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08章 怪吗

第108章 怪吗

        邹鹤看看苏落,又看向箫誉。

        箫誉脸上带着宠溺的漫不经心,仿佛任由苏落随便怎么问。

        邹鹤被拶刑夹过的手指微微蜷缩,又因为刺痛而不敢多动,额头顶着刺痛带来的汗珠子,他大喘了两口气。

        “药方子我有,但是,我要一条活路。”邹鹤红着眼睛盯着箫誉,想要给自己谈一个条件。

        箫誉眼皮都没动一下。

        他就是要给苏落一个机会,他想看看,让苏落自己去面对,这姑娘能做到哪一步?

        做好了最好,做不好他来兜底。

        他家小姑娘,需要一个成长的机会。

        十五了,不能什么都不懂。

        说什么有我在你只需要貌美如花只需要保持纯真只需要天天开心就够了,够了么?当然不够,人活着得有自己的努力。

        “邹大人真有意思,这是想要用药方子和我们谈谈条件了?邹大人怕不是忘了,镇宁侯当年乾州赈灾回京之后,邹大人就扶摇直上摇身一变成了太医院院使。

        这几年,太医院统领,各大药堂呼应,全国药价上涨,这期间没有邹大人的配合?

        徐行被抓,邹大人抓了他是想要做什么邹大人不明白?

        想要用一张五年前的药方子保命呢?

        这条件谈的是不是有点太过于认不清自己了?”

        苏落轻笑慢嗤,“不瞒邹大人说,当年我爹爹开出来的药方子,原始药方我有,你这个篡改过的药方,属于锦上添花,有了更好,没有也无妨。

        都到这一步了,邹大人想要活命,是不是应该想想更有价值的谈判条件?”

        邹鹤瞪着眼睛看着苏落,满目的难以置信。

        眼前姑娘俏生生的眉眼里藏不住的妩媚多姿,刚刚得知父母死亡的真相,怎么能把话说的这么冷血无情。

        她就一点不难过?

        她现在难道不应该嚎啕大哭?

        邹鹤甚至都没见苏落眼圈红一下,声音都没有更咽一丁点。

        要不是在镇宁侯府见过苏落几次,邹鹤都要怀疑这个苏落是不是个假的了。

        苏落眉眼带着冷意,“邹大人,浪费时间可能浪费的就是你的命,你若是拿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就凭你现在的罪状,也足够定罪了。

        亦或者......”

        苏落忽然一笑。

        “你说,我们若是从这里走了,并没有暗中派人保护你,会有人来杀你灭口吗?毕竟只要你死了,哪怕死之前签字画押呢,这也是死无对证。”

        邹鹤顿时心跳狠狠一抽。

        刚刚陈珩活要要人死要要尸的架势让邹鹤身上再次寒意遍布。

        苏落给他最后一击,“邹大人应该明白,要杀你的,就目前而言,只有镇宁侯府。”

        邹鹤从来没有把箫誉放在眼里过。

        一个嚣张跋扈的混不吝,哪怕身份再高又如何,怎么可能比得过镇宁侯府世子爷。

        所以,哪怕京都舆论沸沸扬扬,说苏云平的女儿苏落要追究五年前的事,他也不当回事。

        有镇宁侯府这棵参天大树呢,苏落就算是攀上箫誉的关系又能如何!

        可刚刚在审讯室,陈珩被箫誉摁着打都还不了一下手,陈珩自以为有恃无恐的带人来抢人,结果被箫誉提前埋伏好的人全锅端的关入牢房......

        这南淮王可能根本就不是表面看起来的那么酒囊饭袋!

        心中无数个念头汹涌闪过。

        他沉默的时候,苏落和箫誉谁也没有催促,旁边站着的刑部尚书更是一言没发。

        过了好一会儿,邹鹤忽然肩头一垮,身上绷着的那股劲儿泄去,他舔了舔嘴皮,看着箫誉道:“当年那张被篡改的药方,在汇通票行里存着。

        一同存着的,还有这些年太医院修改过的几张其他药方。

        这些方子,都是将一些病症的根治治疗改成有效治疗,然后推广全国各大药堂。

        另外......”

        邹鹤心跳如雷,看着箫誉。

        他心里明白,一旦这话说出口,他和镇宁侯府就彻底为敌了,但是目前他并无选择的余地。

        “我知道珍妃娘娘一桩旧事,但这件事我要等我安全了才能说,当年......”

        “好。”

        邹鹤看着箫誉,说了一半被打断,嘴巴保持着说话的姿势,有些错愕。

        他原以为,他需要向箫誉解释一下这件事有多么事关紧要,唯恐箫誉不信,他甚至已经开始搜肠刮肚,毕竟这是他最后的底牌。

        结果箫誉这就答应了?

        邹鹤不明所以,箫誉却是已经从椅子上起身,朝刑部尚书道:“弄个人假扮成他,重兵把守,把他另外找地方关起来。”

        刑部尚书抱拳道:“王爷放心,这事儿下官拿手。”

        “把他那些口供做好,让他签字画押,你立刻送上去吧,送之前誊抄一份。”

        “是。”

        交待完,箫誉没再多看邹鹤,带了苏落从牢房出来。

        走过漫长的阴暗潮湿的牢房地下甬道,等出了牢房大门,外门的空气骤然扑来,苏落只觉得仿佛经历过一次生死。

        她面对邹鹤的时候,能冷静到几乎冷漠,但心里的难受只有她明白有多疼。

        深吸了口气,春日的暖阳打在身上,苏落朝箫誉道:“就这样就能关住陈珩吗?皇上会治他的罪吗?”

        箫誉偏头看她,笑道:“不能,现在之所以能关住他,不过是因为陈珩和镇宁侯从来没把我当回事,他带着人来劫狱,端的是十拿九稳的想法,他就没觉得我能拦住他。

        我不过是抓住了他的一个不防备之心,从中取巧,钻了个空子。

        如果真是让他戒备十足的来,今儿未必能把人抓住的。

        镇宁侯府百年基业,不是那么容易能被动摇。”

        左右还有人,箫誉不能像之前那样对人家小姑娘动手动脚,只道:“不出意外的话,今儿天黑之前陈珩就会被释放,你怪我吗?

        明明现在只要我返回牢房,就能一刀要了陈珩的命,替你枉死的爹娘报仇。

        但是我没有这样做,我只是审讯了邹鹤就离开,明知道陈珩要被放走却没有再做其他努力。

        怪我吗?”

        苏落摇头,“杀死一个人容易,但是翻一桩案,不是杀了人就能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