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80章 浪人

第80章 浪人

        金宝走在最前面,他身后跟了五六个镇宁侯府陈珩专用的随从。

        一群人进院,惊得春杏一下抓起了灶台边的火铲,揣着怦怦心跳想要将苏落挡在身后。

        苏落没让她挡。

        昨天金宝像是踩死一只蚂蚁一样踩着春杏,他们这些人,根本不把春杏当人看。

        苏落站直了,看着金宝。

        金宝朝苏落抱拳行了个礼,客客气气,“苏姑娘,昨儿的事,我们世子爷有些误会苏姑娘了,世子爷回去之后懊悔的很,让奴才过来请苏姑娘回去。

        原本世子爷是想要亲自来的,只是昨天南淮王下手忒狠毒,世子爷伤的有点重。”

        金宝知道苏落爱陈珩,以前苏落围着陈珩转,那眼底的小欢喜他看的真切,故意说陈珩伤的重,想让苏落心疼。

        顿了顿,金宝道:“苏姑娘和世子爷这么多年,一直和和气气的,这次苏姑娘从府里离开,是世子爷冷落了苏姑娘让苏姑娘伤心了。

        苏姑娘和奴才回去,世子爷一定会加倍补偿的。

        至于府里的世子夫人,世子爷虽然和她成亲了,但是从成亲那日起,世子爷一直住着书房,并未去正房住。

        世子爷这是心里还有苏姑娘。

        上次苏姑娘的生意被人害,世子爷已经将始作俑者杖毙。”

        金宝竭尽全力的替陈珩说好话。

        苏落听得心头波澜不惊,若是非要有点什么情绪,那就是作呕。

        娶了顾瑶,却让顾瑶独守空房?一个住正房,一个住书房?

        以前她在镇宁侯府的时候,陈珩冷落她,现在冷落顾瑶?

        虽然苏落不喜甚至厌恶顾瑶,但还是觉得陈珩这做法未免一点担当没有,活活又害了一个姑娘一辈子。

        哪怕是顾瑶上赶着呢。

        “我和你们世子爷连婚约都没有了,现在和我说这些,说不着,你回去吧,转告陈珩,我和他,毫无瓜葛,不要再纠缠了。”苏落说的面冷声冷。

        金宝没料到,自己都说到这一步了,苏落竟然还要闹性子。

        下垂的手很轻的捻了一下手指,金宝笑道:“那奴才就对不住了,奴才来之前,世子爷吩咐了的,无论如何,都要带苏姑娘回去。”

        说完,金宝一扬手。

        他身后五六个精壮的汉子变朝苏落走来。

        “这是当本王死了?”

        就在那几个汉子走向苏落没两三步的时候,箫誉从苏落家的正屋晃悠着出来。

        大长腿交叠,人在门框一靠,瞧着院里的人,皮笑肉不笑的说:“找麻烦找到本王的头上了,这是本王的名声还不够坏呢,没吓唬住你们?也好,今儿让你们开开眼,瞧瞧什么是京城恶霸。

        平安呐~”

        “在!”隔壁墙头,平安忽然冒头。

        他从背后发出声音,惹得金宝他们那些人齐刷刷转头看向那边。

        就在这一瞬,苏子慕和小竹子从正房蹿出来,手里一人拿了一把小弓箭,拉弓上箭弦拉满:咻~

        苏子慕一脸认真射出自己手中的箭!

        小竹子一脸冷酷射出自己手里的箭!

        然后......双双没中。

        箫誉噗的笑出来,“错过一次实战的好机会,每天加练半个时辰吧,拉弓手都不稳,平安,别脏了未来王妃的地界,把人弄到隔壁处理去!”

        箫誉一声吩咐,平安翻身从隔壁跃了过来,他身后跟着两人,模样都不起眼,往人堆一放都属于那种让人记不住的大众脸。

        可就是这么不打眼的人,跟在平安身侧,三人三下五除二,把金宝和他带来的随从都像是丢挣扎的猪一样嗖嗖嗖的扔到了隔壁院子里。

        苏子慕拉了小竹子就往院墙那边跑。

        两人爬了梯子上,近距离围观。

        “快下来,再误伤了你俩,或者让人家捉了去当人质,快下来!”春杏一急,赶紧喊他俩。

        箫誉一边朝苏落那走一边道:“没事,不会有危险,男孩子嘛,见见世面挺好。”

        箫誉都这么说了,春杏也就不再多嘴,看了她家小姐一眼,转头进厨房装下水去。

        箫誉走到苏落跟前,“刚刚害怕不?”

        箫誉离得她近,说话时两人气息就会纠缠,尽管心里已经有了某种认知,但苏落忍不住脸颊发烫,但没退开,很轻的摇头,“没怕。”

        箫誉瞧着她粉粉嫩嫩的脸蛋,很想咬一口。

        心里喟叹,回了京都,要立刻把成亲安排上日程,要是能买通钦天监就好了,择日子择个最近的,最好明天就成亲。

        箫誉不信这鬼神命运。

        若是钦天监算日子就能算出大吉大悲,他爹也不会死了。

        “为什么没怕?”明知道自己在屋里苏落心里有依靠所以不怕,但架不住箫誉不做人,非要逼着人家姑娘开口说,“嗯?他们这么多人来,为什么没怕?”

        苏落到底也算是老实孩子,“你在屋里呢。”

        萧·不做人·誉心满意足了。

        伸手原本想要揉揉苏落的发顶,但是手在空中拐了个弯,很轻的捏了捏她粉红的脸蛋,如同哄小孩一样,“做的真好,回了京都,也要这样,知道不,去哪都别受气,到时候我给你一个会功夫的婢子跟着。”

        箫誉指腹带着厚重的茧子,粗糙,捏到脸颊上,苏落只觉得被捏的那一片让磨得发烫,烫的身上都是麻的。

        “嗯。”

        苏落这一声嗯,嗯的乖巧又软和,直接嗯到了箫誉心口上。

        他垂眼看着那红唇,眼眸一片发深。

        喉结滑动,忍了一下,没忍住,“我现在特别想亲你。”

        苏落这辈子没听过这么浪的话。

        倏地脸蛋滚烫,一步后退。

        箫誉看着她,“吓着了?放心,我还忍得住,不过,成亲那天可能就忍不住了,也许就......做不到那么尊重你。”

        苏落心快从嗓子眼蹦出来了,磕巴一句,“你没事做吗?快去帮帮平安。”

        这是赶人呢。

        箫誉笑道:“嗯,我去帮帮平安,等张家兄弟来了,定下这生意了,咱们就走。”

        浪完了,箫誉脚尖点地,纵身一飞,直接从苏子慕和小竹子头顶飞到了隔壁,惹得这俩小孩儿嗷嗷的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