要推了五小姐入水又买通宫人嫁祸给云珠,那就要问她自己了。

        不过,本宫猜着,大约是为了把大家都吸引到这边来,她好朝苏落下手吧。”

        顾瑶顿时恍然,蓦的转头看向苏落,“你刚刚耽误那么久才过来,是不是......”

        苏落不知道顾瑶和珍妃到底安得什么心,但绝对也不会是好心,只是她也无法将刚刚她和陈珩在小竹林的事当众说出来,只得抿唇摇头,“我去了一趟净房,所以晚了些。”

        珍妃笑道:“幸亏本宫抓人抓的早,不然你怕是就去不成净房了。”

        珍妃这话说完,便不再开口。

        一时间大殿中气氛诡异。

        都等着太后开口呢。

        可太后如何开这个口。

        而且珍妃和那宫女的指认,她几乎信了一大半。

        太后攥着手里的帕子,感觉好多年没有这样为难过了。

        云霞惴惴不安站在旁边,委屈的直掉眼泪,等了一瞬不见太后开口,云霞咬唇,朝苏落看去,“你难道不相信我吗?我怎么会害你。”

        她将这无人能开口的话题,丢给了苏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