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02章 炸毛

第102章 炸毛

        自从箫誉和苏落的婚讯传来,云霞就一直萎靡不振。

        云霞是太后从小带大的,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可箫誉是她亲外甥,她也不能为了云霞喜欢箫誉就强迫箫誉不许娶苏落只能娶云霞。

        这几日,太后也着实的着急上火。

        此时云霞这般说,太后顿时心中大石落地,大松一口气,“好孩子,你能想得开是最好的,想办赏花宴就办,热热闹闹一场也好,宫里许久没有热闹了。”

        得了太后的应允,云霞兴致勃勃开始筹办。

        之前在春熙镇的时候,是平安抽空教苏子慕和小竹子功夫,自从来了京都,住进别院,箫誉找了专门的武师教习他俩。

        “姐姐!”

        苏落正在写酿酒的方子,苏子慕脆生生奶呼呼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声音还不且落下,他人就一阵风的从外面跑了进来。

        春日天热,他才习完武,脑门上带着一层汗,红扑扑的脸上全是亢奋,黑曜石般的眼睛弯成月牙,身上还蒸腾着热气,冲上前身子一跃,直接半坐到苏落的书桌上。

        “姐姐,刚刚先生表扬小竹子了,说小竹子天赋异凛,说要回禀王爷,给小竹子专门请一个师傅教习他功夫呢,说小竹子筋骨长得特别,十分适合习武。”

        苏落将笔放下,一面转手拿了旁边的帕子给弟弟擦脸上的汗珠子,一面道:“先生夸小竹子,你高兴成这样?”

        苏子慕奶呼呼的道:“那当然,小竹子厉害了,就能保护咱们全家,将来小竹子要当大将军!”

        苏落笑:“人家志气大,你呢,你要做什么?”

        “我做等大将军回来的那个人啊。”

        旁边春杏噗的就笑了出来,“少爷真有志气!”

        苏子慕一点不在乎被春杏打趣,依旧笑眼弯弯,“反正小竹子本事大,从明儿起,我和小竹子就要分开习武了,先生说了,我的进度太慢,耽误小竹子。”

        说着话,小竹子从外面进来。

        苏子慕就跟桌上长了刺一样,坐不住的一下跳下去,又蹦到小竹子旁边,把人家手一牵,“你怎么走的这样慢,我都和姐姐说完了,你才来。”

        小竹子不搭理苏子慕,只朝苏落一本正经的道:“今天先生与我说,想要教我兵法,先生说,学好了可以将来上战场,我想听听姐姐的意思。”

        小竹子甚少开口说话,上次苏落听他一口气说一大串还是云霞郡主找上门那次。

        苏子慕不等苏落开口,唯恐苏落不同意似的赶紧道:“姐姐你要支持小竹子!”

        苏落嗔怪了苏子慕一眼,让他安静闭嘴,转而温和看着小竹子,“你的意思呢?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小竹子抿了抿嘴,“我不太想去。”

        小竹子话没说完,旁边苏子慕炸了,手也不牵了,一把给人家甩开,一双眼睛瞪着圆圆的,“你说什么?你不想去?你为什么不想去?你之前不是还说想要当大将军统领千军万马吗?怎么又不想去了。”

        小竹子无奈看他一眼,叹了口气,伸手去揉他的小脑袋,捋平他的炸毛。

        “咱们家,就咱们几个,我不想走的太远。”他看着苏落说。

        “不行,你若是不去,我就再也不理你了!”苏子慕一副不讲理的样子,怒气冲冲瞪了小竹子一眼,转头跑出去了、

        小竹子一脸欲言又止看了看苏落,顿了顿,也没说什么,转头追出去了。

        苏落:......

        春杏:......

        一头雾水,双双对视。

        这俩小孩儿干什么呢!

        春杏舔了舔嘴皮,“小姐,要不要奴婢去提醒他俩一下,就算是上战场,小竹子今年才七岁,年纪不够的,上战场也得七八年以后了,不耽误现在学功夫学兵法的。”

        这搞得,好像今儿学了明儿就要奔赴边疆似的。

        苏落让苏子慕闹得哭笑不得,“不用提醒,苏子慕就是皮紧了,童年不够完整,打一顿就好了。”

        春杏十分认同的点头,“小竹子虽然平时瞧着冷淡,但是对子慕少爷是真的好,就是子慕少爷对人家小竹子是不是控制欲也太强了。”

        “子慕和小竹子怎么了?”春杏话音才落,箫誉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跟着箫誉面容含笑人也进来,“我见苏子慕坐了廊下哭呢,小竹子哄人哄得满头大汗,小哑巴都快成话痨了也没哄好。”

        小竹子平时不爱说话,平安有时候就爱叫他小哑巴,箫誉有时开玩笑也爱这么叫。

        春杏嘴快,巴拉巴拉把刚刚的事儿说了一下。

        箫誉笑道:“这倒是奇了,人家小竹子还没哭呢,子慕倒是哭上了,小孩儿的事儿让他们自己闹去,大人不能跟着掺和。

        邹鹤让抓了,不过我没来得及用私刑呢刑部那边就把人要走了。

        要去看看吗?”

        苏落瞬间大睁眼,“我?王爷带我去看邹鹤?刑部大牢?”

        瞧苏落一脸吃惊的小模样,箫誉心痒难捱的想要捏捏人家姑娘的脸蛋,刮刮人家眼皮儿。

        不过也只能想想。

        这么大一只春杏还在这里杵着呢。

        “嗯,去么?去就换一身衣裳,我带你去。”

        “换什么衣裳?”

        箫誉上下扫了苏落一眼,嘴角勾着不正经的坏笑,“我让平安去给你找一套护卫服,装成我的随从跟着一起过去,不算委屈王妃吧?”

        妈呀~

        这调情的话是我能听的?

        春杏一个面红耳赤夺门逃离。

        苏落顶着一张大红脸点头,“好。”

        之前在春溪镇,苏落也是女扮男装,不过为了方便行事,她都刻意的把自己画的丑了点。

        再加上那一身粗布棉衣也不好看,穿上臃肿的厉害。

        现在穿着一身护卫服,一头乌发全都梳起来,露出白白净净的小脸,玄色衣袍越发衬着脖颈处的白皙。

        色差那样分明。

        箫誉瞧着苏落一个俏生生小书生的模样,骨子里的流氓劲儿没压住,很轻的啧了一声,手指摩挲,哑着嗓子说:“要是现在已经成亲了多好。”

        这话意味着什么,傻子也能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