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04章 明确

第104章 明确

        邹鹤的瞳孔几乎是肉眼可见的紧缩。

        箫誉冷笑,“现在知道怕了?早干什么去了!”

        邹鹤沉着脸,绷着表情,阴沉沉的看着箫誉,“我不知道王爷在说什么,五年前乾州瘟疫,我是奉命前往乾州治灾,当时的情况究竟如何,镇宁侯知道的一清二楚。

        我们回京后也向陛下回禀的一清二楚,当时的事,不论是有功还是有罪,早在五年前定夺完了。

        下官听说王爷要娶苏云平的女儿为妃,可王爷也没必要就将这么大一个屎盆子扣了下官头上。

        下官身正不怕影子斜,从未做过任何亏心事。

        王爷如今伙同刑部抓了下官,下官人微言轻,可下官还是想要看一下朝廷的抓捕文书。”

        邹鹤不信镇宁侯真能看着皇上下令抓他而无动于衷。

        他被抓来起码有一个多时辰了。

        箫誉似笑非笑,耐心的等邹鹤说完,然后轻描淡写道:“做梦呢?你想怎么就怎么?那我岂不是恶名白担了?来人!”

        箫誉一声令下,外面立刻进来两个人。

        没穿刑部牢房这边狱卒的衣裳,是箫誉自己的人。

        箫誉废话一句没说,只扬了一下下巴,朝邹鹤那边点了点,进来的两个人一人手里提了根皮鞭子一人手里拿着一套拶刑的刑具。

        邹鹤刚刚还紧绷而阴沉的面容在这俩人上前的时候,顿时强自的真定一溃千里,“你做什么,你们要做什么?朝廷的抓捕文书都拿不出来就要动私刑?南淮王就不怕......啊!”

        进来的人不由分说在邹鹤手指上套了拶刑的刑具,发狠的用力一拉那刑具上的麻绳,被削的棱角分明的竹棍顿时紧紧将邹鹤十根手指夹住。

        邹鹤一辈子行医问病,手无缚鸡之力,哪遭的住这份疼,登时伸着脖子惨叫,豆大的汗珠混着嘴角兜不住的涎液滚落,额头绷起高高的青筋。

        箫誉偏头看苏落,“看不了就先出去。”

        苏落摇头,“没事。”

        没什么看得了看不了的。

        苏落告诉自己,这就是命。

        五年前,没有箫誉,当年她的爹娘还不知道怎么死的呢,死的时候,想到刚刚出生的小儿子,想到刚刚十岁的大女儿,他们到底是何种煎熬惧怕的心情。

        五年后,有了箫誉,她现在才能站在这里看别人遭受这锥心之痛。

        箫誉看了苏落一眼,见这姑娘眼底面上确实是没有什么畏惧惊恐之色,便没再多说,这乌糟糟的漩涡里,肮脏的下作的阴暗的卑鄙的,什么事没有。

        他不可能把苏落当成娇花一样养在内宅,别说他暂时没这个能力,就算是有,也不是这么一回事。

        人只有经历过见识过才会强大,什么时候都是自己强大胜过被人保护。

        他更希望苏落有能力自保。

        万一他哪天有个万一呢......

        不过是电光火石的须臾,箫誉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涌过又消散,他收了目光,转头去看邹鹤。

        砰!

        审讯室的大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

        巨大的声响吸引了里面人的目光,那两个行刑的却丝毫没有分神,该用拶刑的继续用拶刑,该抽鞭子的继续抽鞭子,血腥味一层一层的在审讯室中弥漫。

        苏落转头看到进来的人。

        陈珩。

        她顿时眼皮一跳,一颗心不由得抽了一下。

        陈珩带着满脸怒火,进来先是朝箫誉看了一眼,继而目光落向刑部尚书。

        “尚书大人好手段,在那边弄个假邹鹤让你的衙役佯装审讯,骗我在审讯室外面足足等了半个时辰,结果你们在这里动用死刑?”

        陈珩让气的脑袋顶冒烟。

        刑部尚书陪着干笑两声,“没想到世子爷反应这样快,半个时辰就看破了下官的伎俩,下官果然不如世子爷能干。”

        苏落:......

        陈珩差点让这话气死。

        正要说什么,那边邹鹤一声惨叫将他未出口的话打断,陈珩暴躁如雷,“住手!”

        他一声呵斥带着雷霆万钧,若是刑部自己的衙役,这必定是被他喊停了。

        然而箫誉带来的是他自己的人,人家管他陈珩是个屁呢,充耳不闻,或者,下手更狠。

        眼见自己的话被忽略,陈珩怒道:“放肆,邹大人乃是朝廷命官,你们想要屈打成招吗?还愣着干什么,去把邹大人放下来!”

        邹鹤被吊在柱子上,陈珩下令指挥自己带来的人。

        金宝闻言,当即上前。

        却是被那边箫誉带来的其中一人转身拦住。

        那人苏落有点面熟,瞧着像是上次在春溪镇和金宝过招的那个穿着灰布麻衣的人。

        他嘴角带着那么一星血腥的笑,“镇宁侯府世子爷好大的官威,连尊卑有别都不记得了吧,我们王爷乃是陛下御封的亲王,陈世子这是当着我们王爷的面呢就想动我们王爷要审的人?

        镇宁侯府未免也太霸道了些。

        不过我们王爷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看在两家还算有缘分的份上,只要陈世子将苏姑娘的婚约还给苏姑娘,我们王爷立刻释放邹大人,如何?”

        邹鹤:!

        我特么的就知道!

        老子就是个炮灰!

        箫誉那狗东西果然假公济私,说什么查五年前的案子,狗日的,他分明是想要用他逼着陈珩给苏落婚约呢!

        这尼玛还用逼吗?

        给他啊!

        邹鹤十根手指让勒的痛不欲生,嘴角流着一股难以自制的涎液,看向陈珩。

        然而陈珩立在那里,面上却是带着犹豫。

        邹鹤:......犹豫?

        犹豫你大爷呢犹豫,我手指头都要断了好吗!

        “世子爷,快给他啊。”邹鹤催促。

        箫誉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坐在椅子里,拇指抵着嘴角,脸上是意味明确的笑:嘲讽。

        眉梢微扬,箫誉道:“陈世子,如何?只要你把苏落的婚约给了我,邹鹤我立刻放人,至于五年前你们随便怎么样,与我无关,这买卖划算吧?

        我呢,明人不说暗话。

        我就是为了拿回苏落的婚书才抓了邹鹤呢,所以你看,我诚意这么足,陈世子是不是把婚书还给我们?”

        邹鹤:啥?

        尼玛你为了拿回婚书和老子有屁的关系!

        抓我干什么!

        呜呜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