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94章 两全

第94章 两全

        陈珩怎么可能在婚书作废的缘由上写是镇宁侯府的过错。

        他看着苏落,目光逼视。

        “你说是因为苏子慕受害,你不得不离开镇宁侯府,那你倒是解释一下,为什么你刚刚离开镇宁侯府,就和南淮王勾搭上!

        你是我陈珩的未婚妻,前脚出了镇宁侯府,后脚就和南淮王比邻而住,这难道不要解释一下吗?

        婚约作废,我另娶她人,难道不是因为你先背叛婚约,你与南淮王私下有往来,才让这婚约作废?

        我顾及你的颜面,一直替你保守,你倒是咄咄逼人了!”

        陈珩恶狠狠的看着苏落。

        他当然知道苏落是离开镇宁侯府之后才认识的箫誉,当然知道直到在他戳穿箫誉身份的时候,苏落才知道箫誉就是南淮王。

        但他就要这样说。

        他不能让镇宁侯府成为过错方,他更想在苏落脸上看到与他作对的懊恼和悔恨。

        陈珩几乎一瞬不瞬盯着苏落。

        春杏快气死了。

        苏落在镇宁侯府五年,连门都没怎么出过,镇宁侯府的狗都比苏落出去见世面的机会多。

        现在陈珩竟然兜头给苏落泼这样一盆脏水?

        是可忍,孰不可忍!

        春杏一插腰,瞪着陈珩,“私下往来?世子爷真是会倒打一耙,世子爷说我们小姐和南淮王私下往来,证据呢?难道就因为镇宁侯夫人和府里小厮不干不净,世子爷就看谁都不干不净?

        那若是这样,岂不是顾瑶和世子爷早就不干不净?

        我们小姐还在府里住的时候,顾瑶就搬进了镇宁侯府吧?

        那时候我们小姐和世子爷的婚约还在呢,世子爷和顾瑶就已经有了夫妻之实,这是什么道理?

        事情我们不说出来,世子爷是当大家都是傻子,以为我们不知道呢?”

        春杏简直将现学现用活学活用发挥到淋漓尽致。

        胡编乱造谁不会啊!

        上下嘴唇一碰,这还不是张嘴就来!

        “镇宁侯和世子爷当日吃醉了酒,为了顾瑶争风吃醋,父子俩险些在家宴上打起来,那个时候,那考虑过我们小姐的心里吗?考虑过我们小姐才是世子爷的未婚妻吗?”

        苏落:......

        你这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未免有点太蓝?

        京兆尹:......

        真假?镇宁侯都那么老了,还有这个功能?

        外面围观百姓:......

        卧槽!

        这是什么惊天大瓜!

        镇宁侯和陈珩父子俩为了顾瑶争风吃醋?

        这尼玛......爬灰爬的这么劲爆吗?

        玉珠:......

        我们王爷也扯不出这么扯淡的瞎话来!

        会说赶紧多说点!

        陈珩脸都绿了,他怎么经得住春杏这样信口雌黄的泼脏水,怒火喷发,一步过去伸手就要给春杏一巴掌。

        玉珠一把将春杏拽到身后,抬手摁住陈珩扬起来的手。

        “今儿是来解决世子爷和苏姑娘婚约问题的,世子爷冷静点,你这样拖下去,就算是拖延了我们王爷和苏姑娘的婚事,但对世子爷来说也未必是什么好事。

        还是大家一拍两散各自生欢的好。

        如今世子爷已经成婚,正儿八经的世子夫人早有其人,何必再纠缠不清平白折辱了镇宁侯府的门楣。

        镇宁侯府百年世家,想必也是拿得起放得下,既然已经婚约作废,何必这么大一个世家,纠缠人家一个无父无母的姑娘呢?

        世子爷如今在这里咄咄逼人的欺负苏小姐,可是想过,五年前镇宁侯一条命都是人家苏小姐的爹娘救回来的呢!

        不说别的,但是这一点,世子爷痛快把婚书还给人家不行吗?”

        之前大家都吃镇宁侯府的瓜,如今玉珠这话一说,众人也才想起来。

        苏落的爹娘是镇宁侯的恩人呢,就是因为这份恩情,才有了这婚约。

        不过,流传满大街的三问镇宁侯府里的第一问,好像可不是这么回事。

        当年镇宁侯给一个十岁的小姑娘立下婚约,当真是为了报恩?

        报恩就这么报恩的?

        嘈切的议论声越来越大。

        苏落看着陈珩,“世子爷若是不肯还我婚书,那咱们今儿要不然就说说五年前的事。

        五年前,我十岁,好歹还有些记忆。

        我若是以受害人女儿的身份来状告邹鹤和镇宁侯,世子爷觉得这案子是该告到京兆尹呢还是托南淮王的关系,告到大理寺呢?”

        苏落这是在明明白白的威胁陈珩。

        你不还给我婚书,我就和你谈三问镇宁侯府的第一条。

        如果苏落要状告镇宁侯,单单苏落自己,必定是什么风浪都掀不起来,可若是有箫誉和长公主在......陈珩还真不确定会如何。

        镇宁侯会不会被抓不好说,但是邹鹤必定会陈珩抓了,就像对他舅舅一样,还没且送刑部大牢审讯呢。

        查不查当年的事不好说,但一个贪污受贿就足够将被抓之人定了死罪。

        可现在根本不是一份婚书的问题,是苏落要让他在婚书上标明,是镇宁侯府有错在先悔婚在先,这让陈珩怎么写!

        进退两难。

        陈珩脸色铁青的道:“你与箫誉狼狈为奸,我镇宁侯府绝不会背负有错悔婚的骂名!”

        一甩衣袖,陈珩转头离开府衙公堂。

        金宝紧随其后,追上前,在围观的人群里给陈珩开出一条路,护着陈珩离开。

        耳边身侧是嘈嘈切切的议论声,所到之处,说的都是镇宁侯府如何如何,陈珩只觉得一团火气裹在嗓子眼,等出了人群,原本想要清一下嗓子,却是一张口一口血喷了出来。

        他竟是让苏落气的,活活吐了血!

        陈珩脸色越发难看。

        陈珩不肯再写婚约,苏落也只得离开京兆尹府衙公堂。

        一上马车,春杏焦灼道:“小姐,他不给咱们婚约可怎么办!”

        苏落一点不着急,慢条斯理抱着靠枕靠在车厢壁上,“不给正好,他不给婚约,就让王爷去抓邹鹤,到时候邹鹤进了大牢,一听说是因为陈珩不肯给我婚约才导致他被抓的,你说他会怎么想?你说那些跟着镇宁侯府做事的人会怎么想?”

        春杏目瞪口呆:“所以,您今儿压根也没打算要回来婚约?”

        苏落笑了笑。

        就凭她对陈珩的了解,陈珩怎么可能承认镇宁侯府有错!

        他不承认有错,她就偏让他在婚约上承认错,陈珩只会愤怒离开,这样,既让所有人都看清楚,她和陈珩已经势不两立,又给了箫誉一个抓人的机会。

        两全其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