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81章 见面

第81章 见面

        苏落在镇宁侯府五年,都没和陈珩这样亲近过。

        且不说陈珩总是冷冰冰的,就算是偶尔陈珩和颜悦色,她自己也总是保持着距离。

        从心里,她就有一个认知,没有成亲,不能距离太近,也许就是这个认知的缘故,每次陈珩想要靠近一点的时候,她会下意识躲开。

        可她和箫誉也没有成亲,甚至连个婚约也没有,箫誉是不是在玩弄她的感情她都不能十分确定。

        但箫誉就像是一杯毒药,致命而诱人。

        那桃花眼微垂,一汪潋滟看着她,看得她拒绝不得,舍不得躲开。

        她竟然是从心底,想要和箫誉亲近。

        那种心情,与面对陈珩的时候,完全不同。

        金宝带了六七个人过来,没抢走苏落,倒是把那六七个人全都折损了,那六七个人用命给金宝换了一个逃生的机会,他狼狈又仓惶的逃离春溪镇。

        “追吗?”平安立在箫誉一侧,等箫誉吩咐。

        箫誉瞥了一眼院子里的六个尸体,“不用,这边处理干净就行。”

        平安开始杀人的时候,箫誉就让苏子慕和小竹子下去了,还太小,看看打斗就行,杀人就免了。

        “你处理这里,处理完了找个妥帖的人替王妃把今儿的下水送了,我去一趟王昌闵那里。”箫誉吩咐着,弹了弹衣袖上的灰,朝外走。

        平安在后面翻白眼。

        这人还没带回京呢,王妃俩字倒是念的顺口。

        小街街尾住的怪老头,平安去探查了好几次,基本证实,那怪老头就是王昌闵。

        箫誉在门口敲了三五下门,不听里面有动静,失去了耐心,干脆一个脚尖点地直接飞了院子里。

        一落地,和手里拿着大扫把正在院里扫院子的王昌闵来了个四目相对。

        箫誉:......

        “你就在院子里,怎么不给开门?”

        王昌闵:......

        你个翻墙入户的还挺有理?

        攥着大扫把,王昌闵垮着一张面瘫脸,绷着单眼皮,气势汹汹瞪着箫誉,“滚出去。”

        箫誉啧了一声,没滚,扫了一眼院子墙根下的黑泥,把话题挑明,“王大人既然还心系漕运,怎么不想着回归朝廷?”

        王昌闵满目震愕,脊背狠狠的一僵,脸上震惊和慌张的神色几乎是一下涌了上来。

        “你是谁?”

        箫誉没有说那些弯弯绕绕,王昌闵也没反驳什么,只死死攥着扫把,呼吸发沉。

        箫誉勾着嘴角放荡不羁的一笑,“我?还记得五年前惨死战场的大将军萧济源吗?我爹。”

        箫誉没说自己是长公主的儿子,却直接提了萧大将军。

        王昌闵眼底松垮的皮肉狠狠颤了一下,连呼吸都乱了,“你是......老萧的儿子?你......”

        “想说我竟然还活着?意外吧?没错,我还活着,不光活着,而且马上成亲了呢。”箫誉捻着指腹,“我都活着,王大人却半死不活的?”

        王昌闵仿佛难以置信箫誉的身份,一直盯着他看,浑浊的老眼迸射着和面容不相符的精光,仿佛要将箫誉看穿,来辨一个真伪。

        箫誉叹了口气。

        “我爹死了之后,我的确是几次差点丧命,不过我现在活得好好的,人要想活着,就得自己去争,什么都不争取,就这么稀里糊涂的避世,不光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那些死了的人,你说是不是,王大人?”

        王昌闵眼底滚热的泪珠一下就落了出来,他红了眼,收紧拳。

        箫誉瞥了他一眼,一边往墙根堆着的那堆黑泥走,一边道:“我知道王大人生前和我父亲有些交情,但是知道的不多,毕竟我爹出事之前,你就已经死了,后来我忙着活命,也没怎么有功夫去查你是真死假死。

        这次要不是小竹子的突然出现,我还不知道,原来王大人和我离得这么近。

        怎么样,现在我身份都和你说的明明白白了,王大人还要赶人?”

        走到墙根,箫誉蹲下身子瞧堆在那里的黑泥,看得出来,都是从码头那边挖来的,从这黑泥的干燥程度来看,大概就是这一两天挖过来的。

        箫誉起身,回头看王昌闵。

        王昌闵手一松,手里的扫把咣当落地,在他自己脚面上砸了一下。

        砸的疼不疼箫誉不知道,但王昌闵脸上一丁点表情没有,他沉默了好一会儿,哑着嗓子问:“你想干什么?”

        箫誉道:“我要查津南码头。”

        “皇上让你查的?”王昌闵眼底带着很浓的怨恨和嘲讽。

        箫誉笑了一下,“算是他让我查的吧。”

        “算是?”

        “就算他不让我查,我也一样会查,如今世家垄断旱路,想要打破垄断难于上天,漕运重开那是势在必行的。

        就算皇上现在不下旨,再过几个月,我也有办法让他不得不下旨,不过是他自己也凑巧想要重开漕运。”

        王昌闵看着箫誉。

        那天晚上,他忽然晕倒,再醒来之后,当时急着找小竹子,后来在人群里一眼看到箫誉。

        他心头震撼,世上竟然有如此巧合的事,这小伙子怎么就和萧济源那狗东西年轻的时候长得那么像。

        那时候他还没做多想。

        久不在朝廷,连最起码的敏感判断都丧失了。

        直到现在,王昌闵清清楚楚的感知到,这就是萧济源的儿子。

        “你弟弟他......”

        箫誉原本散漫的神情稍稍一顿,眼底神色一闪而过,不过情绪消散的很快,快到王昌闵甚至来不及看清,就听箫誉嗤笑道:“我们家人命薄,我爹惨死沙场,我弟......我弟失足落水,没救回来,现在全家就剩我母亲和我了,嗯,马上还有我媳妇。”

        插科打诨,箫誉将这话题揭了过去。

        “王大人当年惨遭毒手,不光是世家要对你下手吧?王大人是秘密前往津南的,那时候你已经被皇上明面上勒令禁足思过了,如果不是有人故意泄露王大人的行踪,世家是不可能知道王大人来调查码头的。

        泄露王大人行踪给世家的,不是你那随从王二。

        是皇上。”

        箫誉甚至没有用问句,而是直接陈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