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76章 表白

第76章 表白

        箫誉想过无数种坦白的场面,唯独是料不到最终竟然是这种。

        他看着苏落,搓着指腹张了张嘴,“重新介绍一下,我叫箫誉,如今在白鹿书院读书,是个秀才,但也是长公主的儿子,南淮王,在这边奉命处理津南码头的事。”

        苏落低垂的睫毛轻颤,现在心里脑子里乱的比麻线还难解难分,根本思考不了什么。

        箫誉一点一点靠近苏落。

        “从最一开始,我没打算瞒着你,我说我叫箫誉,只是我没想到,你在镇宁侯府待了五年,竟然不知道京都大名鼎鼎的恶棍南淮王也叫箫誉。

        你完全不认识我。

        你女扮男装隐姓埋名,我也不敢说出我的身份,不为别的,我怕吓着你。

        去年朝花节的时候,我在金水河畔见过你,算是一见钟情,那时候,别人赏花谈天,我看你的时间比看花的时间多多了。

        我看你被镇宁侯夫人冷落,看你差点被顾瑶推进水里,看你被当众奚落面红耳赤,看你背过人偷偷哭......

        他们都说,你是陈珩的未婚妻。

        我只能看着。

        后来在真定的客栈偶遇,知道你离开镇宁侯府了,我就想追一追。

        我喜欢你。”

        箫誉说话直白,一句我喜欢你说的滚烫,烫的听得人心跳如雷。

        已经欺身靠近,箫誉半垂着眼,“你和陈珩以前如何,那是过去了,以后,能给我一个机会吗?”

        苏落一颗心要跳出嗓子眼了。

        她只当箫誉是普通百姓,是穷的租完房子吃不起饭的穷秀才,是帅气又暖心的隔壁大哥。

        她从来不敢想,那个给她买月事布的人竟然是南淮王,更不敢想堂堂南淮王会天天帮她提下水......

        陈珩在真定的酒楼看一眼她拿去试吃的下水,都要嫌恶皱眉。

        箫誉却......在突然离开的那天,带了一份回去,说要拿回去给家人尝尝。

        那家人,是长公主。

        长公主尝没尝苏落不知道,但是那天在酒楼遇上,长公主对她,是善意的。

        苏落想过要重新尝试一下新的人生,但那时候,她心里的那个人,只是一个普通人。

        现在这个人成了南淮王......

        箫誉看着苏落,忽然一把抓了她的手。

        苏落一个激灵,下意识就要抽开。

        箫誉抓紧没松,“你拒绝我好像也已经来不及了,陈珩今儿吃了这么大的亏,不会放过你的。”

        顿了一下,箫誉说的坦坦荡荡,“我就是故意打他的,我就是故意刺激他的,刺激了他他才不会善罢甘休,这样你就没得选择了,只能跟我走。”

        苏落震愕抬眼看箫誉。

        心道:怎么这么坏!

        终于四目相对,箫誉抓着苏落的手,“答应我吧,我和陈珩不一样,他拿着一张婚约困了你五年,我不会困你,这亲事,只要相看了生辰八字定了日子,立刻就能完婚。

        我已经和我母亲说过你,咱们不算是私相授受,是过了家里大人的。

        她知道我喜欢你,也不反对。

        你也说了,她邀请你赴酒局呢,是不是?

        我们家,没人会欺负你,家里人口也简单,就我和我母亲,我俩喜欢你,家里上上下下都会看重你。

        子慕也不会吃亏。”

        “是的姐姐。”

        苏子慕稚嫩的声音忽然冒出来,吓得苏落一下从箫誉手心将自己的手抽出,既面红耳赤又慌乱不安,转头看向苏子慕。

        之前半天不见人影,现在倒是和小竹子并肩站在门口。

        也不知道听到了多少,这就来一句是的姐姐。

        “我,我不知道,你让我想想。”苏落看了苏子慕一眼,眼神躲避开箫誉,有些慌乱的道。

        箫誉抓住她的手臂,“你想不想都没得选,你没看出来吗,我在逼婚,我把你已经逼到绝路了,你只能选我。”

        他说的霸道,但是又温柔。

        “我不会让你委屈的。”

        现在的箫誉,就像是毒药,让人害怕,但也无法抵抗。

        苏落看着箫誉,乱糟糟的心里脑子里竟然一瞬间放空。

        苏子慕几步跑到苏落跟前,牵了她的手拽了拽,“姐姐,答应他吧,他连月事布都肯给你买,还有什么不肯的。”

        说完,苏子慕转头,小脸扬起,看着箫誉。

        “我们家就我和小竹子春杏姐三个娘家人,现在,我是赞同的。”

        春杏几乎连滚带爬赶过来,“我也赞同。”

        沉默寡言酷哥小竹子默了一瞬,“很难不赞同。”

        苏落:......

        刚刚陈珩带来的那波冲击都冲不散她此时的震惊。

        她真的有点怀疑她弟弟被夺舍了。

        五岁啊!

        苏子慕才五岁!

        迎上苏落震愕的目光,苏子慕脆生生的道:“姐姐,不会有人比他更爱你的,答应吧,不要再经历漫长的相互折磨的无数年。”

        这下不光苏落瞠目结舌,

        连箫誉都在苏子慕脑袋上揉了一把,“不知道的,以为你五十岁了。”

        苏子慕晃晃小脑袋,“我早熟的,毕竟在镇宁侯府那五年,天天都担心自己活不过天亮。”

        这话刺了苏落心口一下。

        箫誉知道,现在逼着苏落给出一个答案,那太难为小姑娘了。

        且不说心里让吓得慌乱,现在怕是还六神无主呢,单单答应的话,她也说不出口啊。

        抬手,略犹豫一下,箫誉手指微曲,很轻的在苏落脸颊刮了一下,“今儿我生辰,自从我父亲过世,我从来没有过过生辰,你昨天答应给我煮面,还作数吗?”

        不等苏落开口,箫誉又道:“他的死讯,是在我生辰那天传来的。”

        那天,他和长公主摆了一桌子的佳肴,前一瞬,两人还在说笑,等爹爹回来了,要去西山的别院一起种桃子树,后一瞬,下人连滚带爬扑进来,说驸马死了。

        箫誉至今都忘不掉那一幕。

        后来的这些年,长公主也给箫誉张罗过生辰,皇上甚至还在宫里给他办了一次生辰宴。

        只不过生辰宴当天,箫誉一把火把宴席大殿给烧了......

        以后再也没人敢提给他过生辰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