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93章 公堂

第93章 公堂

        陈珩下意识觉得不妙,苏落再开口必定说出来的是石破天惊的话。

        他不能让苏落再说下去。

        陈珩攥着拳,手背的青筋都凸起,他看着苏落,“信口雌黄,你以为你傍上了南淮王就能对我镇宁侯府......”

        苏落直接打断了陈珩,“因为我去给夫人请安,进了院子,听到了里面不该有的狎昵动静!”

        围观百姓:!!!

        狎昵动静?

        是我想的那个狎昵吗?

        啊?

        这也是我们能听的?

        一群围观百姓瞬间宛若伸长了脖子的鸡,亢奋的转着鸡眼珠子围观。

        陈珩脸色骤然黑如锅底,“苏落!”

        苏落轻笑慢嗤,“世子去京兆尹府衙吗?还是在这里继续谈?我在镇宁侯府住了五年,贵府什么事,我应该是挺有谈资的。”

        春杏站在苏落身后,人都麻了。

        这么大一个瓜,她怎么从来没吃到过!

        她怎么不知道这个叫王学义的竟然闹出这么大动静呢?王学义当时被杖毙,她没记错的话,难道不是因为王学义偷了镇宁侯夫人贴身嬷嬷屋里的钱?

        她记错了?

        春杏看看苏落,看看陈珩,作为一个忠心耿耿的丫鬟,尽管心中茫然,但是不影响春杏豁然一拍胸脯。

        “没错,镇宁侯府那么多见不得人的事,世子爷不会是想让我们逐一在这里给大家普及普及吧,说书先生说书人家茶楼还给钱呢,我们在这里,就白说?”

        一旁玉珠:......

        神特么说书先生要收钱!

        心里翻了个白眼,玉珠面无表情看着陈珩,然后转了转自己的手腕手指,发出咔咔的声音,将武力威胁表达的明明白白,“或者世子想要当街较量一下?”

        陈珩只觉得血气直冲天灵盖。

        他真的快炸了。

        继续留在这里是不可能继续留在这里的,继续再说下去,谁知道苏落还能再说出什么!

        至于他转身离开......

        他更不能转身离开,谁知道他走了,苏落会再说什么。

        当街较量是不可能当街较量的,镇宁侯府再嚣张,也不至于当街和长公主府的人武力冲突。

        只能去京兆尹府衙。

        那种被人操控的愤怒感和无力感将陈珩包裹,他不情愿又憋屈的转身朝京兆尹府衙走去,怎么都想不到,事情怎么就到了这一步。

        春杏扶着苏落上了马车,一上车,春杏立刻瞪大眼睛朝苏落求证,“王学义真的去了夫人院子里?他们俩还狎昵?这小姐都能听到?夫人院里其他人呢?”

        苏落瞥了春杏一眼,一脸的笃定,“当然没有,我编的。”

        噗~

        春杏震惊的看着苏落,“编的?”

        她怎么不记得苏落还会编瞎话!

        这怎么还蔫坏儿上了。

        玉珠:......

        总不能近墨者黑,让我们王爷传染的?

        苏落笑道:“镇宁侯夫人能那样污蔑我,我难道不能以彼之道还回去?”

        谁还管这话经得起推敲经不起推敲呢。

        大家最爱听的八卦不就是高门大院里的桃色绯闻么!

        何况主角还是镇宁侯夫人。

        一把年纪,背着侯爷偷人,啧~

        府里有的闹了。

        春杏默默竖起一个大拇指,一脸学到了的表情。

        京兆尹府衙。

        京兆尹一脸愁秃头的表情看着公堂之下的人。

        一个镇宁侯府世子爷,一个南淮王闹得沸沸扬扬满城风雨要娶的人,这人还是陈珩的前未婚妻。

        京兆尹只觉得自己倒了八辈子霉才会遇上这么一天!

        一定是今年开春的时候去大佛寺上香祈祷官运亨通的时候,不小心放了个屁,冲撞了佛祖,佛祖才要这样惩罚他!

        要不怎么迎头一盆狗血。

        京兆尹也不敢坐着,战战兢兢站在那里,客客气气的问,“陈大人和苏姑娘是......”

        玉珠是从小跟着长公主的,见惯了大场面,自然知道这样的场合自己开口比苏落亲自开口更合适,他抢在苏落说话之前,率先道:“回禀大人,如今苏姑娘和我们家王爷议亲,但是苏姑娘之前的婚约还在镇宁侯府手里呢,奴婢受长公主殿下吩咐,今儿陪苏姑娘来拿婚书。”

        苏落看了玉珠一眼,自然明白玉珠的意思。

        玉珠怕京兆尹忌惮陈珩的身份,在这里有失公允。

        京兆尹看了陈珩一眼,人家要婚书你给人家不就完了,这怎么还闹到公堂上呢!

        你们特么的到底在为难谁!

        深吸一口气,京兆尹心里骂着mmp,面上带着笑嘻嘻,朝陈珩道:“这里,陈大人是有什么问题吗?”

        陈珩黑着脸。

        他根本不想给苏落婚书。

        且不说那婚书他拿不出来,早就让他母亲撕了,就是没撕,他也不想给。

        凭什么!

        苏落是他的未婚妻,凭什么要嫁给箫誉那狗东西!

        “长公主殿下也让奴婢问世子爷一句,您这边是有什么问题吗?如果说这婚约还有纠纷也就罢了,如今世子爷已经明媒正娶,按理说,这婚约就算是作废了。

        毕竟按照婚约所写,苏姑娘是世子爷的未婚妻,而非未婚平妻,未婚妾。”

        京兆尹:......

        未婚平妻?

        未婚妾?

        这都什么词儿!

        玉珠面无表情,问的一点不给陈珩留回旋的余地,外面跟着过来围观吃瓜的百姓将京兆尹府衙公堂外面围的里三层外三层。

        陈珩这辈子没觉得这样烦躁过。

        他几乎是抖着气息深吸一口气,“婚书,丢了。”

        京兆尹:......

        一脸“啊这”看向苏落,反正这两边他都惹不起,他就是个工具人。

        好在苏落没让工具人京兆尹大人为难,她浅笑,“丢了无妨,正好这里是公堂,方便的很,还请世子补办一份,然后归还与我。

        这婚约既是作废,也要写清楚作废的缘由。

        不是我苏落品性有亏作废的,是世子心有所属毁约另娶作废的。”

        心有所属。

        毁约另娶。

        陈珩睚眦目裂看着苏落,声音有点哑,“你就一点心都没有了吗?一定要如此吗!”

        苏落冲着陈珩微微一笑,那笑没有一点温度,只有嘲讽。

        “我没有心吗?我若没有心,就会让世子爷写清楚,是顾瑶和镇宁侯夫人联手妄图害死我弟弟,想要逼得我因为弟弟过世而无法正常履行婚约,主动退婚。

        我不过是被迫离开镇宁侯府短短数日,世子爷就新婚大喜。

        我没有心?”

        春杏一扬下巴,“对,没错,详情请见三问镇宁侯府第二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