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101章 黄雀

第101章 黄雀

        那目光太冷,冷的顾瑶心里像是也结了冰。

        陈珩根本不相信她的好心,但陈珩应了她的好心。

        顾瑶很想问一句,今儿白天你和苏落已经撕破脸成那般,苏落那样污蔑栽赃侯夫人,那样恶心我和侯爷,谣言那样难听的沸沸扬扬,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怎么能无视这一切还想要把苏落带回府呢?

        可这话她到底是没有问出口。

        陈珩到底为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办好这次赏花宴,让苏落彻底身败名裂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如此既能解除镇宁侯府现在被恶意中伤的攻讦,也能让陈珩彻底厌恶苏落。

        翌日一早,镇宁侯夫人进宫去找珍妃,顾瑶陪着一路去的,只是镇宁侯夫人和珍妃说体己话的时候,顾瑶去了太后那边,找了云霞。

        “几日不见,你怎么瘦成这样?”顾瑶进去的时候,云霞正半躺在美人榻上怔怔愣神,顾瑶心头冷笑了一声,面上带着热络的关切,“这是病了?”

        云霞和顾瑶其实素日里来往不多,不过是点头之交。

        顾瑶身为大将军的嫡女,瞧不上云霞这种寄人篱下的孤儿。

        云霞身为郡主,也不多瞧的上顾瑶。

        宫里可都是传遍了,说顾瑶身为世子夫人,一侍二夫呢。

        虽然是苏落说出来,可真真假假的谁知道呢。

        躺在美人榻上没动,云霞只斜斜瞥了顾瑶一眼,“你今儿怎么进宫了?”

        顾瑶自顾自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笑道:“侯夫人进宫看望珍妃娘娘,我陪着一起来的,现在她们姐妹说体己话,我不好在跟前,就出来转转,正好有一事想要问你,就过来了,你这......”

        顾瑶看着云霞,脸上是难以置信的惊讶,“瞧着也太憔悴了些。”

        云霞抿了抿嘴,没说话。

        心里却酸涩的难受。

        今儿一早,她的妆容比现在还要憔悴呢,她刻意的守在箫誉下早朝的路上,和他偶遇,和他说话,可箫誉从头到尾没有关心她一句。

        不问问她为什么脸色难看,不问问她为什么瞧着虚弱,什么都不问。

        现在倒是顾瑶一个外人在关心她?

        云霞不想在顾瑶面前落泪,硬是咬着牙关忍了忍,把眼泪憋回去。

        “你想问我什么事?”

        顾瑶就道:“我知道你和南淮王青梅竹马,从小感情就好,就是想要和你打听一下,南淮王怎么突然就要娶苏落了?”

        顾瑶刻意的做出一脸讪讪难堪的模样。

        “你也知道我们家的情况,苏落是世子爷的前未婚妻,因着世子爷不喜她,她本是带着她弟弟离开了镇宁侯府。

        这走都走了,怎么隔了几个月又回来了?

        摇身一变竟然要嫁给南淮王,这事儿也太离谱了。

        昨儿她在大街上散播谣言,中伤侯爷和夫人,连我也骂进去,现在这谣言沸沸扬扬的,不怕你笑话,镇宁侯府让她搅合的鸡飞狗跳的,糟心的很。

        哎......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百思不得其解,她怎么就攀上了南淮王的高枝儿。”

        云霞心里翻白眼。

        你问我,我问谁去。

        顾瑶觑着云霞的脸色,叹息着道:“不瞒你说,苏落在我们镇宁侯府那几年,的确是不太好,不然侯爷和夫人不可能冒着被人戳脊梁骨的风险悔婚的。

        我们府里都不要的人,怎么南淮王和长公主殿下竟是很满意她的样子?

        具体内里我不知道,我也是提醒你一句,你和南淮王感情好,私下要不你问问他,别让苏落给骗了。”

        云霞嗤笑,“咱们感情这么好呢,你专门来提醒我?”

        顾瑶讪讪,“我也有私心,世子心里还有苏落,为了她一直冷落我,我见不得她好。”

        说及此,顾瑶面上倒是带上情真意切的恨。

        “我恨不得她毒发身亡死了才好呢,可我再恨她,世子爷心里有她,我还能怎么办,我又没办法坏了她的名声让世子爷厌恶她。”

        顿了一下,顾瑶话音打住。

        “我本来是想要问问你苏落是如何勾引了南淮王,不过看样子,你同南淮王青梅竹马,南淮王喜欢她,你对她也是喜欢的吧。”

        顾瑶说着起身。

        “夫人那边应该是要出来了,我先走了。”

        顾瑶转身离开,云霞一颗心却是再也平静不下去。

        人人都知道她和箫誉青梅竹马,连顾瑶都知道,现在箫誉的王妃却是一个镇宁侯府都不要的女人?

        她竟然都不如苏落?

        一种巨大的耻辱感劈头盖脸的砸向云霞。

        云霞一下想起那日在太后寝宫,长公主临走时看她的那一眼,那一眼里几乎包含着赤果果的警告。

        还有箫誉的疏远和刻意保持的距离。

        云霞愤怒的扯着手里的帕子,“凭什么!”

        都怪苏落,若不是她,长公主和箫誉怎么会这样待她!

        云霞怒火妒火并发,忽然外面窗沿下传来低低切切的说话声,声音是她院子里两个小宫女发出来的。

        “上次端康伯府办赏花宴的事你听说了吗?”

        “听说了,笑死人了,他们府里办的赏花宴,结果赏花宴一半,他们府里庶出的二小姐让人当众撞上了偷人,丢死人了,竟然想男人想到这一步,赏花宴上偷人。”

        “我听说,原本这位二小姐已经在议亲了,好像男方的条件还挺好的,伯府虽然高贵,可庶出的小姐身份到底不行,能嫁个称心如意的好人家不容易,她真是不知福,偷人的事闹出来之后,男方那边立刻拒绝了这门婚事。”

        “那二小姐人呢?”

        “听说是被送到乡下庄子上去了,能怎么,自己干出这种丢人现眼的事,府里没把她杀了就不错了,这辈子是不可能再回京都了。”

        两个小宫女嘀嘀咕咕的说着话,云霞听着听着却是脑中思绪一晃而过。

        如果苏落也偷人,那誉哥哥还会娶她吗?

        云霞瞬间像是打开了新的大门,原本萎靡不振的精神一扫而光,两眼泛着热切的光,翻身下地招呼自己的贴身婢女,“梳妆,我要去见太后娘娘。”

        太后寝宫。

        太后意外的看着云霞,“你要办赏花宴?”

        云霞笑嘻嘻点头,“不能嫁给誉哥哥那是我和誉哥哥有缘无分,但以后总还是要来往的呀,苏落在京都好像也没什么朋友,在她们成婚之前,我办一次赏花宴,叫些贵女名媛们来,也叫上苏落,让她和大家都熟悉熟悉,也让大家知道知道,苏落不是没朋友,有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