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南庭春晚在线阅读 - 第73章 厉害

第73章 厉害

        珍品斋。

        云霞瞧了一眼里面陈珩的背影,巧笑嫣然抬脚进去。

        一边走,一边和自己的婢女说小话,“誉哥哥如今住在春溪镇,也不知道能不能住得惯,听说他隔壁是家买下水的......”

        陈珩正面无表情站在柜台处,忽然听闻身后小声的话音,顿时整个人一僵。

        他几乎是带着难以控制的愤怒和震愕转头,一眼看见云霞郡主和她的婢女正边走边说话。

        珍品斋一楼大堂的地方就这么大,陈珩忽然转头,恰好云霞抬眸,一眼看见陈珩,云霞惊讶的道:“世子爷?”

        面上惊色闪过,她继而了然笑道:“世子爷是来给顾瑶姐姐买首饰吗?”

        陈珩一瞬不瞬盯着云霞,那目光几乎冷的能射出冰渣子,“你刚刚说箫誉在哪?”

        声音出口,冷冽的如同审讯犯人。

        云霞皱眉,面上露出一个防备之色,“世子听岔了,没说谁,我哪知道南淮王在哪里。”

        说着,转身朝二楼走。

        陈珩几乎是在她转身一瞬,两步走了过去,一把抓住云霞的胳膊将人拽住,“箫誉在哪?”

        他说的咬牙切齿。

        顾瑶恼了脸,用力挣脱,“世子,我好歹也是陛下御封的郡主,世子就算是再怎么,也不能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之下这般无礼吧,就算你不尊我这个郡主的身份,哪怕是看在男女大防的份上呢!

        你已经成亲了,我可还没有出阁呢,世子爷难道要让顾瑶姐姐误会什么不成!”

        陈珩沉着脸,松了手,但路挡住没有让开,“你说箫誉在春溪镇?”

        云霞冷声道:“我不知道,我说了,世子爷刚刚听岔了,我什么都没说,不过是在和自己的婢女讨论首饰而已。”

        说完,一脸败兴,伸手推了陈珩一把,“世子爷慢慢挑选,我先走了。”

        这次陈珩没拦着。

        但他一个字也不信。

        云霞前脚离开,后脚陈珩跟着也出了珍品斋。

        “世子爷,世子爷,您要的头面......”

        珍品斋的掌柜的好容易将那头面用黑色绒垫底的匣子包好,一抬头见陈珩大步朝外走,赶紧去追。

        然而陈珩只当没听见,几步就出了珍品斋大门。

        金宝原本倚在门外的墙上等着陈珩去拿头面,见陈珩出来,以为是头面取了,他伸手就要接,却见陈珩两手空空。

        背后掌柜的呼喊声传了过来。

        金宝疑惑的看向大步流星离开的陈珩,赶紧跟上,“爷,出什么事了。”

        陈珩一头钻进马车,“去春溪镇!”

        陈珩脸色差到极致,金宝跟了陈珩这么多年,自然能看得出来,他这已经是怒火冲天的样子了。

        不过取个头面,这到底怎么了?

        金宝没敢多问,吩咐车夫即刻出发。

        马车里,陈珩黑着脸,攥着拳,忍无可忍,一拳砸在车壁上。

        他就说呢,苏落离开他离开镇宁侯府怎么可能过得好,他这里还等着苏落过活不下去来求他,结果呢?

        箫誉!

        陈珩恨不得将这个名字用牙齿磨烂。

        镇宁侯府。

        “你说什么?”

        垂死病中惊坐起。

        自从成亲那日被陈珩结结实实甩了一耳光,陈珩又当众宣布他以后睡书房,顾瑶就一病不起。

        心绪郁结,大夫开多少药都枉然。

        好容易在镇宁侯和镇宁侯夫人的双双强迫下,陈珩从书房搬回正房这边,尽管夫妻还是分床而睡,一个睡内室,一个睡外面的软塌,但顾瑶这面子好歹是齐全回来一点。

        现在只要陈珩能亲自送她一套头面,别管陈珩心里如何,她好歹是能面对镇宁侯府上上下下那么多双眼。

        结果她头面没等来,却等来贴身婢女一句回禀。

        “世子爷在珍品斋遇上了云霞郡主,不知怎么,世子爷连头面也没拿,黑着脸恼怒着从珍品斋出来,直接吩咐人去了春溪镇。”

        顾瑶抄起手边小桌上的一只琉璃盏,愤怒砸了出去!

        苏落!

        又是苏落!

        “我要你不得好死!”

        被顾瑶诅咒怒骂的苏落一无所知,她只记得箫誉说,今儿是他的生辰,也记得箫誉说,人总要开始新的生活。

        箫誉说,昨天晚上没有说完的话,等今天吃过她煮的那碗面之后再说。

        苏落想了整整一夜。

        她也有些话该和箫誉说清楚。

        说她是苏落,说她是镇宁侯府世子爷的前未婚妻,说她身上可能会麻烦不断,毕竟她也不能确定顾瑶会不会再对她下手,陈珩是不是肯真的放过她。

        至于父母的仇,她没法说。

        还没到那一步。

        辗转反侧一夜,苏落拿定了主意。

        把这些能说的都说了,如果箫誉还愿意喜欢她,她想要尝试新生活。

        她和箫誉在一起的感觉,与曾经和陈珩在一起的感觉,完全不同。

        她会心跳加快,会害羞恼怒,会紧张期盼......她能感受到,自己是鲜活的。

        去真定送了下水,苏落回来的路上去了一趟笔墨铺子,挑了一方砚台,几刀橙心纸,又买了一支湖笔,虽说不是挑的最好的,但林林总总也花了她五两银子,是她目前能力范围内,能送出最好的礼物了。

        苏子慕带来的那帮小孩搓洗下水的确是拿手,苏落和那几家的大人又谈了一次,大人乐的让自己孩子去赚钱,再说,如今苏落生意做得好,在小街这里有名声了,谁不想结交她。

        买完给箫誉的礼物,苏落揣着那些小孩的契约去了真定的衙门。

        得给这些契约盖章了才能生效。

        “你说好端端的,怎么就忽然换了人呢,新官上任三把火,也不知道这火要怎么烧!”

        “你操这心干什么,他这火怎么烧也烧不到咱们这里,咱们不过就是个干苦力的。”

        “顾大人不是镇宁侯夫人的亲哥哥么?谁敢把他撸下去啊?新上来这个什么来头?”

        “听说是南淮王,南淮王在镇宁侯世子爷成亲当天闹了一场,啧,都是上面人打架,咱们看个乐呵就行......盖章?契约拿出来!”

        苏落过去的时候,隐约听到负责盖章的两个衙役聊闲天,听得心头一惊。

        南淮王竟然在陈珩婚宴上闹了一场,还把陈珩的舅舅给从官位上撸下去了?

        苏落顿时大松一口气。

        她自从和真定这边签了生意,就唯恐有人作乱,现在真定府衙的官不是镇宁侯府的人了,是南淮王的人了,就算是镇宁侯府的谁要害她,她也没有那么怕了。

        这南淮王真厉害。