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79章 扩大

第79章 扩大

        丽衣轩,那是京都有名的成衣铺子。

        有名不是因为衣服做的好,而是京都各大青楼舞坊的姑娘们喜欢去那里做衣服。

        他母亲竟然带着苏落去丽衣轩做衣服?

        陈珩大为震撼,但又不解,“你确定?”

        金宝道:“当时苏姑娘从丽衣轩回来,哭了一顿,她在外面听到别人议论的话,知道丽衣轩是什么地界,奴才和爷说这事儿了。”

        陈珩一点想不起来。

        “你和我说了,那我......”

        金宝道:“爷说,这种小事不用专门和您回禀。”

        既然开了这个口子,金宝也看出陈珩对苏落的在乎,若是不在乎,不会动怒到这一步,他索性又提了别的。

        “朝花节那次,苏姑娘差点被顾小姐,嗯,世子夫人,苏姑娘差点被世子夫人推进河水里,是春杏护主,拽住了苏姑娘,但被世子夫人狠狠责罚了一顿。

        世子夫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在金水河畔让人把春杏扔了河里。

        好在春杏会浮水,不然就淹死了。”

        陈珩宛若听天方夜谭一样的听着,他一点都不知道。

        “大雪天去大佛寺那次,苏姑娘在大佛寺门前摔下了马车,当时额头撞破了。”

        金宝一字一字都像是铁钩子,钩着陈珩的心,他的怒火全都散去了,取而代之的,是憋闷,一种难以言说的憋闷蔓延四肢百骸。

        “以前,怎么不说?”陈珩声音哑的厉害,嗓子眼发紧,说不出话。

        金宝立在桌前,“其实奴才都说过的,只是之前,刚提过一个开头,您就不听了。”

        陈珩隐隐约约想起来,好像是有这样的时候,金宝和他说苏落如何,他觉得这些内宅琐事烦躁,不想听,耽误他前朝正事。

        男子汉志在四方,怎么能因为未婚妻一点点小事就耽误自己其他的事。

        现在细细听来......

        陈珩让揍得猪头一样的脸已经看不出脸色到底难看不难看,他闭了闭眼,“明天再去一趟春溪镇,我去......和她道歉。”

        金宝看着陈珩,“爷,南淮王只怕不会放手,原本苏姑娘不知道他的身份,只拿他当邻居大哥相处,现在......”

        现在让陈珩一闹,箫誉的身份,苏落的身份,都被挑的明明白白。

        苏落和箫誉要如何相处?

        陈珩又那样大闹,苏落会不会害怕,会不会因为害怕,被箫誉哄骗着......

        陈珩一下攥了拳,闭着眼,“不回来就强行带回来。”

        先把人带回来再说。

        今儿他和苏落说过什么,他还记得清清楚楚,那样伤人心的话,陈珩不敢再想一遍。

        如果不立刻把人带回来,他怕真的就带不回来了。

        箫誉那狗东西明显是居心叵测。

        陈珩懊恼,当时怎么就没有忍耐一下,把话问清楚了再说,但凡问清楚了,也不至于闹成现在这个局面,平白给了箫誉一个机会......等等!

        箫誉为什么要假扮成老百姓住到苏落隔壁?

        陈珩在痛彻心扉里忽然犹如抓到一缕救命稻草,顺着这根稻草,他一下从要命的沼泽里爬出。

        “箫誉堂堂长公主的儿子,被宠的比皇子还要金贵,只为了一个码头的事,就作践自己住到那破地方去?

        他为什么能在王昌闵这件事上将我打一个措手不及!

        若不是苏落那日来找我,我又怎么会分心!

        箫誉分明是别有用心,知道我看重苏落,他才故意接近苏落,想要用苏落作为要挟作为筹码来对付我!”

        一下找到问题的关键,陈珩重重一拳砸了桌子,“明日一早就去春溪镇。”

        金宝道:“那爷先请大夫过来给上一下药,不然您这样......”

        陈珩这个样子,自然是不能外出。

        莫说是去春溪镇,就是天亮之后的早朝,他都去不成。

        一摆手,陈珩道:“明日你去,不必多的废话,直接把人带回来,她要是闹性子不肯回来,打晕了带回来也行。”

        只要把人带回来,他好好安抚一下,总能哄得回心转意。

        苏落那么爱他。

        之前他就疑惑,为什么苏落那么爱他却缕缕拒绝他的示好。

        原来是箫誉那狗东西在作祟。

        现在找到根本原因,陈珩有自信能让苏落回心转意。

        “爷,直接带回府里怕是不妥,夫人和世子夫人那里怕是要闹。”

        “那就带去西山别院。”

        ......

        翌日一早。

        张大震惊的看着苏落,“把方子给我?苏大兄弟,这生意你不做了?你是遇上什么难处急需用钱吗?我可以借你一些你......”

        苏落笑着将张大请到院中圆凳上坐了,春杏给他俩倒了茶。

        苏落道:“不是不做了,是我想换一种做法。”

        张大圆睁着眼等苏落下文。

        “我想把这生意再扩张,现在生意只在津南和真定打开门路,但是随着来来往往的行商,随着真定和津南附近其他地方的人知道咱们这卤下水的越来越多,我想再开一个分店。

        如果主店分店我都要自己亲手来弄,不现实的。

        所以张大哥,我想把这方子给你,你和张二哥来做这生意,洗下水就用附近几个孩子就行,我们签了契约的,他们洗的很干净。

        这下水你们也有门路收来。

        就是制作,我会手把手教你。

        不过我不白给你,咱们会签订相关契约,利润方面,我拿分红,每个月,我拿当月利润的两成,不瞒张大哥,就算我抽走两成,余下八成你们也是有赚头的。”

        张大赶紧道:“这个我信你,这个我信你,只是,只是,这,这么好的生意你突然给了我,我这,多少人眼热你这生意,现在给了我,我咋就跟没睡醒似的。”

        张大搓着手,既兴奋又觉得匪夷所思,感觉没睡醒似的。

        “我得和我弟商量一下。”

        “应该的,你们商量,不过尽快给我答复,如果成咱们就早上手,不成我也好另找别人。”

        本来是来送下水,哪成想得了这么个好事,张大赶着骡子车狂奔离开。

        他前脚一走,苏落正准备和春杏说,让她把今天卤好的下水装桶,院门忽然被推开,院里一下涌进来不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