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77章 陪你

第77章 陪你

        苏落到底是给箫誉煮了生辰面。

        一条红烧鱼,一盘卤汁下水,一碗蒸鸡蛋,每人一碗用鲫鱼汤调味的面条。

        做饭的时候,苏落将人都赶出了厨房,连烧柴都没用春杏。

        她想自己静静。

        实在是太乱了,脑子里乌糟糟的一团。

        陈珩的那些辱骂到还是其次,她放下了,不在乎了,那些辱骂最多让她生气,但不会刺心。

        倒是箫誉......

        苏落震惊的发现,她心里最在乎的,竟然不是箫誉骗她或者别的什么,她最在乎的是:如果她跟着箫誉回京,京都那些人,会如何戳箫誉的脊梁骨。

        她毕竟是作为陈珩未婚妻的身份在镇宁侯府住了五年啊。

        这五年尽管没有发生过任何苟且之事,可她也是实实在在用心讨好了陈珩五年。

        她就这样跟箫誉回去......

        人舌比刀利,谣言本就难听,若是再被有心人煽风点火推波助澜。

        对箫誉和长公主而言,太不公平,他们凭什么要因为她而背负这样的无妄之灾。

        苏落甚至能想象那个难堪的场面。

        做了一顿饭,忙碌让人头脑渐渐冷静,苏落总算是理出一个头绪,开了厨房门准备将做好的饭食端到正房。

        平安春杏就在门口守着,她一开门,两人立刻笑呵呵迎上。

        “小姐,好啦?奴婢来端?”既然身份都挑明了,这里也没有外人,春杏直呼小姐,说完还把人往外拉,“忙乎半天,你快去歇一会儿。”

        平安也跟着往前凑,“我帮春杏姑娘。”

        箫誉就立在正房屋檐下,瞧着这边,眉眼含笑。

        苏落抿了抿唇,朝箫誉走过去。

        “哭过?”箫誉略弯一点腰,在苏落靠近的时候偏头看她的眼睛。

        “没有,哭什么。”箫誉靠的那样近,苏落没躲,只多少有些不好意思的颤了颤睫毛,“王爷屋里坐吧,饭菜马上端过来。”

        她知道箫誉喜欢她,她也喜欢箫誉,明知道要跟着这人回京,也知道回京意味着什么,心里明镜似的了,那还瞎矫情的躲什么。

        眼见苏落没躲,箫誉往厨房那边看了一眼。

        说是进去端饭端菜了,也不知道那做好的饭菜是不是长了脚在厨房四处蹿呢,反正春杏和平安没出来。

        苏子慕和小竹子正在他俩那屋叽叽咕咕不知道说什么。

        整个院子里就他俩。

        箫誉心痒难耐却也尊重人,只捻了一下苏落有些散下的头发,“别哭,也别怕,都有我呢,我不会负你,我可以拿我去世的父亲做誓,如果我......”

        苏落不等箫誉说完,伸手抵在他嘴唇。

        箫誉一笑,唇抵着她微凉的手指,磨蹭又轻触,“不让说?心疼我?”

        苏落:......

        以前没觉得她隔壁萧大哥是个这么......不要脸的啊。

        含嗔带怪,瞪了箫誉一眼,苏落转头朝厨房喊,“春杏,磨蹭什么。”

        趴在厨房门口悄悄往这边瞧动静听墙角的春杏立刻一个激灵,“来了。”

        四个大人两个孩子,饭菜种类虽然少,但胜在量还算大。

        四人坐定,苏落朝苏子慕那屋喊他,“子慕,小竹子,出来吃饭,干什么呢?”

        “来了来了来了~”

        苏子慕一叠音的回应,跟着迈着小短腿儿跑了出来。

        然后......

        一桌四人八只眼,齐刷刷看向苏子慕。

        无关其他,主要是苏子慕小朋友出场形象有点......

        怎么说呢,五岁的小孩儿,出来吃饭,背后背了一个比他还高的包袱不算,两手还一左一右各提了一个包袱。

        后面跟着小竹子,小竹子背后背了一只巨大的筐,两手一左一右各提了一只不小的篮子,一脸无奈的垂着眼皮。

        苏落难以理解的看着苏子慕,“你这干什么呢?”

        苏子慕将手里的包袱往地上一搁,背上的包袱往地上一卸,一边转头帮小竹子把筐搁地上一边道:“做好准备,随时回京啊。”

        苏落:......

        箫誉第一个笑出声来,伸手就朝苏子慕脑袋上揉了一把,“好孩子,回京之后,想要什么给你买什么!”

        苏子慕拉了小竹子落座。

        先朝箫誉龇牙乐了一下,又看向苏落,“姐,我和小竹子的东西已经收拾好了,就等你收拾完,我就能上京了,你需要我帮你收拾吗?”

        苏落:......

        平安和春杏对视一眼,俩人谁都没说话,就满眼含笑偷着乐。

        平安知道箫誉的心思,自然为自家王爷高兴。

        春杏那是一早就盼着她家小姐和萧大哥在一起呢,现在萧大哥成了南淮王......嗯,她也不挑,南淮王也行。

        她能看得出来,箫誉对她家小姐是真的好。

        别人都不说话,就箫誉,眼底带着笑,看着苏落,“小孩儿问你呢,用帮忙收拾吗?我也可以帮忙,或者,不收拾也行,去了想要什么我给你置办什么。”

        苏落心道:这人多坏啊!

        白了箫誉一眼,苏落深吸一口气,将手里筷子搁下,“我有个事情要说一下。”

        苏落抿唇,顿了顿。

        “就是,如果我回京,不可能就这样回去。

        我想,回京之后,我要先去一趟镇宁侯府。

        当时镇宁侯府等于是昭告天下给我和陈珩定了婚约,现在这婚约不明不白的,我要和镇宁侯府要回我的婚书。”

        春杏不解,“可婚书早就没了。”

        “婚书没了,那就说明,是镇宁侯府对不起我们,而不是我们对不起镇宁侯府,定好的婚约,为什么说没了就没了,镇宁侯府得给我一个交代。

        而且,镇宁侯还得说清楚,当初我爹爹娘亲,到底是怎么没的。”

        苏落看着箫誉。

        “只是,就算是我去讨一个公道,要一个说法,流言风语,必定也不会少。”

        从苏落开口,箫誉就知道她的心思。

        她这是在为他着想。

        不想让他被那些即将到来的流言中伤。

        要不是满桌子人,箫誉现在只想把人拉近,吻住。

        然而也只能想想。

        “好,你想做什么,我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